由“躺尸”想到的

夫妻关系写作营,4月3号

现在,白天我有大段的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几乎没有去逛街、买买买、约会,好像热闹、新鲜事、扎堆跟我绝缘似的。我要么在江边散步、听课、做作业;要在家干活、看书、躺尸。几乎是一个人独处。

我非常喜欢“躺尸”: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不用力、松懈着、由床板稳稳地托住;胸口、肚子不由自主的呼吸上下起伏;脑袋像平静的湖面,微波涟涟荡开琐粹、迷茫、抑郁、压力;风从15楼的窗户轻轻地吹拂进来,轻轻的掠过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眼睛不用力地透过玻璃看天空,天蓝的底色上,白色自由自在、变幻自如……什么都不想,只知道自己还活着。

我很喜欢独处。可以一个人下馆子,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散步……关键:不觉得孤单,觉得是自己最轻松自如的状态。相反热闹的地方,我会略嫌拘束。

想起了小时候家里令人窒息的安静:天微微黑了,父母还未从田地里回来,我也不想点灯,家里安静又带着点害怕;父母回后一起吃晚饭,谈论外面的耕种活计,很少关注孩子。小时候觉得家里“坟墓”。平原地区的农村活多,小孩子也要干活,自由玩耍的时间少,每个星期天在园子里干活,深入骨髓的“无聊”。高中半个月回次家,有次姑姑在,我和姆妈和姑姑三人一起吃饭,我好希望她们主动问我下在学校的情况,好希望她们看见我,没有。我主动说学校的事她们也好像听不见。一顿饭我坐着听她们聊家里的母猪+小猪仔的事,那种无处可说的失落!

在课外书都是奢侈品的时候,如何面对孤独、无聊、失落……最低成本、最方便的就是“神游”,时间、空间约束不住思维,从有限的电视剧、连环画里再创造,在幻想的维度,我可以任意的编排剧本,自己是主角:有历尽坎坷、苦尽甘来厚实型的;有狐仙神仙;有弱女子遇上英雄救美;有可掌控自己命运、绝世武功的女侠;有姿容卓绝、才情非凡的绝世女子……我徜徉在自己的世界里,时而激情彭拜,时而垂影自怜,时而仗剑天涯,时而孤芳自赏,时而潇洒不羁,时而见月伤怀…甚至是把自己感动的或伤心的泪水涟涟。真心觉得自己是做演员的料!

“神游”帮助我排遣了很多孤寂的时光,让我独处时泰然自若。“导演大戏”的体验,让我对人的情绪、能量的变化感受敏锐。

独处时我能很好的调整自己:消化、代谢情绪,现在带着觉知去观、化粪为肥;独处是我最好的身心调整。

我对“无聊”、“留白”很有感触,有很深的感情,有这样的体验是很珍贵的。

我很容易接受孩子发呆,自己一个人玩。孩子跟我说无聊时,我不着急更不会揽在自己身上。也没有脑洞想出新点子玩。通常会说“那怎么办呢?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无聊是什么样子的?它让你有哪些不舒服吗?”“我抱抱你吧”。

2娃有共同的特点:独立、自主意识强,跟与自己在一起有关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