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潮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夜之间,秋日几近凋敝。清晨出门,树木萧飒之景落入眼帘,才知昨夜狂风吹彻,几乎将招摇的枝叶席卷个干净。

痛惜之余,料想层林尽染的盛景即将不再,连日堆积的慵懒终于一扫而空,执笔写下这篇散文,或许仅仅是悼念季节的悲怆,毕竟,这可能是今秋最后一次听潮了。

暂居在内陆城市,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失了海的乐趣,然而秋色渐深,有几日起风,竟从远方传来潮声,忽涨忽落,起伏有致。

究竟是哪里传来的潮音呢?起初以为是庭中喷泉的流水,然而身处梧桐树林,头顶传来窸窸窣窣的私语,才知潮声竟来自于树与风的亲切呢喃。

朝晖徐徐洒落大地,日光下的梧叶色彩斑斓,仿佛教堂的彩绘玻璃。微风掠过树梢,轻拂耳侧,此时,从遥远的秋空尽头,缓缓涌来风与树叶的低声细语。仿佛独自在浅滩漫步,海浪只是遥遥的招手,潮声低至不可闻,极目远望,只见层层叠叠的树叶簇拥着,筑成黄绿相间的浮岛。风悠然掠过,浮岛忽而近了,忽而远了,朦胧的晨雾里,叶片的海浪起起伏伏,闪烁着明明灭灭的光。

听到如此温柔亲切的潮声,无论如何迫使自己专注于功课,也难免心旌摇曳,频频注目窗外。晌午下了课业,终于得以再次踏入秋径,万里晴空下,狂风乍然而起,在室内听到的那首曼妙乐章,此刻霎时变作喧哗的交响曲,每一次哗然都踏着观者心跳的鼓点,震撼有力。

我看到海面上起了骤雨,金色的海浪汹涌而至,那种光芒万丈的景象,简直像是数以万计的明朝在燃烧。燃烧,燃烧是扑面而来,在烈火之中,一切的秋天全部溃散。黄沙漫天,硝烟扬起光明的余烬,浪花四下飞溅,狂舞,翻卷,升腾,一瞬的一瞬,短促却有力!那叶片的边缘何等锋利,陡峭的弧度,飒飒的声响,在风中划过时的反射,不就是一场刀光剑雨吗?那耀眼的火光噼啪跳跃,灼目的温度,怒放的狂喜,不正像暴风雨时的雷鸣电闪吗?

至高无上的美归于无序。在凌乱之中,时空猝然静止,所有关于生死的话题永不再提及。火焰状的飞灰消散了,叶子悠然漫舞,飘向静谧的深海,头顶的梧桐最后伸展着枝干,残留的树叶构成晴空下透明的一角,一半在阴影,一半在阳光。角落里,亭亭的银杏抖着金片,那些熠熠闪光的小镜子不谙世事,尚拥有和蔚蓝相媲美的辉煌。

结束了,不会再浮沉了,从今往后,我将流浪在无垠的沙漠。天空中传来飞机航行的轰鸣声,我看见一片硕大的梧叶随之坠落,重重跌进尘埃里,发出最后的余音。

一个季节,沉甸甸的光阴,就这样轰然砸在我的肩膀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