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去世19年51岁母亲怀孕,儿子儿媳难接受:“别怪我们心狠”

李东宝和老婆常年在外地打工,去年因为疫情没有回家过年,今年就趁国庆节放假期间,回家看看。

等回到家里看到眼前的一幕,李东宝和老婆当场就傻眼了。

只见母亲刘秀兰挺着大肚子,正讪讪地对着他们笑,她这情况一看就是已经怀孕好几个月了。

李东宝一下懵了,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东宝的爸爸很早前就去世了,撇下母亲很艰难的扶养着他。

李东宝远房堂叔李义根,也是早早就失去了妻子,跟前没有留下儿女。

他眼睁睁看着刘秀兰孤儿寡母煎熬着度日,李义根感觉很心疼这个女人。

李义根就托人打听口信,问堂嫂愿不愿合伙过日子?

农村人早些年靠体力劳动,再带着一个孩子,刘秀兰真是很不容易,她心里是愿意再找个肩膀依靠的,也觉得李义根人还行,靠谱。

她就问当时才九岁的儿子,愿不愿意再要个爸爸?没想到李东宝非常排斥,哭喊着不要。

就这样,小小孩一句话,就让李义根的梦破灭了,刘秀兰看儿子不同意,也收回心一心一意带儿子,不再想找伴的事儿了。

虽然两个人谁都不再提合伙,李义根还是该帮就帮助堂嫂做地里的农活,只是很少往她家里去,说是为避免被人说闲话。

等到李东宝长大成人,两口子就经常在外打工,孩子给他姥姥带,留下母亲一个人在家。

刘秀兰一下轻松下来,一个人的时候她仿佛想清楚了很多事。

回想起李义根帮助过她的点点滴滴,她很感激这个小叔子。

听邻居说他这几天病了,刘秀兰就决定过去看看他。

刘秀兰给李义根做饭洗衣服,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

她主动对李义根说,两个人一起过吧,互相照应了半辈子,现在无牵挂了,可以在一起了。

李义根说等东宝回来给他说说。

谁都没有想到,俩人就在一起一次,刘秀兰竟然怀孕了。

李义根怕刘秀兰难做人,提议把孩子打掉。

刘秀兰感念李义根多年的照顾,不同意去做流产手术,坚持把孩子生下来,要给李义根留下个后代。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听说东宝两口子回来了,李义根赶紧过来,他要向侄子说清楚,不能让刘秀兰一个人去面对。

没等他说完,李东宝一个耳光打过来,李义根没有躲开,生生挨了他一巴掌。

母亲上前去挡在中间,防止儿子又动手。

儿媳小娟突然笑起来,她一把拖开老公。

“哎呀,婚姻自主嘛!既然母亲已经这样了,就让叔叔把她接走好了。

只是先说好,出了这个门,您就跟我们家再无瓜葛,今后我们对您活不养死不葬,您可别怪我们心狠!”

就这样,刘秀兰带上自己的衣物,跟着李义根走了。

流着泪离开居住几十年的屋子,刘秀兰想,可能这辈子儿子再也不会让踏进这个家门了。

母亲心里空落落的,也许从怀孕开始,她就知道和儿子会有这种结局;

李东宝也万分难受,母亲为了自己背叛了他,她就是自私的,他很不愿意再看到这样的母亲。

其实刘秀兰做的并没有错,她在儿子未成年时,选择放弃再婚,只为不让孩子伤心难过,让他健康成长。

所以说刘秀兰做到了一个母亲该有的最大的慈爱。

儿子成家后她该有的母亲责任已经完成,她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为了报答李义根十几年的恩情,她愿意为他生孩子,虽然高龄孕妇有生育风险,她还是愿意去做。

为自己爱的男人去付出,刘秀兰无怨无悔。

我们再来探视李东宝对于母亲刘秀兰的心态。

因为从小失去父爱,李东宝和母亲相依为命,从小到大他身边只有母亲,从而也养成了母亲就是属于他自己的私有心理。

只顾满足自己内心的爱,都是自私的表现。李东宝不认为母亲应该再婚,私有财产怎么能和他人共享呢?

在看到刘秀兰挺着大肚子的时候,李东宝是震惊的,他的意识里就是私人财产被人染指,他接受不了母亲的这个改变。

所以他迁怒于染指他“财产”的人,动手打了李义根,又迁怒于母亲,认为她背叛自己,默许了妻子小娟的“再无瓜葛”言论。

整个过程他都没有想到母亲和堂叔对他曾经的付出,他的心里只有愤怒。

“跟我们家再无瓜葛,今后我们对您活不养死不葬。”

这是李东宝也默认了的,妻子小娟对母亲的谈话。

他们这样说就真的和母亲脱离关系,再无赡养母亲的义务了吗?

很显然他们夫妇这是在掩耳盗铃。

子女作为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儿子和女儿都有义务赡养父母。

所以做为人子的李东宝,不管内心对母亲有多么不理解,多么愤懑,他的赡养义务是绝对摆不脱的。

在这里希望李东宝能够抛开心结,真正学会感恩,早日送上他给予母亲和堂叔的祝福。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