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如何回忆我

七年前我们分手了,我喜欢了你七年。鱼忘七秒,人忘七年,到最后我还是没能逃过七年之痒的魔咒。失去你以后,我以为我的人生再也不会幸福了。到如今我都会想起你,想起那个荒唐而美好的曾经,只是想你的频率渐渐减少了。刚分开的时候,我的整个世界都是你,后来变成一天几个小时,然后变成几天一次,一周一次,一月一次......到现在,我开始渐渐学会不再想起你。刚分手的时候,每次想到你我都会泪流满面,后来想起你的时候我会一个人沉默不语,到现在,偶尔想起你,我会释然一笑,心再也感受不到一丝丝的疼痛。此时我才明白我真真彻彻底底从我们的世界里走出来,爱你用了七年,忘你我也用了七年。

爱情,爱情,原本就是一个人的事情。一个人动情,一个平静。

中学的时候,你坐我后桌。那时候,我是老师眼里乖巧努力的好学生,是父母眼里听话懂事的好孩子。我一心扑在学习上,整天想着怎么努力学习让老师开心让父母骄傲。你和我恰恰相反,你不喜欢听课,不喜欢写作业,不喜欢回答问题。每到下课的时候你就和几个哥们一起嬉戏打闹,上课的时候你也停不下来。你特别的调皮,老喜欢在我后面大声和同桌讲话,每次我都受不了转头瞪你几眼。后来,你喜欢在课上扯我的头发,踢我的凳子。我每次都不为所动,等到课下给你来一场思想教育课。一开始我的心里就给你贴上了差生的标签。作为学习委员的我,每次检查你作业的时候,发现你的练习册上总是空空如也,教科书新得跟刚印刷出来的一样。然而,在第一次考试的时候,你的表现真的让我大吃一惊,你居然比我的分数还要高,作文写得比我还要好。从那时候,我对你的印象还是逐渐改观。我开始纵容你课上的小动作。到后来,我甚至会在课上陪你闲聊。我也渐渐成了一个话唠,或许也正是这个时候,我爱上你了吧!于是,没有一丝丝预兆,没有一丝丝的反抗,在这个最不懂爱得年纪,我们爱得那么义无反顾。

爱情,爱情,原本就是一个人的事情。一个人付出,一个任性。

中考,你比我低了十几分,咱俩分隔两地。你和我的好闺蜜上了同一所高中,我一个去了一所距离你们较远的另一所较好的高中。高一的时候,咱们常常通电话。每次通电话你还是不改话唠的本色,每次都要和我说上一个小时以上。我经常听到疲惫的时候就会回复你:嗯、额、哦。最后我总是在你激情澎湃的分享中睡着。刚到一个新环境,我每天除了要学习好课程还要学会认识新的朋友,熟悉新的语言,学会新的生活技能。因此,每次都没有好好听你的分享,我也不愿意把自己不堪的生活现和你分享。后来回想的起,好像你每次都在说自己和我们闺蜜还有一帮哥们周末又去哪儿哪而野餐,又去哪儿哪儿玩耍了。记不清具体的,只知道你每天都开心的过着。高二的时候,我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唯一觉得不踏实的是,你给我的电话越来越少了,每次通话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高二分科后,我的学习生活更忙了,忙得我都没有注意到这是个问题。那时候,我每个周末都回去老师家里上辅导课,晚上继续上晚自习。但是,我每当想你的时候都会写下来,写在书上、写在练习册上、写在草稿本上。到周末的时候就会把所有的思念汇总在一起给你邮寄过去。朋友知道了都会嘲笑我没事干,都信息时代了还在写信。我每周都去寄信,寄了差不多一学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因为我没有收到你的一封回信。直到一次在和你表哥的通话中得知,你好像离我很远了。他说你周末和我的闺蜜还有一帮哥们出去疯,节日的时候偷偷给女同学送花,送礼物。得知这样的消息,我当时内心是崩溃的,顿时也恍然大悟。原来,你早已经离我渐行渐远,所有的一切只是我后知后觉罢了。

如果爱情可以因疼痛决定,那要怎么去面对风平浪静?

当一个人爱到深处的时候,她听不进所有对她不利的言语。即使再痛苦,她都愿意忍受,愿意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管怎样,我坚信你就是陪着我度过余生的那个人,我相信你只是单纯的爱玩。我依旧每周给你写信,每天和你同一下电话。不同往日,我开始认真的听你讲话,但是你却不像从前那样侃侃而谈。每到过节放假的时候我都盘算着回老家看你一次。一年的圣诞节,我想去看见,于是我跟老师请假,提前回家了。来到你的学校,那年冬天特别冷,我带了特地给你买的围巾。寒风凌烈的夜晚,我在你下晚自习回寝室必经的小道上等你。终于等到了你,我站在你面前,遗憾的是看不到你眼里有一丝的惊喜。第二天,你们也放假了,天空着飘着鹅毛大雪,你送我回家。走在路上,你帮我打着伞,我们一起在飘雪的路上走着,心里却感受不到丝毫下雪的浪漫。那天,你没有送我回到家,半路把我丢下了,我打着伞,你带着帽子,就这样消失在了飘雪的视野里。看着你离去的背影,我醒悟了,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多年不见,你还好吗?我偶尔也会想起你,你呢?你都如何让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分开这些年,我明白了爱情不光有甜蜜还有苦涩。每个想念你的夜晚,泪水都打湿了枕头。还好,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多年不见了,你还好吗?你曾在空间里发过这样的说说:“如果那天下雪我们没有打伞,是不是就可以走道白头。”  现在我偶尔也会想起你,你呢?你都如何回忆我,是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