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这一年的春天来的很早

记得春节时就已经是很暖和很暖和的天气了

然后下了冻雨

把家乡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水晶般的琉璃世界


二月的世纪公园

开满了梅花

那漫山坡的梅,各种颜色,各种形态


三月

共青里的白玉兰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朵云

明媚又灿烂的挂在还未来得及苏醒的枝桠上


四月天里

像是艺术家不小心泼洒了盛满颜料的托盘

明黄的油菜,微红的芙蓉,淡红的桃,紫红的杜鹃,浈白的李,

火红的山茶,粉红的樱,还有油油的青草,新嫩的叶

蓝的天,白的云,斑斓的风筝

哦,还有七彩的郁金香和那静谧的水仙


五月了

没有再去公园

也许所有的色彩都已经褪去

只剩绿在那疯狂滋长

还有窗口的野雏菊

依然在明媚的阳光里微笑

白的云依然悠闲的飘在天上


流年如此

光阴如此

岁月也不过如此

一场场旖旎春色

一场场蓬勃花开

一场场寂寞凋零

一场场荒芜淡漠


爱如此

欢喜如此

恨也不过如此

一声声笑

一声声哭泣

一声声叹息


草木在生长

故事在蔓延

生活在继续

云在飘

日子在流淌

岁月有点轻狂

所幸青春正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