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从伪极简主义进化到真正的极简主义

首发个人微信公众号:理理的极简低糖低碳生活



极简主义、断舍离、Minimalism,这几个词近几年来越来越被大众熟知和推广,网络上随便一谷歌,关于极简主义、断舍离的书籍教程层出不穷,还能发现一大波其追随者,极简主义者们通过书籍、文章、视频、培训课程等去教你如何通过断舍离来过上潮流的极简人生。

01.我的伪极简主义黑历史

我初次接触极简主义、断舍离名词是在2015年。当年自己刚大学毕业,独自一人提着两袋行囊来到广州开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份全职工作,那时候的自己,想要的很多,对未来充满欲望和期待,想要干净宽敞的出租屋、全套化妆品、网红护肤品、漂亮衣服鞋子、各种提拉背挎的包包、拍照的单反相机、看剧的iPad、大内存的玫瑰金iPhone等等等等,在第一次能拥有完全独立和自给自足的工作面前,内心对物质的欲望膨胀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然而,现实是,工作的前半年,我几乎月月光,甚至某几个月还让家里救助,同时,自己所拥有的物品,从一开始的两袋,迅速发展到,虽然出租屋内已经堆满了我买买买来的杂物,但我的物质欲望清单里,还是有很多物品因为没有钱所以没买。某一天,自己突然被月光的强烈不安全感袭击,发现自己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里竟然过得如此激进,没有给自己建立一个安全感的后备金库,要是发生什么意外,自己怎么办?

苏格拉底说:“不经思考的生活不值得一过”。2015年底,我开始有意识的审视自己的生活,偶然接触到断舍离、极简主义的概念,我像是发现了一个可以扭转自己目前窘迫局面的方法论。于是我便开始饥渴地收集关于断舍离、极简主义的信息,在朋友圈里立flag要开始断舍离和极简主义,甚至在现实生活中不断和朋友同事传达断舍离的概念,还开玩笑说,我做了一个断舍离教教派,要不要加入啊,教主我会手把手教你如何扔扔扔。

那段时间,断舍离确实小小程度上抑制了我冲动买买买的行为,但是,面对自己一屋子的物品,我依旧以这些物品未来还能用的大前提,没法割舍,拥有的物品数量并没有多大改变,甚至随着对生活品质的越高追求,物品却开始更多了。

很多极简主义者说,要是你想真正实现断舍离和极简主义,那就搬家或者假装自己要搬家吧!2015年到2018年,我搬了三次家,要是按照这个说法,我应该早就成了极简主义者了吧。可实际是,虽然自己每次搬家不得已扔掉了很多物品,但是,在新家里面,我又开始了无止境的买买买,重新填满自己的居住空间。

几轮循环,几年来,当年宣称自己断舍离教教主再也不好意思和别人提起断舍离和极简主义了,心虚得很。

虽然断舍离的见效并不大,但却让我养成了一个至今非常受益的习惯:记账。我开始记录自己的每一笔花销,开始关注自己的储蓄率,开始注意自己的负债率(信用卡、花呗消费),开始划分自己每月的必要花销和非必要花销,并定期复盘,久而久之,我也能每月定存一部分工资,分析自己哪些花费是“浪费”,哪些是“投资”,至今,我依旧每月还在使用自己设计的记账系统,关注自己的个人资产负债表和收支表,得益于记账的好习惯,几年来也积累了自己的小后备金库。

02.我的极简主义转折点

2019年,我的生活曾被摧毁,又被重建。

我患上了暴食症。

我经常抑郁烦闷。

我时时感到悲伤难耐。

我长时间加班出差熬夜,承受着很大的工作压力,没有找到合适的排解方式,整个人像是只剩几口气的皮球勉强能滚一滚,整天蔫耷耷机械地去完成那些超负荷的工作量,行尸走肉般例行生活中的吃喝拉撒,在深夜和独处的时候,会去偷偷买回一大堆垃圾食品,暴饮暴食,明明食物都已经塞满了食道塞满了嘴,但还在狼吞虎咽,往嘴里塞食物的手停不下来,吃到眼泪也止不住地掉,吃完后又陷入无限的自我厌恶和自责中,再去洗手间长时间抠吐。

当时的我甚至悲观的觉得自己不被任何人关心和理解,觉得父母不关心我工作上的不易、朋友不理解我内心真正的感受,可以说,那时候的自己就是一直被一团负能量乌云笼罩环绕,自己也不愿意挣扎出逃,无法见到一丝一缕的阳光。那段时间,很久未见的人见到我会问,生病了么?脸色很差啊。或者是问,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每每遇到这种疑问式关心,我难以一一倾诉,总是玩笑着混淆过去:哎呀,没有,默认表情而已哈哈哈。原来,相由心生,真的是真理。

某一天,也许是大脑潜意识的帮助,也许是身心再也坚持不住提出了抗议。我意识到自己该停下来,该拯救自己,该驱散笼罩环绕自己的负能量乌云。

于是。

我辞去了4年前斗志满满加入的这一份全职工作,即使知道辞去它我失去多少薪水和机会。

我回到我那23平米的小公寓里,这个只兼具仓库和酒店功能,有时候出差回来行李箱勉强才能找到空间平放的地方,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早已经拥有了当年物品欲望清单里的大部分物品,可是为什么,我却这么不开心,我到底想要什么。

曾经拥有却仍让我陷入抑郁,我想要反抗,反抗被“垃圾”环绕的生活。很快的,我决定开始真正的断舍离革命。

03.我丢弃的杂物

30几本书籍,作二手书回收处理了,有些书的塑胶封甚至未拆,那些兴致勃勃买来以为自己会读的书,毫不犹豫地舍弃了。

40几件衣物,通过闲鱼转卖和旧衣回收处理了,包括跟风博主买的不适合自己风格的衣服,在实体店被店员虚假的奉承冲动买的只穿过一次的衣服,一年没穿过的衣服,不喜欢的衣服,已经松垮的衣服。

5双鞋子,通过闲鱼转卖和丢弃,同功能的鞋子,只保留一双,同款式的鞋子,只留一双。

整套摄影设备,曾经因摄影爱好兴致盎然买来,持有的1年内的使用次数却不超过10次。

音响设备,闲鱼转卖处理,实际上自己对音乐并没有很深的兴趣,却还装成很热爱的样子,音响买来的1年时间里,使用次数不超过10次。

几套碟碗盘锅筷杯餐具,丢弃处理。明明一个人生活,却因为想着某一天招待朋友塞满了各式餐具,实际情况是,居住的1年里,连自己在家里做饭吃饭的次数都少得可怜,也从来没在家里招待过朋友。

各式锅具和烘焙工具,闲鱼转卖处理,曾经为了满足自己突如其来的烹饪烘焙兴致,买来不同的锅具和烘焙工具:塔吉锅、蒸锅、煮蛋锅、平底早餐锅、蛋烧锅、雪平锅、各种各样创意的烘焙工具,工具过多带给自己的压力非常大,有对花金钱买来工具却在闲置的不甘,有特意为了用而去使用工具的不自由。

长期存放的厨房食品,不健康的食物,做丢弃处理。为了恢复身体健康和营养,我开始尝试极简的低糖无麸质的饮食方式,丢弃了家里存放的白砂糖、黑糖、红糖,只保留了蜂蜜,丢弃了开封了的含麸质面粉和自己不容易消化的豆类,丢弃了很多烹饪佐料等等。一番扔扔扔,我的厨房和冰箱变得整洁简单而健康,我开始享受每天给自己做简单健康而美味的食物。

因各种“100元以下,精致高大上的物品”等等相关文章种草买来的各种“生活便利”物品和“提供生活品质”的物品,闲鱼转卖和丢弃处理。这些杂物,都是生活中不必要的物品。

被博主种草盲目买来的各类保养品和化妆品,赠送给了需要的朋友或者丢弃。

各种纪念物品,纪念品扔掉会很舍不得,但其实每年中,我们又有几次曾去看过这些纪念物品,纪念品扔掉之前,我拍照做了留存,实际上,拍照后的照片,估计我很久都不会去翻看。

04.我将持续性修行极简主义

如今回想起来,我早已过上拥有了全部生活必需品,可以简单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生活,却不自知误入因虚荣和盲目去想拥有更多不必要的物品,掉入欲望的黑洞,黑洞吞噬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的内心,我在黑洞里不断被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欲望驱逐,给自己背上一个又一个包袱,前进地越来越吃力,终于走不动弹到在地。

经过两个月的物品断舍离革命,我逐渐从杂物中挣扎了出来,也发现环绕自己的负能量乌云渐渐散去,每天仰望天空觉得信心无比,我也开始思考和去挖掘真正的自己想要什么,我该如何为真正的自己重新设计最简单快乐的生活。

现在,我拥有的物品是自己所需要的最少量和使用频次最高的。

衣服和鞋子都是自己每一件每一双都会穿的。

留下的护肤品和化妆品都是自己使用频率最高的。

留下的书籍是近期需要学习的。

只有一个陶瓷盘子、一个玻璃沙拉碗和一只小碗吃饭。

只有一个多功能平底锅:煎煮炒炸样样都可以用;还有使用频率高的一个迷你高压锅和迷你电饭煲(自从饮食方式变成低糖低碳之后,我不再需要煮米饭和煮粥,我的高压锅主要用来做炖菜和煲骨头汤,电饭锅主要是煲骨头汤蒸红薯蒸菜)。

厨房配料只有海盐、黑胡椒、油和有机醋,冰箱内的食物大部分是新鲜蔬菜和蛋白质类食物。

面对新的物品,我不再想着拥有他们,而是问自己,我真的需要它么?

践行极简主义后,做好每一顿饭、享受每一次简单健康的美食、有了时间锻炼身体、有了大片时间看书,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渐渐唤起了身心的能量,也再也没有暴饮暴食过。

极简主义并不是一种行为艺术也不是苦行僧,更不是需要教派教条来约束的一种潮流生活方式,而是践行极简主义的人,能真正在物欲横流中、熙攘的诱惑面前了解真正的自己,为自己打造最简单快乐的生活。

通过极简主义重新获取了能量,我更加确信极简主义是需要花一生的时间来持续性修行,保持理智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或许,你曾经扔扔扔了,但又重新买买买了,继而又陷入自责中再次扔扔扔,再三买买买的循环中,快节奏的生活中,也许你还没真正思考过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从极简主义开始,正视自己的物欲,或许可以帮你清醒理智的重新选择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