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20岁的年纪,我却不敢去爱了

愿美梦能治愈心伤

她叫子鱼,却无法自愈

1.

都说10几岁,20几岁的爱情,是遇上了就热情似火,如胶似漆,轰轰烈烈。仿佛自带BGM,响天动地。

但子鱼小姐的爱情好像并非如此。

我们总说年少,可是能有几次年少呢?有的只是年少时可笑的自己,握着一颗血流不止的心,独自破碎,微风不漾,刚好适合独自舔伤。

没尝过烈酒,却也尝过灼心。一点一点被剥开,慢慢渗入,像针扎、像火烧,那是一种无言的酸楚,想呐喊却哑然失音。

20岁了,看过很多爱情故事,读过很多言情小说,见过许多分合离散,那些青春时的火花总是这样,稍纵即逝,来不及挽留,来不及遗憾,就被下一刻的流星雨冲刷的失了光泽。

看到书中的那些男女主角总是分分合合,吵吵闹闹,最后终究是没有放手的勇气。子鱼小姐就不由地想:不如散了。干嘛这样糟蹋自己,干嘛这样死缠烂打,干嘛这样卑微懦弱?生活本来就累,何苦再添这样的重负与羁绊?

子鱼小姐像一只刺猬一样,缩在壳中,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她也从来不敢轻易做出承诺,因为很怕自己无法兑现,世事啊,总是瞬息万变。

是因为看过了太多不如意,才会对所有美好不抱希望吗?

爱情?

2.

父母关系一直不好,从子鱼小姐出生有记忆起,他们就一直在吵架,甚至经常大打出手,起因嘛,无非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每次都是,不多不少,刚刚好,导火索就在那里,一触即发。

愤怒中的人,如猛兽一般,冲动鲁莽,脑回路瞬间短路,失了所有理智。所以撕战中的父母,并没有反思过他们的言行,也没有看到角落里的子鱼小姐,心一点一点被揉碎,瑟瑟发抖,眼神茫然空洞。

木讷的子鱼小姐不敢说一句劝阻的话,只是默默任由泪水决堤,其实她也真的无法评判到底是谁的错,毕竟他们都是深爱她的,或许,是相遇本身的错吧。

后来,子鱼小姐的童年记忆渐渐模糊了,可爸爸妈妈依旧在争斗,好像从来就不曾间断。很多时候,子鱼小姐不喜欢呆在家里,放假也不想回家,她害怕面对他们之间的争吵,害怕他们中任何一人受伤,害怕徒留自己独自啜泣。

每次看着默默痛哭的妈妈,子鱼小姐就在想,爱情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让人这样难受,为什么我们都要被困在这座围城中?挣不脱,逃不掉。

围城

3.

常常在想,既然爱情这样无趣痛苦,为什么还要结合,难道婚姻就是用来彼此伤害的吗?

渐渐地,子鱼小姐不敢去爱,努力将自己伪装起来,冷酷坚硬,无喜无悲,即使内心泛滥汹涌,那根痛弦也在不断提醒自己:不可以。

她知道,一旦踏出了这一步,就会摇摇晃晃地坠入万丈深渊,黑暗凄凉,荆棘遍野,难以自拔。

她不敢去爱,不敢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潇潇洒洒,遇上了就无悔一场,暮霭黄昏,形影不离,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她很懦弱,怕伤害别人,两个人在一起了,可万一有一天分开呢,这时的彼此不都要承担巨大的伤痛吗,给对方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挽回?

她害怕像父母一样,亲手将自己的自由与青春葬送,沦为生活的傀儡,爱情的兵马俑。

她相信美好呀,相信善良,也相信爱,只是唯独,不相信爱情。

尘埃

4.

子鱼小姐缺乏自信,唯唯诺诺,总把自己比作尘埃,卑微渺小,飘忽不定。

子鱼小姐有着严重的恐人症,走路时总低着头,不敢看对面路人的眼睛。平日里看到人群总是不加思索的绕道而行,就连理发店的帅气小哥都会让她紧张发麻,后来就干脆拒绝找男发师剪发。

后来,子鱼小姐终于也不可落俗地恋爱了,她和男朋友因文字相识,那个男生看到了子鱼小姐的文章,读到了那个单纯善良,柔弱如风的子鱼小姐,便油然而生一种保护欲。过程有点曲折,总之呢,最后他们在一起了。

我以为,这段爱情可以将子鱼小姐治愈,让她去相信爱情,但好像,并非如此。

别的女孩,和男朋友在一起时,总是极尽享乐,吃喝玩乐毫不犹豫,纵情潇洒,可子鱼小姐却不一样。她总是想着,以后我要和这个男生一起生活吗,我是100%的喜欢他吗,我们之间会吵架吗,会不会像父母一样吵个不停,我的爸妈会同意我们吗,我能不能配得上他......

天,谁知道为什么她想的总是这些啊?

明明这么年轻,就该爱的轰轰烈烈,无所顾忌呀,即使分开也没什么,毕竟还很年轻啊,不就是应该多尝试,多体验,多经历吗?哪来的那么多忧虑?

失心

5.

昨天晚上,终于,子鱼小姐失恋了,仿佛一切尽在子鱼小姐的意料之中。

凌晨00:00,那男孩发给子鱼小姐最后一条消息:再见,女孩

这句话的前一句是:晚安。

每个人都给子鱼小姐发晚安,可怎么能够晚安?早安,晚安,可若心不安,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00:05

00:07

00:15

00:35

00:50

1:00

翻来覆去,子鱼小姐将聊天记录看了一遍又一遍,泪水不自觉溢出。

一点一滴,她幻想了所有可能,回想了他们之间的所有美好,所有争吵。心一点一点破碎,回想着昨夕幸福的自己,不是很傻吗?爱情这东西,从来都是水中月,镜中花,又怎么可靠?

从来就只是个小丑,可偏偏有一颗想做公主的心。

东方破晓,将近黎明,子鱼胡乱塞着耳塞,听着悲伤的歌词一字字敲击着内心,迷迷糊糊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还是一个小女孩,身旁父母吵的正凶,母亲淌着绝望的泪水......

月光

6.

耳机里正播着那首莫文蔚的《阴天》: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

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笑的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的那一面

......


她叫子鱼,却无法自我治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