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笑流苏

那还是十年前的事,当时我还正在上大学。

我们学校坐落于北方的一个四线城市,这个城市学校不多,一本就我们一所。而我们学校又是合并大学,我们的校区几乎遍布这座城市。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座城市的流浪狗就都聚集到了我们学校的各个校区。而“狗崽子”也就成了我们学校的一道风景。

我们学校的这些狗,它们多半是流浪狗,其间也不免参杂一些从学校外面来的狗。不过外面来的这些狗是和学校里的狗不同的,它们更像是“海龟”——因为他们都有靓丽的行头,都有令人羡慕的后台。(不,这里应该说是令狗羡慕的主人。)每天晚上它们都会被项圈拴着,由主人用狗链牵着出来散步。它们走在前面,昂首挺胸,好不威风,就像古代出征的将军检阅部队一般。而那些被检阅的当然就是这些流浪狗了。

当然,流浪狗也有流浪狗的好处。第一,他们不担心吃饭问题,而且每顿都有很多菜肴可以选择,大有当年乾隆爷享用满汉全席的感觉。因为,开学时好多同学会给他们送吃的,放假时有清洁工阿姨和门卫大爷照顾他们。第二,它们不担心睡觉问题,因为我们整个学校都是它们的家。“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好不自在!盖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在世也不过如此。第三,是它们最引以为豪的事,那就是自由。虽然第一、第二条看似很棒,但外面的“海龟”们实际上活的比他们舒服多了。那些“海龟”吃的是专业营养师配比的狗粮,睡得是主人精心准备的狗窝,比起我们学校这些狗崽子们吃的剩饭剩菜,睡得树洞草窝不知舒服多少倍。但是,我们学校的狗崽子们还就是瞧不起它们,因为他们没有自由。这样看的话,好像我们学校的狗崽子们还挺幸福的。虽然没有外面的“海龟”吃的,住的舒服,但是它们拥有自由——自由的空气,自由的土地,自由的蓝天。哦!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就是,我们学校的这些狗可不是一般的狗,他们个个都是“大学狗”,他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狗。因为总在学校里游荡,总不免被熏陶上一点文化知识。因为,凭着这两点——自由和知识,我们学校的狗有十足的理由瞧不起外面的“海龟”。

虽然,它们瞧不起那些没有自由,没有知识的“海龟”。但是。自由也有自由的危险。

昨天下午,我去水房打水时路过92号楼,发现楼下的草坪里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在蠕动。舍友胆小但又充满好奇心,就让我上前去看看。我就装作若无其事的上去了,毕竟我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不怕蟑螂的男人。走进一看原来是一只狗,一只黑色的狗。它好像生病了一样,身体缓缓的扭动,脑袋埋进胸膛,身体侧着躺在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那种生病时的哼哼声。我叫了一声小黑,(这是我们给它起的名字,因为我们校区狗崽子比较多,我们给每个常住成员都起有名字,除了小黑,当然还有小黄,小白,大黄,大黑,阿黄一号,阿黄二号等。)它似乎是听出了我的声音,慢慢的抬起头来看我。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在它黑黝黝的小脸上有两道血痕,这血正是从它的眼睛里流出来的。血痕在长眼珠的地方停住,远远望去像是两个樱桃大的血色的漩涡,看的太久就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这是谁,这么恶心,干这么无耻的事。”我舍友急不可耐的骂出声来。随着他的一声咒骂,周围去水房打水的同学也将目光聚集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是哪个变态干的这件事。就在这时,舍友伸手拍了我一下。

“唉!走不走了,我们还要去打水呢!”

“哦!走。”

我带着疑惑从小黑旁边走过,我一边走一边想:是谁做了这样残忍的事?难道他没有一点爱心?

晚上回到宿舍,我满脑子都是那个问题:是谁?是谁?是谁做了这样的事!一想到小黑的脸——两道血痕,两个眼睛就像是两个樱桃大的血色漩涡。我就感觉到恶心,有干呕的感觉。我就问舍友,这么残忍的事是谁干的?他说,他也不知道,可能是烧锅炉的大叔吧!因为他小时候是被狗咬过的,所以他每次见了狗都远远的用石子驱赶它们。另一个舍友说,也可能是附近的小孩,他常见附近一群小孩拿着木棍石块去赶夜猫野狗玩。最后一个舍友说,也可能是兽医学院的那群学生,他们不是经常要搞一些研究吗?抓几只动物,取走几个器官是很正常的。他们都说出了各自的意见,但是他们说的好像都有理,但也似乎都没理。反正最终我还是没有得到答案,等到第二天我们再去水房打水路过92号楼时,那条狗已经不见了。我猜,它可能是死了,也可能是被好心人给救走了。不过,庆幸的是我不用再为这件事劳心费神了。

但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过了几天,当我们再次路过92号楼去打水时,那片草坪又出现了一条狗,一样的蜷缩在地上,一样的把头埋在怀里,一样的身体扭动,一样的痛苦的呻吟,不一样的是这次的狗是黄色的。从此以后,每过几天那片草坪就会多一条被挖去眼睛的狗,它颤抖,它呻吟,它在流血。但是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这样的事情总会发生,我们的同情心再多也会不够用的。

等到我毕业的时候,我们学校的狗已经没有几条了,而且白天都很难见到它们,它们只有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出来,偶尔听到窗外草坪窸窸窣窣的声音,那就是它们出来觅食了。

关于狗被挖眼睛的事,我也一只在调查,但最终却是一无所获。烧锅炉大叔说,他小时候并没有被狗咬过,他远远仍的是他家里剩下的干锅盔,人老了咬不动,扔了又可惜,就丢给狗吃了。那群小屁孩我也观察过,他们也不是在驱赶狗,他们只是不让这些狗离他们的小鸡太近,因为有些狗是吃小鸡的。而兽医学院的学生的实验用的动物都是学校在畜牧场自己养的,一般的动物是不能拿来做实验的。所以,直到快毕业乐我还是没有弄清楚这件事的真相。可是,如果我毕业了,就离开了学校,离开了犯罪现场还怎么去破案呢?所以,我决定在毕业前,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的真相,弄清楚那些人要挖狗的眼睛做什么。

所以,就在毕业前的那个晚上,我等所有人都睡了之后。我背起了书包,书包里放着一根绳子和一把小刀!

估计明天我就能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了。

而如今,我早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并且已经十年。

昨天,班级同学十年返校,我们聊天时又想起了这件事。我们一起又去了那片草坪,只是这一次我们没有看到被挖眼睛的狗,因为学校再也没有狗了!(准确的说是再也没有流浪狗了。)

离开学校时,天色已经很晚。当我开车快开出校门时,一个人牵着狗来我们学校散步了。那条狗依旧还是一副“海龟”派头,昂首挺胸,像是检阅出征的队伍一般。只是这次再也没有队伍被它检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条狗可以活多久?我还能再遇见几只狗? 1.狗出生后20天时具有跟人类1岁幼儿相同的机能。 2.出生3个月时跟人类...
    相遇海南岛阅读 612评论 2 7
  • 也许,你不会相信,一只狗竟然牵动了数百人的心。但这绝对是一个真实的狗故事,有图有真相。 我怎么也没想到,一只狗会撞...
    小妖十八阅读 2,682评论 9 20
  • 当你不自信的时候,去旅行吧,让脚下的路、遇到的人、看见的景去见证你的蜕变。 这是我的真实故事。大学毕业后经历了2年...
    风吹梧桐阅读 255评论 0 0
  • 火车上可以碰到各色各样的人。有句话,大略这么说的,火车使人们实现了真正的平等。我猜可能是三教九流的人都可以平等的乘...
    西红柿tomato阅读 20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