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天坚守一线防疫,回家换衣服,被临洮县荣公馆告知属外来人员

10多天坚守一线防疫,回家换件衣服,被临洮县荣公馆告知属于外来人员

(当您打开这篇文章时,感恩在我心。在浩瀚的网络里,姚志芸坚持正能量的写作,或许微不足道,但您的关注和留言支持就是小编的全部动力。)

文/姚志芸

写这篇文章之前,笔者的心情是很沉重的,冠状病毒在中华大地流窜,为了更多人的安全,很多基层的干部,从大年初一开始奔波在防疫第一线,许多人自觉不回家,无论外面天多冷,是不是天天吃的方便面?他们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这个时候我不上谁上?

可看完琴琴今天的这张截图后,笔者心里酸,突然想起网友们的一句话,病毒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人心一旦坏了,寒了的不止是人心。

琴琴今天终于能回家了,从初二开始值班,到今天整整十三天。原本不想回去,她和老公在同一个乡镇上上班,所以坚守执勤也就一直坚守着,为了不传播给家人,能不回家就不回家。

今天领导让她们夫妻俩休息半天,回趟家换换衣服,13天一直换岗在户外值守,从没帐篷到有帐篷,衣服的确很脏。

临离开单位时,琴琴特意去办公室领取了统一的出入证明,和老公一人一张。原本想着没事,回家吗?有什么难的?结果到了小区被拦住了。

临洮县荣公馆说单位的证明无效,不让进就是不让进,说她们只认天天进出小区的人。

还一家只能出了一个,像琴琴一下子十来天都不回家,就属于外来人员,尤其在基层更属于外来人员,一律不能进。

后来来了镇上的一个干部,看了看证明,让登记了回家去。

琴琴终于能回家了,可刚到家还没有半小时,电话打来了,让琴琴立马就走,说是外来人员不许进。琴琴欲哭无泪,什么时候自己的家成了外来人员?难道在防疫一线工作,就要被隔离吗?

弄了半天才知道,原来荣公馆门卫的老婆给工作人员说,琴琴是女儿,带着女婿回娘家。

什么是回娘家?琴琴公婆在琴琴结婚前都去世了,因为两口子都在乡下工作,孩子一直也是由琴琴父母带着,接送幼儿园。

这几年基层忙,总是不放假,要是有一半天的空闲,两口子进城,吃喝住都在自己父母家里。

可工作人员不听解释,一味得让琴琴和老公离开,就因为门房的老婆非要说琴琴带着老公回娘家,一味的颠倒黑白。这个关键的时刻,做为一名党员,琴琴和老公拿了一件衣服就走了。防疫工作要支持,就算心里有委屈,也不能拧着来。

从荣公馆出来,老公说要不回单位吧!你也不要生气了,前两天临洮县荣公馆门房形同虚设让县上点名批评了,今天要拿我们搅样子。再说守的严了也好,父母安全。可琴琴委屈的直掉眼泪。西北的小县城,病毒还没有来,人心和人性却先病了?琴琴不甘心,给前几天回过家的同事挨个打了电话,她们说拿着证明全能回家,没有谁被强行赶出来。

闺蜜丽丽说,基层本来离县城远,如果县上区别对待,不就寒了一线人的心吗?虽然说少回家为好,可上有老下有小的,谁能那么洒脱?估计也就是荣公馆的门房如此可恶,实在不行你就叫警察或给领导打电话。

琴琴在一线防疫,知道警察太忙了,自己单位的领导熬的一脸虚脱疲惫,怎么为了这点小事麻烦他们。琴琴让老公去开车,自己蹲路边哭了起来,看着街上寥寥几个行人,她说自己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难道基层干部就不是人了吗?

难道十多天不回家,家就不是家了吗?

在这里,笔者想问问荣公馆的上级领导们,既然县上统一给执勤的人发放执勤证明,为什么就是荣公馆不认可?为什么其它小区都能认可?拒绝一线防疫值班10多天的人回家,是试图让一些干部们寒心吗?他们在一线坚守到底是为了什么?什么就是家变娘家?像琴琴这样子的情况,难道她们有分身术?既要区分娘家和家,还是自己不用工作居家带娃?

基层牺牲的太多太多了,今天琴琴和老公被迫离家去单位,继续坚守一线的岗位?短短的四五个小时都不容许在家里呆,试问如果是你,你的心寒不寒?他们是该付出,是该在一线尽职尽责,可是不能被如此苛待。

在全国人民全力打防疫战的关键时期,笔者本不该写这样子的文章,但是,请善待基层干部,他们也是人,不要区别对待。

病毒因为这些一线的干部坚守岗位,还没有来,可怕的是人心,人心一旦坏了,寒了的不止是人心。

在这场无声的战役中,一个好的企业就该有企业担当的样子。

而不是放纵员工苛待住户,拒绝让一线干部回四五小时的家。

安家落户,不要户还在户口簿上,家却不是家了,这个年代早已经没有出嫁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原创作品】敬请点击头像关注,作品持续更新,非常喜欢您的认可欢迎朋友的点赞留言。用古色生香的诗韵点缀平淡的生活,拿抑扬顿挫的文字,给生命注入激情!

原创作品,各平台同步发布,未经容许,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