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像一场交通事故,我撞上你,爱上你

01

关于爱情,每个人信仰的答案都不一样。

在柳永那里,爱情“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在三毛眼里,爱情“我每想你一次,天上便落下一粒沙,从此便有了撒哈拉”。到了萧伯纳那里,爱情又变成了“最疯狂,最迷乱又最易逝的激情”。

我一度以为,爱情它是四目相对时的怦然心动,遥遥相望时的心有灵犀,是“我非你不可,你非我不可”的一种内心笃定。然而,在时间的沧海上漂泊久了,我发现类似这样的描述太抽象,掺杂了太多个体的浪漫幻想,像是加了滤镜精心P过的照片,无法揭露问题的本质。

尤其,当我也在爱情的沙滩上沐浴过阳光淋过大暴雨,目睹过身边诸多好友在爱情的漩涡浮沉,又翻阅过很多描写爱情的经典小说、电影后,愈发觉得:爱情是两性之间的情欲交缠,精神世界与肉体关系的总和,是特定场景下一场或几场事故引发的后续故事。

任何一个编剧,如果想让一男一女发生爱情的纠葛,一定会先设计他们的初次相遇,用插曲、事故、巧合之类的手段制造独特的记忆点,而这些“记忆点”则是男女主角日后情感升温的催化剂。现实里也一样,也有“命运之手”按照它的思路在编写爱情剧本。

爱情像一场交通事故,你遇见他,撞上他,与他发生连接,继而喜欢他,甚至爱上他。这个语境下的「交通」特质特指打破温吞如水般日常生活的任何小意外、小插曲、小巧合。

02

我有个朋友小晨,94年的,巨蟹座,天天嚷嚷着要泡像肖战、刘昊然、白敬亭一样的帅哥,连“我真的好想谈甜甜的恋爱呀”的生日愿望都借着酒劲许了三百回,看似一心想恋爱,周末从来不出门。

公司里有个对她很有好感的男同事阿K,恰巧也是她喜欢的高高瘦瘦、斯斯文文的类型,约她周末一起吃饭、看电影,可她高度近视的双眼快速转了一圈后,果断放弃了,又要化妆又要换衣服太麻烦了,还是在家玩手机吧。

二十几岁却一场恋爱没谈过,说出去真的没几个人相信,明明长得不错啊,化上妆还很惊艳,吓得她根正苗红的爸妈经常轮流搞电话袭击,旁敲侧击地问她是不是喜欢女孩子,他们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我认真问她:“你是真的想恋爱,还是说着玩玩,有帅气的偶像追就行?”

她这这才坦白。

她是真的想谈恋爱,但她不知道怎么开始,也不想去做任何努力,好像一旦花了什么心思,就玷污了爱情两个字一样,一点都不纯粹了。

我敲了敲她的脑袋,“笨蛋,爱情不是等来的,是撞上的。”

有很多人像小晨一样,渴望爱情却不知道怎么开始。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爱情不是一对一的宿命,爱情也不是凭空产生的,大多数时候,它是「场景的魔力」的产物。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大多不是因为“他就是他,独一无二的他”。(虽然我也以前是这样认为)

人类的可替代性是非常强的,一个男人与另一个男人的差距绝对没有100倍、1000倍那么大,你喜欢他,你爱他,往往是因为“场景的魔力”——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个场景之下,配合他的外貌和举止行为,他让你心动了,丘脑中的多巴胺等神经递质不断地分泌,汹涌磅礴,所以你才像吃着巧克力踩在云朵上一样,幸福得冒泡。

当性别调转,男人爱上女人时,也一样。

我们甚至能通过爱一个人,爱上整个世界。我们知道,终究会在某个转角与爱情相遇,但却不知道,「场景的魔力」什么时候会发生。

03

毛毛和男友老胡是在地铁上认识的,堪称「场景的魔力」的经典案例。

上海地铁1号线的早高峰能挤到什么程度呢?

胖子能被挤瘦了,矮子能被挤高了,一前一后站着的一男一女,女生的口红唇印能复印到紧贴着男生后背的T-shirt上,加量三明治早餐能给你挤成印度薄饼。

呼吸困难,令人暴躁,有时还能嗅出汗液和人类皮肤分泌物的混合味道,毛毛一脸生无可恋地扫描了一把车厢里的“人体肉夹馍”。

有个猥琐男竟然在偷拍他前面穿日式百褶裙的女生裙底,看那女生的打扮像个高中生,专心玩手机的她,完全没意识到身后的风险。

毛毛往女生所在的方向挤过去,拉了拉女生的衣角,小声说了句“小心,有人偷拍你。”

好死不死撞上猥琐男的视线,他恶狠狠地对着毛毛,“你说话当心点,造谣信不信我抽你Y的。”

胆儿小的毛毛立刻慌乱起来。

心想,万一他真是个脑子不好的神经病动起手来就麻烦了,正准备提前下车,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这迟到跟保命之间,明显选保命啊。

此时,一个高个子的男生硬是从像粘了101胶水的人形波浪中挤过来了,他用手指着猥琐男,“你动手试一个?一个大老爷们不干正经事偷拍小姑娘你还有理了?要动手,也是老子打你。”

毛毛下意识地往高个子在的位置躲。

猥琐男一见高个子气势逼人,车门一开,赶紧跳车,像个逃窜的过街老鼠。

“刚才,谢谢你啊。”

“没事儿,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光练嘴上功夫了,你别怕。”

“可是刚刚要是真的打起来了怎么办啊?”

“放心,我练过泰拳,不过地铁上太挤了,拳头伸不开,倒是容易误伤友军。”

“那你很厉害啊——” (毛毛的表情bling起来了୧(๑•̀•́๑)૭)

“你哪站下?我到陕西南路。”

“啊?我也陕西南路。”

“那……要不一起吧……”

“嗯……”

在之后的某次共同好友聚会上,经历了一场“老胡对毛毛究竟是不是一见钟情”的灵魂拷问后,毛毛才知道他当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动机比“见色起意”大多了,毕竟和平年代能挺身而出的机会也不多,不过鉴于某人跟她正式交往后如雨后春笋般猛长的求生欲、杰出的拍马屁技能和二十层楼那么高的思想政治觉悟,也就不予秋后算账了。

大家在八卦完他们的爱情故事后,一同举起杯,敬了地铁1号线一杯。

04

说起来,小A跟女友咪咪的认识也很有戏剧性。

打浦桥日月光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咪咪约了闺蜜一起探店,打算吃完就在公众号上发布探店推文。

正赶上周六的晚餐时间,她家又住在离日月光不远不近的尴尬距离,等了半天也没人接单。20分钟后,她果断放弃了打车的念头,借了室友的小黄人电动车骑,一路风风火火,慌乱中又十分严谨地遵守交通规则。

眼瞅着就要到日月光,只有一个路口了,她被不知道从十字路口哪里biu出来的仿若哪吒风火轮一般的电动车给撞翻了,以一种既诡异又好笑的姿势摔倒在地。

小黄人整个压在她身上,膝盖和小腿都擦破了一大片,热天里像被半开的水浇过的花。丧丧地流着血。疼是真疼,细皮嫩肉的能不疼吗。

好在咪咪是个hold住场面的人,什么番剧没追过,什么风浪没见过。

用光速整理完情绪(来,我们就假装“光速”是一种速度吧),处变不惊又眼尖儿的咪咪,第一时间目光锁定了一个潮人打扮长相却看着好说话的路人,用小手勾了勾,“喂,小哥哥,你过来,帮我拍张照,不用美颜,iPhone后置摄像头原图就行。”

肇事小哥是个送外卖的,停好他的送外卖专用坐骑之后,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像遇上了什么塌天大祸。“小姐姐,你,你,你没事儿吧?”

“你傻站着干嘛,把我的小黄人给扶起来啊,你是想让我躺在地上做cosply静态展啊。”

路人帅哥和肇事小哥,分别愣了几秒钟后,先后过来帮忙。

小黄人和咪咪陆续被扶了起来,她试着走了几步,还好只是擦破了点皮,没伤着骨头,就是腿打弯的时候吧一阵阵疼。

“好了你走吧,再拖,今天白干了。”

“那……要不我给您留个电话吧,真——真对不起,今天好几个客人催单,太着急了。”

“妥。医药费100块以上的话,你给我报销,低于100块就算了。”

这时,被冷落在一旁的小哥弱弱地说,“那照片我怎么发给你啊——”

“取什么证啊,你港片看多了吧,这不我第一次开小毛驴就跟人撞上了,得纪念一下。我是留着发朋友圈的。”

这还真是咪咪能干出来的事儿,她呀,一个内心住着个小野猫的无厘头萝莉、间歇性御姐。奈何,那天的咪咪太生动了,眼睛亮亮的,连摔跤都摔得那么可爱,一下就撞进小A心里了。

小A在某狗头军师(我本人)的指引下,开启了长达两个月的死缠烂打,终于追上了我们这位嫌弃谈恋爱麻烦、直男很麻烦、化妆很麻烦、满脑子都是二次元偶像、只有美食能让她出门的美少女战士。

05

天天宅在家里,恋爱对象又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喽,只能搞网恋,但就算网恋,也总得见面、约会。

想要爱情,得让爱有机会发生,得先让别人有机会认识你。

遇见了不一定就能喜欢、能爱上,但相遇是爱情的第一步,遇见以后的剧情,要看你们的对手戏有没有演到对方心动。

我有个普遍适用的「终极脱单秘诀」:

你得像个有上进心的演员,在不影响人生这部戏的剧情大纲的前提下,想办法给自己加戏。多出门,多聚会,多参加你感兴趣的社交活动,跑步、健身、唱K、看展、旅行、逛书店、打保龄球,等等。

你撞上的“小插曲”多了,遇上爱情的概率也就增大了。

就算不是为了谈恋爱,只当是充实生活,一个人过得风生水起,也很好啊。

当然,如果你足够懒,又有足够强的耐心,只愿意被动等待,又不惧怕时间,那就等着“命运之手”写的爱情剧本砸中你吧。

就像后来被爱神射中的小晨一样。

台风利奇马过境上海那天,狂风暴雨袭城,公交车在水里游,N个小区变成了海景房,陆地最大阵风8级到10级,上海两大机场取消航班近2000架次,多条轨交停运,出租车很难打,就算非中心地段也能排到一两百位,外卖几乎不配送。

可就在那一天,忘了囤干粮,正饿着肚子站在阳台上傻傻地望着窗外狂风暴雨的小晨,听到了急促的门铃声——阿K戴着黑色鸭舌帽,穿着透明雨衣,逆狂风趟深水,拎了一大包零食,还打包了两份小晨最爱的星洲炒米粉和一点点送餐上门了。

真真是,满城风雨他从“海上”来。

这下,再迟钝如小晨也知道阿K喜欢她了,况且她对阿K先前就有过好感。

爱情,远在天边,又伸手可及。想手摘星辰的人,一定能建好他的登月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