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门神

1.

“绕过太平街角的那棵槐树,左转,进到北西巷,然后往前一直都,走到巷子的尽头,右边就是我的房子。”

“木头门?怎么了,没见过住城中村的人啊,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个城里人好么?你把外卖放在门口那个石头格子里,呐,就这样了。”

这年头,咋送给外卖的都趾高气昂呢?穷一点咋了,不穷才不会吃你家的呢!下次不点你家的外卖了。

一如往常的,我的外卖比我先到家,我绕进小巷,走到了家门口,然后就看到了吃剩的饭盒子躺在地上。

嗯。我点的双人份的外卖被人吃完了,

他奶奶的,送到这里的外卖都有人偷吗?我看了一眼放外卖的地方,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对门神像。可能是我爷爷和谁有过约定吧,每年都会有人送门神像到我家来,并且每次都会把之前的那对门神像给揭走。

我对门神像没有什么好感,总感觉,就是因为贴了这些东西,我的财运才会被莫名其妙的赶跑了。但我爷爷生前说过,我家一定得贴门神像,这是和庙里约定好的。

我不信什么迷信,就算信了,你见过哪家庙里供着门神的么?

但出于对爷爷的尊敬,我还是决定把门神像贴上。我摊开了图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头戴蓝色安全帽,皮肤黝黑,笑容魔性的石油工人,他摆着门神的姿势,手里拿着的是两把扳手。

哗啦。我把两张门神像揉成了一团,捡起了地上的饭盒,一起扔到了门外那个绿色的垃圾桶里。

“大胆~小儿!竟敢 如~此 玷污神像!”

突然,我听到了一声戏腔式的哼叫声,遂回头看去。只看到那个绿色垃圾桶轰然倒地,一个蓝色的安全帽骨碌碌的就滚了出来。

虽说被吓了一跳,但我还是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来。

神仙出场,难道不是应该该头顶光环从天而降么?

爬出来的石油工人捡起了安全帽,然后从垃圾桶里拉出了另一个工人,这个是带着黄色安全帽的建筑工人。

这两人,随意拍去了身上的灰尘后,拿起了各自干活的工具,一起摆着门神的poss,一脸愠色的看向了我。

“喂,110么?这里有一个新式诈骗团伙,或者说是精神病人……啊呀,你们反正来一下就是了……”

2.

虽说很不愿意相信,但这两个人还是向我证明了,他们的确是门神。

因为有神力相助,110并没有来人,我也把这两位工人请进了屋内。如果不是他俩的确是当着我的面放了法术,我还真就把他们当成偷我盒饭吃的农民工了。

这并不是说明我对农民工有什么看法,只是这两人的打扮,着实没有办法让我联想到神仙这个词条。

“门神不是秦琼和尉池恭吗?”对于这两个门神,我还是有疑惑。

“秦琼前辈和尉池恭前辈是管理部门的上司。”石油工人说道。

“那你们呢?”我继续问。

“我们是来实习的。”建筑工人说道。

“实习?不该是去工地上吗?”

“不不不,生前我们在工地上干活,死后我们就做神仙了,实习地点是你家。”建筑工人并没有看出我在调侃他们。

“那你们叫什么名字?”

“欧阳 炼钢!”建筑工人拿起了两把锤子,不自觉的摆上了一个poss。

“上官 建国!。”石油工人见状也拿起了他的两把扳手,站在了欧阳炼钢的旁边。

噗嗤……

原谅我,再次很不地道的笑出了声。

“好吧,你们名字真够朴实的。”

“那是自然,我们都是勤劳朴实的工人,死了后才能当上神仙。”上官建国一脸自豪。

简单的几句话后,我算是明白了,这是俩新上任的神仙,来我这儿实习的。

准确的说,这两位是来我家实习的,我爷爷这房子虽然挺破的,但风水好,算得上一处神祇了,是个盖寺庙的好地方。

3.

嗯,原来我从小到大就住在一庙里。

尼玛!你们神仙要盖庙提前通知一声啊,冷不伶仃的就把我家当庙住了。看中了这块地好说啊,给个拆迁补偿费什么不就行了的!从小到大住在庙里,怪不得我找不到女朋友!

欧阳炼钢和上官建国看着我独自抓狂,表示并不理解。

冷静下来后,我认真的想了想。

“你们,是到我这里来实习的吧?也就是说,你们的实习需要通过我的认可。”

“没 错!”

“那好,你们先把我今天的盒饭钱给付了。”

“我等 ,身为神仙!超然 于世!不知 钱财为何物!”欧阳炼钢再次架了他的两把锤子。

“说人话。”

“没钱!”上官建国也架起了他的扳手。

“所以呢,你们来我这上班,什么也不干?还要吃我盒饭?”

“包吃包住,三菜一汤。”欧阳炼钢换了个姿势。

“谢谢!”上官建国也跟着换了个姿势。

砰。

“走好不送,谢谢。”我关上了门,反锁好,准备睡觉。

不过这俩神仙也真大度啊,我把他们关门外面居然都没有什么脾气的。第二天,我推门出去准备工作,锁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俩门神贴在了我家门上。

我凝视着这两个门神,上官建国脸上依旧挂着的是那魔性的笑,想了想,我还是伸出了手去,准备把这两张画给揭下来。

“鑫子啊!”这叫我的声音听起来怪熟悉的,而且这小名,好像也就我爷爷……

妈耶!谁把我爷爷请过来了!我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爷爷!您老人家最近过的怎么样,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虽然我爷爷生前很疼爱我,但毕竟是生前,我还是有些害怕的。

“鑫子啊,这两位是客人,你要好生招待着啊!”

爷爷话不多,说完就走了,他老人家交代了,我自然得是好生招待了这两个门神。

4.

所幸,两位门神平时就住门上,不用和我去屋子里挤。我只要管好一日三餐就好了,也就是点了外卖送到家门口。

只是,我这段时间每天的消费会要高一些。而且,我还得配合这两位门神爷工作。

比如今天,欧阳炼钢就叫我去买回了一摞门神像回来。

“二位大仙,门神像到哪里买啊?还有,你们这样的门神像我可买不着。”

“不比要我们这样的,尉池恭和秦琼前辈的也能用。”上官建国摆了摆手。

买回了门神像,然后他们就附身在了这些门神像上,由我挨家挨户的派送。

“社区送温暖嘞!送门神像嘞!”

虽说不大情愿,我还是一路送了过去。

“这商家,太黑心,不好!”

“这店铺,太假,不好!”

“我说两位啊,你们这样一路喷过去好吗?骂人家不说,让人家听到了,吓到人家了,多不好啊?”

“莫怕,只有你听得到我们讲话。”

欧阳炼钢和上官建国一唱一和的,听起来其实挺滑稽的,但也算是有趣。

“话说啊?在你们眼里,看谁都是坏的吧?”我调侃道。

“非也!我等,慧眼如炬,不会看错人的。”

“那你们,看看我怎么样?”

“你吧,本性不坏!脾气不好,还望改正。”

我听着这两人唱戏般的腔调,倒是怀念起我爷爷来了,他生前也似喜欢哼两句戏的。

“话说啊,我要给你们写实习认证表吗?你们的工作怎么评定的,我还不清楚呢?”

“不需要了,你心中认可便行了。”

我独自笑了笑,继续发着门神像,一路听着他们数落着沿街的一些无良商铺。

5.

欧阳炼钢和上官建国的实习期是七天,这几天,我每天下班回来都要捧着他们去巡视。

老实说,这两人还真挺负责任的,没事还会给我扯一扯当年那些红得发亮的工人精神。

尽管他们只是小小门神吧,庙里都没有像,但他们还是尽职尽责,坐镇一处地,守八方平安。这让我都有些惭愧,毕竟工作上自己也不是那么的认真。

短短的七天里,门神还教我辨识人的好坏。他们说有一句老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门上不是有门神吗?怎么还会有鬼敲门呢?其实不然,虽然门上有门神,但是做坏事的人心里却藏着鬼。

不过在我带着门神巡视的时候,遇到的人和商铺基本都是给的差评,鲜有好评。

“这女娃子不坏!”欧阳炼钢一声大喝,吓了我一跳。

“能不一惊一乍的吗?”我回头看去,发现欧阳炼钢说的这女孩居然是我高中同桌应娟。

“你在和谁聊天吗?”应娟问过了我。

我心想糟了,别人不能听到门神说话,但听得到我说话呢!我现在TM就一神棍啊!完了,形象全毁了,本来都对应娟有好感很久了的,结果就让这俩门神给搅和了。

我谈不成恋爱,果然和家里的风水有关系,天天住在庙里,哪能找得到女朋友。

“小儿莫慌!送她两张门神。”

我送你个头啊!我暗自在心里骂娘,应娟居然就贴了过来,抢过了我手里的两张门神看了看。

惨了,真送了个头了,还送了两个。

“这女娃子脸上有邪气,可能家中有不干净的东西,待我等去降妖除魔。”上官建国和我说道。

“看你眼袋,我记得你一直有些失眠吧?要不回家贴两张门神试试?虽然有点迷信,但没准有用呢?”我勉强编了个借口。

“你还真关心我呢?这你也看得出来?”应娟笑了笑。“我回家贴了试试。”

今天是欧阳炼钢和上官建国实习的最后一天,这一晚,我倒是失眠了,不过我是因为心里很慌。我拿起了一瓶酒和三个杯子,坐到了门口去。

“小儿莫慌!那女娃子家的邪物已经被我等降服。”上官建国和欧阳炼钢居然回来了,坐在门口和我喝起了酒。我想了想他俩拿着扳手和锤子降妖除魔的场景,情不自禁的就笑了出来。

“那女娃子不坏。”上官建国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我擦,你们看得懂我的心思么?”我脸一下子就红了。

“心里有鬼的人,我等自然看得出!”欧阳炼钢回了我一句,然后就回到了门神像里。

我笑了笑,推门而入,一觉便睡到了天亮。

6.

醒来时,我拿出了手机看了看,应娟居然一大早发了条消息给我。

“你给我贴的那东西好像真的有效呢?我昨晚睡得特别好。”

“那就好啊!这应该是今早最好的消息了。”

“那个,你今天,有空吧?陪我出来逛逛不?”

我看着这条消息,整整愣住了一分钟,然后猛地跳了起来,穿好衣服边出门而去。在出门后,我本想亲上一口门神像的,但看到欧阳炼钢那魔性的笑容后,我还是瞬间恢复了理智。

和应娟的约会虽然刚开始有些尴尬,但毕竟是老同学,两个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一天过得挺快的,但应娟突然提议到我家看看。

“我家,挺破的,你要去吗?”

“咋了,还不想让我进门啊?”说完这句话后,应娟似乎察觉了这句话有些深层次的意思,但她却没有改口。

“想啊。”我挠了挠头。

绕进了那个偏僻的巷子,应娟停到了我家门口。

“你家贴的这是啥啊?”

“门神像啊!我和你说啊,左边这个叫上官建国,右边这个叫欧阳炼钢。”

“哈哈。你自己画的吗?”

“不不不,这真是门神像,不过是新上任的的门神。”

“噗嗤,你这人,真有意思,故意来逗我开心的么?”应娟看了欧阳炼钢那魔性的笑容,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

“我……”我挠了挠头,但我不愿意拒绝应娟那明媚的笑。

“我能进去么?”

“破房子,没啥好看的。”

“我倒是挺喜欢旧一点的东西的。你不是也喜欢么?你挺喜欢你爷爷的吧,我听说过,你和爸爸妈妈不亲,从小就和爷爷住在一个小房子里。”

“我也很喜欢我爷爷呢。”说着,应娟便推门走了进去。

“谢谢二位了!”我在心底默念到:“话说天上的神仙听到了吗?来我家实习的这两个门神我完全认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给他们追加一个好评。”

“你在想些什么呢?”应娟回头看向了我。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笑了笑。

应娟没有追问什么,只是盯着我在看,脸上笑靥要比这满城的春光还要美好。

“哈哈……”

我也进了门,但似是听得了身后的门外,有两人在爽朗的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秋蝉聒噪不歇 扯着嘶哑的歌喉 似要赶在冰霜纷落之前 卖力唱完夏日的歌 九月的阳光 娇纵地傲然地 放出灼灼光热 生怕...
    小锅巴的铅笔头阅读 75评论 0 6
  • 活着,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福贵生下来是个少爷。家里有良田百倾,有把良田从两百倾败到一百倾的爹和裹着小脚走路颤...
    柚子两个半阅读 45评论 0 0
  • 文|端端 兰台读书 《增广贤文》中有一句关于学习名句:“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意思就是说:学习要不断进取,不...
    蓝枫123阅读 4,104评论 26 72
  • 你是蔚蓝的天空 云朵为你装饰着一切 你是浩瀚的宇宙 星子为你点缀着一切 我苦苦着寻你 寻你 寻你 带着我的热情 带...
    慕波阅读 1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