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总被无情恼

他是一个文化人,很有文化的人。在已经过去的那个年代,他绝对是充满智慧又非常多情的一个。但是,偏偏他的妻子是个文盲,偏执,懒惰。他喜欢整洁,她却邋里邋遢;他热爱浪漫,她的人生哲学却是吃;他追求阳春白雪,她却俯就下里巴人。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有琴瑟和鸣的夫妻生活?对于他来说,完全不符合自己理想的婚姻模式。但是他又是封建时代的产物,不会提出离婚的,尽管他们多次吵架,并扬言离婚。

他是和书一起生活的的。他回到家里,就是读书读书读书,脚下是书,手边是书,床上是书,床下是书,桌子上是书,沙发上也是书。他读李煜的“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他读鲁迅的《伤逝》,他读古今中外的名人著作,情感自然越来越丰富,对于生活的需求就不仅仅限于吃饱穿暖了,他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在他们文化人的圈子里,有的是和他一样的多情男子,他们在一起畅饮畅谈,纵横捭阖,常常忘记了今夕何夕。他们过的是李白的日子,“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因为才情过人,自然被很多人崇拜。他出现在哪里,哪里就充满了嫉妒和热爱。

一些女人崇拜他,其中有一个风姿绰约,也是他们圈子里的人。那个女人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婉约大方,姿色出众,羡慕之者众。但是美女偏偏爱才子。她把他当做神一般的存在,什么事都去请教他,把他的话当做圣旨。久而久之,他的日记里就出现了李煜的诗句“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奴为出来难,教君肆意怜。”你可以想见得到,“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读书人,最擅长于把古人的关于风月的诗句记得很清楚。凡此种种,教人明白他们是何种情状!他们以书信互诉相思之情,以警觉的语句提醒对方要小心谨慎。他们是儿女情长的,他们又是洞悉利害的。爱恨情愁,正好充实了大才子的人生,从此才子满身酒气换做玫瑰香,一嘴香烟常伴口香糖。如林黛玉一样“整日家情思睡昏昏”,沉醉于温柔乡里,穿行在紧张的暗夜里。

虽然他的夫人和他不甚和谐,但是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容忍的。她如疯了一般,到处闹,家里整日鸡飞狗跳墙的。他干脆躲在单位不回家,但是夫人每每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随时会出现在他的办公室。而他不得不整日家让美女东躲西藏的。闹就闹呗,反正他觉得自己和妻子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就算美女为了风声,长久不能一亲芳泽,他也固执地不愿意回归妻子身边。他们虽然睡在一张床上,却常常谁也不会搭理谁。

日子快乐的时候就很好过,痛苦的时候却最难熬。

一晃十年光景过去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仿佛已经随风而逝,却又好像扎根心底,没有人愿意去触碰,也许是不敢去触碰。不知道是内心的柔软被唤醒还是习惯的力量所使然,他竟对妻子百般宠溺起来,一点点小毛病,他都心疼至极,亲自喂饭。女人还是常常怄气,文化圈子里的至交好友还是经常李白式醉倒。

有一天深夜,男人喝完酒回家,轻扣家的大门。女人其实并没有睡着,但是她生气,就是装作没有听见。醉酒的男人无奈,反身走了,在茫茫夜色里,孤独地走了,永远地走了.......

女人再也没有能够有机会和他吵架,他的至交好友们再也没有机会和他一起不醉不归.。人们谈论起他,还是佩服他的才华,那个年轻时候的情人,常常念叨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