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毗陵乐善堂胡氏宗谱》续修序

    作者      薛焕炳

《毗陵乐善堂胡氏宗谱》续修付梓在即,胡兄仁民索序于我,几番推辞,不敢受命。毗陵胡氏,乃常郡望族,理应由德高者为序,卑职学识浅陋,阅历平凡,人微言轻,实难从命。

思虑再三,仍勉力提笔,聊表敬意,其原因有三:一是与仁民兄有28年之友好情谊,不谓志同道合,亦称情趣相投。此次《毗陵乐善堂胡氏宗谱》续修,兄身为企业家,热衷弘扬传统文化,并倾其全力,出资相助,成就此项工程,愚弟为之感动。二是近年来敝人对地方文化稍有研究,对胡氏世族有所了解,吾所景仰的常州名贤胡宿、胡濙等,皆系胡兄之先祖,凭对眦陵胡氏名宿的敬重,后学愿吐心语。三是常州许多遗胜与毗陵胡氏相干,常邑何人不知清凉寺、牌楼弄、尚书码头等,而这些地名恰恰都是毗陵胡氏所留踪迹。

《毗陵乐善堂胡氏宗谱》对胡氏世系早有详述,乃至国史、方志对胡氏人文亦不乏善陈,此不赘述。仅以毗陵胡氏之文缘、佛缘与德缘及对常州之影响,略述如下。

常州素有“千载读书地,天下名士邦”之美誉,自隋唐科举以来,1300年间,武进一地进士1500余名,胡氏一族即50名,位居武邑前五。而两宋期间,胡宿、胡饰一脉进士24名,位居常州首位。胡宿、胡宗愈叔侄二人分别任英宗治平年间枢密副使、哲宗元祐年间右丞,叔侄为相,实属少见。此乃毗陵胡氏之文缘也。

常州素称“南兰佛国”、“东南丛林”,而郡城东南丛林者,多与毗陵胡氏相干。位于城南洛阳胡桥的南闲寺,始建于唐大中初年;北宋时,胡宿之伯祖父胡修重修古刹,改额兴教寺。通吴门外三里显庆寺始建于唐显庆年间;宋元祐三年,时任右丞的胡宗愈请为坟刹,朝廷赐额“感慈显庆禅院”。有记曰“城东南之兰若莫大于天宁,莫古于显庆……则显庆一寺,当甲于毗陵。”报恩寺在州东南三里,北宋治平初,胡宿请额建院,苏东坡曾在此留诗;明景泰五年,吏部尚书胡濙奏请,将报恩感慈寺改额“端明寺”,并移建于德安门外唐代清凉禅院旧址。由此可见,毗陵胡氏,佛缘精深,佛法光大,祈福州民。此乃毗陵胡氏之佛缘也。

国人素来崇尚“孝廉”做人以立德为本。旧有《ニ十四孝》、《ニ十四廉》, 其中之《二十四廉・胡宿葬僧》曰:“宋胡宿清谨忠实。居母丧,三年不入私室。少与ー僧善,僧有秘术,能化瓦石为黄金。将死,以授宿,使葬之。宿曰:“后当尽力,他非所冀”。僧叹曰:子志未可量也。宿虽贵达,如布衣时。子宗炎、从子宗愈、宗回,俱贵显。按胡氏自宿始大,莫非阴德所致。许止净谓:“今之执政者,每恨点金无术,何意宿贫贱时,己不屑为耶?盖深知欲齐家治国者,富以外更大有事业在。唐虞三代之盛,不重在富也,故曰‘志未可量'”。

胡宿葬僧一事,与大禹克俭、孔明洁身、包拯贡砚等事迹相提并论,亦是常人之骄傲。自古以来,世称“毗陵人性质朴,俗习淳逊”,毗陵胡氏可谓代表,仅宋一朝,《咸淳毗陵志・人物》就有胡宿、胡宗愈、胡端修、胡交修、胡世将等列其中,皆称“忠孝节义之士”。胡宗愈子胡端修被称“以直言党籍邪等第四人”。胡交修“两除词掖,三侍经筵,再入翰林,渡江后一人而已”。故高宗题御扇赐公云:“相门韦氏在,经术汉臣页。”胡世将为抗金名将,率兵屡挫金兵,收复陇州等地,一生屡建战功。此乃毗陵胡氏之德缘也。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四牡騑騑,六辔如琴。毗陵胡氏的孝廉忠义之举,皆让后人景仰不已。

史为鉴,志作镜,谱同考。宗谱玉成,族牒隽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毗陵胡氏业绩,定将世代相传。

是为之序。

(作者薛焕炳系常州总工会原主席、常州市吴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