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什么而写的故事

拯救

被海浪冲到沙滩上的那些小鱼,迟迟也等不到一个大浪将它们带回海里,胡乱的扑腾徒劳无功。精神焕散的旅人途经此处,呆立良久,开始心生恻隐,着手将他能看到的小鱼悉数捡拾,抛回海中。渔人瞧见说:“每天有大量的鱼被冲上来,你救它们有什么意义呢?”旅人没有片刻停歇:“我拯救它们的命又怎么及得上它们拯救了我的心。”“你又怎么可能捡得完呢?”渔人离开了,他暗自想着,走出数十步,突然停下来回望一眼,“好像也没必要捡完啊。”

二流剑士

武士自幼苦学剑术,不及成年就四处流浪,与无数高人切磋比试,技艺日渐精进,未满三十岁时已是尽人皆知的一流剑士。可不曾想自此以后,武士深居简出,不再与人比试,渐渐成了人们口中的“二流剑士”。某日黄昏时分,有客人前来拜访,开门得见来人,气势不凡面如修罗,左手执剑不发一言,想必他就是那个毫不留情地击败了诸多高手的男人吧。客人来意不言自明,倒省去了泡茶的功夫。双方在庭院里摆开阵势,秋叶飘然,武士拔剑半尺,他的眼光依旧锐利,轻微的倦怠却被客人捕捉到了。客人收起剑,摇着头离开了,留下一句叹息:“不过只是个‘二流’而已么。”直到客人离去,武士半晌未动,末了轻叹一口气。他迅速地收剑回鞘,缓慢地走回屋内。日暮之下,一阵秋风刮过碎叶满地的院落。

父子

生机勃发的森林中,一弯小溪流水淙淙地淌过,却仿佛又被头顶横斜树枝的空隙里洒下的一道阳光截断了。一对父子正蹲在溪边往水里看,孩子瞪大了双眼看得出神,父亲并不那么专注,乌云笼罩了他的眉头,他陷入了沉思:现在正是教育孩子的好机会,说话一定要慎重些,也许我可以告诉他大自然的神奇,或是像水中的鱼儿一样追寻自由的生活,还是说人要有水的精神比如……以及……,哦对了,常言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过这好像早了点……思考的洪水倾泻而出,拉开大闸就收不住。可眉头的乌云仍在,父亲犹豫再三,终于决定要说出什么的时候,回过神来,扭头发现孩子不在身旁,不等他急切地抬头张望,只听耳边水声与笑声此起彼伏,寻声看去,那溅开的水珠在阳光下晶莹透亮。他眉头的乌云一下子就都消散了。

失物

大叔四十岁出头的样子,是公司里的一名普通员工。小城市里的中年男人,没有梦想地畏畏缩缩,本本分分地安于现状,可是最近他,丢了东西。夏日的午后骄阳似火,比阳光更灼热的是趴在空荡荡的马路上连一粒沙子都不放过的大叔的目光,他把自己以前很少走的路也已经走成了滚瓜烂熟,而那个曾经在烦恼时总会去走一走的公园却许多年没有再踏足。终日无人打扫的路面满是杂物,却每次都让人失望。大叔走回了家,疲惫地仰面朝天,床板的吱呀声是对他回到家的唯一回应,那些被打开、被翻得稀烂的抽屉和柜子使得家里看上去像是遭了贼,可唯一让他感到紧张的是不知何时从门缝里塞进来的那张纸,“又到了这个时候吗?”,大叔开始着急了,他打开门冲了出去,他想要翻遍城里的每一个垃圾桶,他想要找那些卖着假冒伪劣产品的家伙们当面对质,他想要痛斥不通人情的老板,他想要砸毁老旧的ATM机,他想要掐住偷接电线的邻居的脖子,他想做的事很多,他只是想想而已。冲出门去,无处可去,最后竟走到了公园门口。大叔靠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睡着了,笑着醒来后,他决定不再寻找,因为他发现自己丢了更重要的东西。

师徒

徒弟年纪轻轻就跟随师傅学习本领,师傅是个铁匠,上了年纪却依然技艺纯熟,从徒弟当学徒开始,到如今已有十多个年头了。打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初一时兴起的那些年轻人,经不住考验,把自己淘汰了,只有徒弟一个人坚持了下来。超越了热爱的坚持不是为生存,也无关乎理想。徒弟并非没有萌生过自立门户的想法,既是为检验自己的水平,也是为发扬这门手艺。师傅有时欲言又止,徒弟也从来什么都没有说,他心里清楚:师傅还有一条始终没有教给他。一天不教给他,就一天不能出师。就这样忍耐着又过了两年,师傅卧病在床,他已经老到连开口说话也相当费力。徒弟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他蹲在师傅的床前,轻声询问那唯一没有传授给他的关键,师傅挣扎着坐起一些,似乎要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一样,颤颤巍巍地在徒弟的耳边吐出几个字:“热铁别摸。”

怕黑

暴雨从早上下到傍晚,青年从写字楼里出来时,夜幕低垂。他穿过城市道路光与影的迷藏,加紧赶往栖身的住处。其实不过是十平不到的小房间,却床铺、书桌、电视、衣柜一应俱全。转动钥匙之后,推开屋门之前,仍然会犹豫,他对于屋内的黑暗满是恐惧,好像推开门就会有什么妖魔鬼怪一齐冲向他,他当然知道那不可能:吓人的家伙们总是躲在更暗处,不是么。说起来害怕黑暗从另一方面来看是不是意味着人们在害怕自己的想象力呢?轻而缓地推开门,一刻也不等地在墙上摸索开关,灯亮了,霎时周围变得让人无比安心,除了眼前半开的窗户。什么时候开的窗呢?青年有些恍惚,或许是早上出门前打开的吧,他不太记得了。他决定不再去想,就这样关上窗户,把窗帘一并拉上。青年从不低头换鞋,床底的世界对他来说充满了悠远的神秘,洗漱完毕后他也是轻轻摸爬到床上就怕惊扰了什么的样子。伸手把灯关掉,然后迅速躲到被子里,又是一个和平的夜晚。寂静无声的空间里,窗帘纹丝不动,被子有规律地一起一伏。电视机的屏幕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有无

奶奶她的信仰并不纯粹,她去寺庙里烧香拜佛,也去隔壁的道观里种花喂鱼,祈福时颂念的经文写满拼音,对菩萨和神佛的印象模糊不清。某天她指着道观里的那口井给我讲了她小时候经历的一件事,我说不清是真是假。她说水井里曾有一条龙飞出,腾空而上,气势惊人,通体白光耀眼因此其身形难以看清。言语间比手划脚,讲得激动时如同又见其仿佛。我只是怔在原地,不记得是为是否该继续追问而犹豫,还是在考虑该不该相信。然而即使我变得没有专注在听,描绘却始终没有间断,这奇妙的“见闻”给了奶奶巨大的冲击,让她觉得人应该要善良,应该有一颗敬畏的心。我起初有过怀疑,而现在我想要相信。所谓的龙到底存不存在?神仙菩萨又真的在头顶看着我们吗?信仰存在的意义究竟如何?这些已不再重要。忽然间,我想起了那座道观的名字——白龙观。

名言

清晨,贤人和弟子走在田埂上,空气清新使人沉醉,贤人不时说几句话,弟子则跟在身后回应他,同时执笔记录。太阳逐渐升起,作物上薄薄的一层露水蒸发殆尽,“人生不过就像是这露水一般啊”,看到这一幕,贤人不禁有感而发,弟子显得有些悲观:“是啊,人生多么短暂。”“不,你只看到了一面,露水虽然很快消散,可是它真切地存在过,晶莹而又美丽。”“原来如此”,弟子又变得乐观了起来。“我说的话都记下了吗?”“都记下了。可是我不太明白,每次出行您总是让我记下所说的话,有什么用意呢?”“其实,那些很有道理的话,不过是留给后人标榜自己用的。”“有些话说得不漂亮又没有什么道理,还有必要记下来吗?”“你要知道,人们总是挑那些对自己有用的话来说。跟其他的没有什么关系。”贤人和弟子仍旧四处游历,生发出颇多感慨,有些话,它真正的含义恐怕只有贤人自己才理解;另有些话,或许贤人自己也不太理解。可是,谁又管它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