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沧桑谁知晓

《傍晚看花》

我的脚步

惊落开放的花朵

落红纷纷

温暖天地间的寒意

万物苏醒

是世间因果最好的解释

世事的轮回

没有那一刻是无辜的

无悔一切

而后目空一切

于是我融入盛开的枝头

与晚花相视一笑

2020.4.2 于河北邢台

《夜,凝望》

凝视夜空

与每一片星光交合

将肉体留下的阴影融化


如果兴致高昂

甚至可以

将挂满星光的夜空当成烈酒饮下

在醉意的千里江山

梦回的俯瞰中孜身前行


我知道

所有的恣意妄为都将是自我作孽

却无法丢弃每次清点后

残存的孤傲与毫无理由的自信

我的伤心欲绝

只剩下开怀大笑

我的进退维谷

只留下豪情万丈

甚至如果我愿意

白昼就是我的梦境

黑夜来包裹我的自由

在重回的每个当下

将一切又重新精心打包

那所有无言的内涵就是我此刻站立的凝望

2019.5.26  于河北

《终于邂逅你,我美丽的草原》


请借我一双雄鹰般的眼睛

让我好好看一看这草原的辽阔

和长河的日落

晚霞余晖的傍晚

碧绿地毯的无边无际

是壮丽山河的“天苍苍、夜茫茫”

迎风摇曳下的点点野花

如一双双美丽的眼睛

展露着这里含蓄的柔情

星空升起了夜的高远

哈达和草原古老的情歌

将蒙古包外的篝火点燃

照亮远方的天、远方的山

奶茶的香醇

烈酒的激荡

瞬间涤去娇气的柔弱

只剩胸膛原始的荷尔蒙在万马奔腾

这崇尚英雄的土地

豪迈才是这里的纯粹

吃肉当然要大口

喝酒仰头碗见底

醉眼敬天地

携着马头琴悠扬的激昂

仗剑策马啸西风

既然生

就要如这草原般豪迈

如果死

也要如这草原的风般洒脱

2018.8.10 科尔沁草原

《走过千山万水,世界只剩宁静》

走过世界的浩瀚

心境的天空愈发高悬

与耳畔流淌的清泉

投影下无声的明月

在喧嚣后的晨静

我站立田野

对阳光下的清明

报以嘴角上扬的微笑

垒石而成的高山啊

记述我过往的存在

清风与大河

此生将与我结伴而行

抬头

能看天空白云飘过

低头沉思

能让炎热化雪而落

2018.05.31  于布达佩斯

《田野》

阳光下的广阔

与风霜雨雪下的积累

让漫长的沉淀

化为昂首中的坚挺

内心的骄傲

是冲向天际,刺破长空的麦芒

现实的收获

成为包含艰辛阅历的低头昂视

集合光、土地、水的精华

让贫瘠演变成收获

而所有经历的严寒冰冻

永远都是不于言表的沉默

面向这广阔的厚重

去吸收那原始的能量

所有的无意言表的冲动

让心与大地的心跳共鸣

然后

目光伸向黎明的地平线

内心的光明与太阳对视

向着光明野蛮生长

2018.05.13  于上海

《星空》

星光是挂在夜空的路灯

召唤那些仰望者的眼睛

将目光伸向更远的远方

让宇宙的无垠与宽广

点燃仰望者内心的渺小与浩瀚

源于时间尽头的空间伊始

是时空演绎的相互纠缠

微观的极限与宏观首尾相连

永恒与瞬间交织成时间的两面

畅游意识中今生的漫长与短暂

留下记忆中的星星点点

而对于明日复明日的幻想

是内心最初的好奇发问

在夜空中伸出手掌

接受到那来自遥远的星光

用每一口从容不迫的呼吸

完成与星辰间的窃窃私语

恍然间的真实与虚妄

界限真的到底在何处

而内心泛起的所有漫长与短暂

就是此刻所要寻找的意义

到底一切是真实的真实

亦或只是梦中的梦中

我渴求的目光努力伸向深空

却发现

星光开始渐渐暗淡

陨落的星空召唤来了东方渐白

远方城市的霓虹灯渐渐熄灭

我舒展了一下思维回到人间

地平线远处的薄雾

混合着人间缕缕炊烟

2017.11.25 于新疆

《假如……》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 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因为生活会继续欺骗你

假如生活蹂躏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哭泣

失落的日子里需要坚强

因为生活会继续蹂躏你

趟过荆棘丛生的高山

方知云淡风轻

跨过浊浪滔天的大河

方懂大河浩荡

用内心的热烈

去融化所遇的冰冷

宽广的心胸

来填充人间百味

能让此生值得骄傲的

定是越过的荆棘丛林

最终让你成为了你

拥有属于自己的传奇

2017.10.6  于王屋山

《蝉》

雨后的彩虹

于一个平常的傍晚出现

让夏天

仿若邻家女孩般

不经意间来到眼前

不甘寂寞的蝉

用一往深情的嘶鸣

竭力唤起夏天的热情

鸣声飙高了气温

逼退了凉风

而此起彼伏的响声

最终构成了夏的交响乐

2017.6.10 于成都

《天山映像》

天际远处的深远

是可以洗去污垢的蔚蓝

漫步走在草场的这头

抬头见你在云端的招手

静卧于天地的天山雪脊

是上苍遗留于人间的哈达

只因离天空更近些

所以有未污染的晴空与清风

我想喝醉一宿的酒

躺在这青褥的大地

遥望夜空的星宿

与你说上一夜的人间情话

2017.6.20  于新疆

《禅》

谁在人间遗留下一盏灯

化为高山的那朵雪莲

晶莹剔透的花蕊

不染一丝人间的凡尘

横亘的喜马拉雅与天山对望

雪域的光芒倒映高原的虚空

圣洁湖水闪动波光粼粼的微风

一如当年上师修行的道场

我随风而来

我如尘而去

结一方尘缘

了一心执念

以内心一念片刻的宁静

去溶于浩瀚无际的大海

用剥去烦扰慈悲的内心

去触摸当下狂躁的虚幻

不再有怨

不再有贪

不再有痴

不再有嗔

2017.6.10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621评论 1 29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780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376评论 0 21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770评论 0 17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482评论 1 25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637评论 1 17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97评论 2 267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94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855评论 6 228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420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00评论 2 21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521评论 1 224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81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065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24评论 3 202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9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47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406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09评论 2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