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天啦!原著和电视剧里,完全是两个人!

虽然《我的前半生》已完结,马伊琍、吴越、靳东、袁泉的名字最近都霸占着在热搜榜,原著作者亦舒的热度也嗖嗖地往上窜。

然而,看过原著的人,应该对电视里的桥段和人设颇有微词吧。

那哪里是书里的子君?!简直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中年失婚妇女篇”!

不知道是因为师太的书太难拍,还是因为编剧的本土化改动太大刀阔斧,原著中,靠着卓越审美和艺术天份打赢离婚翻身仗的子君,到了电视剧里,变成了一个穿红戴绿的蠢妇。

尤其是那种失婚前聒噪的世俗浅薄,隔着屏幕都让人厌倦,真真是难为了十年如一日“好脾气”的俊生(原著中叫“涓生”)。

说起来,师太亦舒并不是普通人,她出身优渥、品味上乘,透过笔下人物,用她的审美眼光划定了香港都市女子穿着基准线,其婚恋观也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她笔下住惯大宅的玲珑人儿,绝不会用“大闸蟹我只吃野生的”这种粗鄙言语炫富,而是在举手投足间都自有风味。

在原著中,子君没有贺涵指引,也能失却婚姻、再世为人,首先,是因为她本就是一个拎得清、站得稳的聪明人。

这一点,我们看她的服饰观就能看出。

同为阔太,子君即使有一掷千金的能力,在服装选择上,和姜太太不同,她不为流行所动,很有自己的坚持。

我挑了两条开司米呢长裤,让店员替我把裤脚钉起。

姜太太搭讪说:“要买就挑时髦些的。”

我笑着摇摇头,“我是古老人,不喜款式。”有款式的衣服不大方。

一段话,把子君对于服装的喜好写得透彻。花哨的款式糊弄不了明白人,不是经典,怎么能入她的法眼?

不单如此,她对于好东西也是取舍有度的。聪明如子君,她不单能欣赏美,而且懂得,什么衣饰适合什么类型的人。

她欣赏唐晶,喜欢看她穿套装、带灿烂劳力士金表的利落,但她知道,那是属于职场女性的飒爽,于她,却是不适合。

这样清楚的女性,在好环境里养出了贵气,即使被环境踩踏时,也仍保有一种对于物质的超然。

正是因为拎得清,她知道是人穿衣,不是衣穿人。再好再贵的衣服,也只有在为她服务时,才真正有价值。

我穿着新买的一套白色洋装。白皮鞋踩到水中,有痛快的感觉,一种浪费,豪华的奢侈,牺牲得起,有何相干。

于是,她穿着名家出品、一度值四千五的白色皮裤做泥塑。

这样的子君,怎么会说出“我的鞋要四五千一双,不能踩水的”这种小家子气的言语?

这种对物质恶狠狠的姿态,让我想起了《蓝色茉莉》中的凯特女王。一样的曾经锦衣玉食,一样的瞬间落魄困窘,一样的依旧品味卓绝。

曾经的眼界已经融入她的骨血,成为她气度的一部分,让她与一众庸妇不同,使她在与二十岁的年轻女子竞争时也能被骑士看见,是她翻身的资本。

其实,对于婚姻,她的态度,何尝不是剔透的?

书中的子君,是个合格甚至优秀的太太,她知道什么时候需用心,什么时候要装傻。

我没有做错什么呀,家里大大小小的事从不要涓生担心,他只需拿家用回来,要什么有什么,买房子装修他从来没操过心,都由我来奔波,到外地旅行,飞机票行李一应由我负责,孩子找名校,他父母生日摆寿宴,也都由我策划,我做错了什么?

到外头应酬,我愉快和善得很,并没有失礼于他,事实上每次去宴会回来,他总会说,“子君,今天晚上最美丽的女人便是你。”我打扮得宜,操流利英语,也算是个标准太太,我做错了什么?我不懂。

至于在家,我与涓生一向感情有交流,我亦是个大学生,他虽然是个医生,配他也有余,不至失礼,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毛病?

看,这样的子君几乎比得上纸牌屋里的克莱尔,哪里是会把角膜与脚模都分不清的愚昧母亲。

至于为什么在婚姻中变笨,当唐晶嘲笑她时,她只辩驳了一句,那是涓生希望她笨的,她只得顺着他的心意。

这样的觉悟,怕是一般主妇婚里婚外都没有的。

因为拎得清,所以,书中的子君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摆出什么姿态。

她会在初闻婚变时摆低姿态哀求涓生(剧中为俊生),会在知道丈夫变心时冷静应对,为将来做打算,在不得不工作时,能听得进唐晶的劝诫,放下身价、该忍则忍。

但她如何认低,也知道保持自己的脸面与原则。即使寂寞,她不会染指人夫,即使有压力,她不接受外籍上司的追求,即使曾经有留恋,她不会回头与前夫重修旧好。

因为拎得清,她才能屈能伸,才懂得适时弯腰,适而才能承受住横风暴雨、保存精锐,也能有颜面的活着。

人要脸,树要皮。一个女人失去她的丈夫,已经是一最大的难堪与狼狈,我不能再出洋相。

这样的男人要他来干什么?我还有一双手,我还有将来的岁月。另外一个女人得到他,也不见得是幸福,他能薄情寡义丢掉十多年的妻,将来保不定会再来一次。

这一年来在外头混,悟得个真理,若要生活愉快,非得先把自己踩成一块地毯不可,否则总有人来替天行道,挫你的锐气,与其待别人动手,不如自己先打嘴巴,总之将本身毁谤得一文不值,别人的气就平了,也不妒忌了,我也就可以委曲求全。

这样的通透聪慧,加上不俗的眼界和审美,以及唐晶、老张的提携,即便是跌到泥里再站起来,自然会比一般人来得快。

说了这许多,师太不过是想告诉我们:女人,最根本的,是美丽且自立。

否则,即使做到120分的好,在婚姻里,他的一个反手,也能轻易将你担了十余年的名分及物质赠予旁人。

当今的都市女性,当真不容易,要有能俯身的通融,要有能翻身的勇气,还要有能修身的智慧。

但,这种本事一旦修得,婚恋、余生,都不必再担心受怕。

师太亦舒眼中,择偶应该是怎么个标准?

书中事业女性唐晶的一句话形容得贴切:

对我来说,丈夫简直就是钻石表——我现在什么都有,衣食住行自给自足;且不愁没有人陪,天天换个男伴都行,要嫁的话.自然嫁个理想的男人,断断不可以滥芋充数,最要紧带戴得出。

我在想,这样的一只表,在师太心里,至少,也该是积家或者百达翡丽吧。

END

下周想具体写写亦舒女郎的着装经,看看师太心里精致有品的都市女子该怎么穿衣,有兴趣的同学记得要关注我哈!这样,你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更新啦!爱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热播剧《我的前半生》已播放过半,这部改编自亦舒的同名小说的电视剧收割了大把的注意力。 作为原著粉,对于自己喜欢的小...
    小确幸来一打阅读 772评论 3 7
  • 今年过年早,先写着。喜欢的也可以来定制哦!手写的比印刷的更有文化气息啊!
    joyyang1221阅读 176评论 0 1
  • 现在是晚上,我开始写这篇文字。我们该迷信还是应该相信科学。 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信风水和算命的,但我个人始终保持半信...
    姜茶CC阅读 2,467评论 0 0
  • 今天, 我们本来要回安山的,因为爸爸要晚上下班才能回来,所以我们只好整天呆在家里。突然,我同学的妈妈打电话来,说要...
    肖诗淇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