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说爱情的真相是后来才明白的

我开始对魔都有好感是因为K。

在K去魔都工作前,我一直把它视作出差的暂落点,匆匆而来,匆匆离去。没有任何情感上的血肉相连。

三年前K说她要搬走,要去一个有更多机会的城市,我有点难过,可是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K离开的话,就不会有人和我在工作日的晚上赖在W Coffee的沙发上读书,不会有人陪我半夜在猎德晃悠一边找炸鸡店一边念里尔克的诗,也不会有人拉着我去看广粤天地里那家卖很贵很抽象很看不懂的油画与雕塑的艺术廊,不会有人与我通宵看完韩剧后站在三十二楼的露台看早晨的羊城......

那样的事情,你与一个人做过,就会成为你们友谊里的独家回忆。再想去和其他人复制粘贴,也是枉然。因为青春不重来。

总归是,朋友一场,就该为对方追求进步感到高兴,谁都不应该原地踏步,更不应该拉着别人与自己一起卡带。

于是我乐呵呵地祝福。

K走前我送了她保罗·柯艾略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那是从前我最钟情的书,也是我常常作为礼物赠送给别人的书。

K说她很喜欢牧羊少年的故事,我点头,知音总是很少的,但还是有的。

我说以后在魔都就有投靠的人了。K莞尔。

大概过了十个月,我到上海出差。K来接我,一同前来的还有位男生,带着眼镜,斯斯文文。

我立刻闻到了八卦的气息。

果不其然,K介绍说是她男朋友W。

那一刻真的超级惊喜。

在广州时候天天感叹为何明明各方面还不错的我们居然会单身二十几年。K肤白貌美,有学历,好涵养,斯文淑女,工作得体,可怎么也遇不上一个看得顺眼又聊得来的男生。

没想到她换了新工作半年不到就交上男朋友了。可喜可贺。

因为我到得晚,已是夜里十点,便在K住所附近喝了杯果汁,大家闲聊了几句。

W比较腼腆,话语不多。只是给我们买东西和拿行李。

那天晚上,我和K挤在她月租2500的小小单间里,聊到凌晨四点多。

在魔都优秀的人一抓一大把,留学生到处是,精通多门外语的人也很多,没想到K最大的优势竟然不是她的韩语讲得好,而是因为广东话流利,被分配到了粤语专项小组。世事总是出人意料。

K的工作很顺利。同事们也都很nice。她住在公司附近,虽然房租比起广州高了许多,但步行上班,也是一大好处。

外语部门有二十几位同事,讲各国语言的都有,英语居多。其中一位从英国留学回来,在英语专线,正是W。

初时K会时不时在上下班时候碰到W,他说自己住在旁边小区,两人就一起走路回去。部门聚会时候W也总是坐在K旁边。他极少与其他女生谈话,但每逢聊起来三句都不离K。久而久之,同事们都心领神会,W喜欢K。

K一开始很抗拒。因为W比他小两岁,K很难接受姐弟恋,总觉得男生很不成熟。

但W百折不饶。K喜欢跑步,附近刚好有一个操场,W每天晚上穿上运动服与她一起跑。

交流多起来后,K慢慢发现W其实是一个健谈的人,只是不喜在外人面前展露自己。

W在美国念的本科,伦敦读的硕士。去的地方也多,每天都有新话题。加上两人是同事,工作上的切磋与交流也是一大熟悉点。

独在异乡的K总有一两个脆弱时刻,W很敏感地发现,并且悄无声地给她安慰。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日子长了,K自然而然地坠入情网。


K的初次恋爱,遇到一个低调的内涵男生,温柔体贴,大家相处非常和谐。

W很尊重K,两人虽然建立了恋爱关系,但始终没有更进一步。

K便越发觉得这个男孩难得的真诚,彻底地敞开心扉。

半年以后,K租的公寓合约到期了,W建议K搬去与他住,K犹豫了一下后答应了,但她提出两人平摊费用,W说不必,在K再三坚持恋爱关系里平等很重要后,W默许了。

W的公寓面积比K原来的大很多,房租也翻了一倍多。但家具厨房样样俱全。

同居生活很甜蜜,每天一起醒来,一起早餐,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晚饭。形影不离,如胶似漆。

从不下厨的K学会了做饭。W却很心疼,不让她洗碗,说舍不得她美丽的手长出茧来。K听了以后笑得合不拢嘴。从此K只管专心做菜,W承包了洗碗工作。

爱上烹饪的K还买了烤箱,学习自制各种形状的小蛋糕,W吃得越开心,K就做得更勤快。

大概过了十个月,我又到上海出差,再一次与K相聚。

抵达的时候刚好是晚饭时间,W带我们去了一家火锅店。点了很多好吃的菜,一直照顾K与我的饮料及食盘。

第二次见面W的话多了许多,餐桌上聊的不亦乐乎。我诧异,感觉前后两次见面,差别甚大。K笑,解释道,W在熟人面前就会变话痨,平时缠着她说个不停,好似小孩子。

因为K已与W同居,我便住在酒店里,夜里K来找我。

又一次聊到凌晨四点。

恋爱里有无数的细节,主旋律从W如何温柔体贴变成了他是一个敏感,爱说话但又很不浪漫的人。K非常爱玫瑰,W却从未送过一枝花给她,哪怕是地铁口十块三支的都未见过。K吐槽,W反驳,花有何用,又不能吃。

但终归K是以一种幸福的语气来吐槽W,并不真的认为这些是什么严重问题。

我有种说不清楚的顾虑,便问K,你们是否考虑过结婚?

K摇头,他还小,我也不急。

我却有点着急了,你们可以不必明天就结婚,但恋爱就像投资,你得往长线里投。起码也要提起这件事,才能探明他的真实态度。

K皱着眉头,他与家里关系一直不好,与他爸爸闹得特别僵。出国留学也是为了逃避在家里与父亲相处。他父亲是很有钱的商人,常以生活费来勉强W做不喜欢的事情。前段时间来上海看W,见到他租的公寓,就批评他住得穷酸,硬是要他搬家,W不肯,两人大吵了一架。后来W把我带一起去赴宴,他爸爸冷言冷语,饭后父子俩又吵了一架。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没办法提结婚的事。

我叹了一口气,真是棘手的问题。

接下去只能绕开话题,谈些别的开心事。

后面几个月我变得特别忙,慢慢少与K联系,只在朋友圈看到她的动态,W则对每一条都点赞,但从来不评论,他也从不发朋友圈。

今年元月第一周,突然收到K的微信,告诉我她分手了。

很多个哭泣的表情。

心里咯噔一响,怎么回事。

两人同居日子久了免不了摩擦,刚开始W主动承担了洗碗工作,后来逐渐暗示K他每天工作很累回到家里需要休息,女人应当包揽所有的家务。K便把洗碗的活接了过来。可W还是个有洁癖的人,看不得家里乱和脏,但他又不爱搞卫生,便指出K把东西乱放,K只能一一收拾。次数多了以后,K自然有怨言,但都驳不过W,她不喜争吵,只自己生闷气。

两人互有不满,说话的频率自然降低了。有一天K偶然发现W对着手机屏幕笑,余光看到是微信聊天页面,对方的头像是个女生。

K一直很信任W,便没有放在心上。

再后来K频频看到那个女生头像出现在列表里,再也看不过眼,便质问W。

W说那就是一个网友,在聊天软件上认识的,他心里有很多的苦,无法对K说,便只能向陌生人倾诉。

K顿时觉得或许是自己忽略了他,令他需要到别人那里寻找安慰,便好声好气地与他说话。

情况有所好转。

K的工作虽说很顺利轻松,但发展前景有限,她开始谋求新的机会。K一直很想进入I公司,却在最后一轮面试后被刷了下去。

W却成功通过了。

一周后,I公司通知K,因为没有找到更合适的人选,K的韩语学习成绩以及以前的工作表现一直很好,便破格录取了。

两人兴奋不已,从原公司离职后,庆祝了一场。

W比K早一周入职。

不料,就在K新人报道那天,HR把她叫到办公室,问她是否认识W,她点头,再问两人是否是情侣,K心里警铃大作。主管神情严肃,告诉K,她已经知道两人的恋爱关系,但是公司有规定,员工之间不能谈恋爱,W与K只能有一人留下。K几乎要流下眼泪来,这是她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机遇,她不能自私,自愿退出了。

后来才知晓,是他们的前任主管认识I公司的HR,在背后搞了动作,捅破两人恋情。

K又伤心又气愤。却无处发泄。

W新公司离住所比较远,他每天晚上回到来总是懒洋洋的样子,抱怨从未吃过那么多的苦,居然要搭两小时的地铁上下班。

K因为辞了职,又从I公司退出,一时之间没有着落,有点焦虑。只是简单的安慰了下W,既然还买不起车就将就下,大家都是那样过来了,坐地铁而已,又不是要干什么力气活。

W仍是一天天怨言不断,再后来开始夜不归家。只发微信告知K他在另一城区的好友家打游戏。

K是知道有那么一个男生存在的,虽然从未见过面,W在上海的朋友不多,偶尔也在死党家里过夜。

但是平安夜那天晚上W却没有回来。

K担心,打电话给他,无人接听。再拨,依然忙音。K觉得奇怪,平时W若在玩不回电话也会发个短信说自己在忙。于是她继续拨号,打了十几通电话,发了无数条微信,毫无回应。到凌晨两点时候,对方关机了。

第二天W回来,给K带了超大的红苹果说是圣诞礼物,眼神诚恳地道歉说前一晚组队打比赛,没有留意手机动态,请K一定要原谅他。

K虽还有犹疑,但不愿多想下去,接过苹果发了一条很快乐的朋友圈。

元旦那天晚上两人因为一点琐事发生了口角。W蹲在地上,突然说,我们分开吧。

K愣住了,有那么严重吗?

W抱着脑袋说对不起,分手是为了K好。因为他是一个恐惧婚姻的人,他永远也不会结婚,他不想重复父母离异的悲剧。但K再过两年就要三十岁了,她是需要与人走入婚姻殿堂的。他给不了K承诺,便不愿意耽误了她。

K流泪了,她喜欢W,爱他,不在乎未来,不愿意分开。

W也哭了,哭的撕心裂肺,紧紧地抱着K说他也很痛苦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办,他们之间是没有未来的,他不会与K结婚,让她死心,不要这样蹉跎下去了。

K苦苦哀求,W心意已决,再无挽回余地。

过了一个多星期,两人同床异梦,K心里煎熬,最后还是决定分手吧。新工作也没有着落,她心情低落,改签了原本春节前的机票提前一个月回广州。

W却很惊讶,请求她多留些日子,他还一时无法适应没有K在身边的生活。

K不愿意再彼此折磨下去,仍是要走。

那天,W请了假,送她去机场。两人哽咽着道别。

K回到的那天,直接从机场打车来见我,一见面,抱着我就哭了。

我从未见过K流泪,手足无措。

本想请她吃一顿丰盛的晚餐,以食物填充心灵。但K不停的啜泣,几乎没有动过眼前的菜。

K重新给我讲了一遍,我感慨万分。却无从安慰。

以前我还很天真的时候,有个人一直教导我应该如何谈恋爱,他和我说过,失恋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没有可以减轻痛苦的方法,自杀的念头也会闪过心头。但是熬过来以后,你就会成为一个无坚不摧的强者。

他说得很壮烈,那时候我没有失过恋,却见证过好友们失恋的过程,半懂不懂。后来我好像明白了,但一见到K憔悴到这个程度,又觉得自己其实没懂。

惟有安静聆听,大骂渣男理由冠冕堂皇实则不愿担当,最后看着K泪眼婆娑,什么气都生不起来,只能安慰她。

K回了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个星期。

她说,原来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母亲才是最包容你的人。她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何要去看什么外面的世界,结果带了一身伤回家。

她一遍遍回忆与W在一起两年的情景,一遍遍地心如刀割。

春节时候,我们又见了一面,她从前粉嫩的脸上,依然毫无光彩。

时间仍未足以让人遗忘。

节后K告诉我,她要去厦门参加好友婚礼。

她从前在厦门工作过,我没细想,只叮嘱她要注意安全。

晚上十点多,却收到W发来的微信,告诉我K就在他的门口,不肯走。

我大惊,K怎么会在上海。

W有点气急败坏,他在微信里说自己已经与另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了,K这样纠缠也没有用。他请我打电话给K,让她走。

我一听,怒火中烧,这分手不到两个月就另结新欢了,还真是渣。便回复他,第一次失恋的人是这样子的,你就让她发泄吧,我也管不了。

W怒,你到底还是不是她朋友。

我不出声,我就是这样当朋友的。你和她一起两年,还不了解她是什么人吗,你自己惹的事自己收拾。

W扬言要再这样下去他只能动手赶K走,我生气极了,你要无耻到这个地步我会记住的。

后来W又说要报警。

我不理他。

W无策,问我要K家人电话。

我拒绝。

然后接到了K的电话,她的声音很冷静,吩咐我不要把她哥哥的电话给W,她正在和W处理两人之间的事。

我虽然应承了不给号码,可是担忧K孤身一人跑去上海,大半夜不知住哪里,万一W翻脸不认人怎么办。何况,见他也没有用了,人家都说有新女友了。

K倔强,她说只要见一面,她就死心,就走。

我劝不过,只能跟她说我手机不关机,有事情随时打电话。

直到第二天十点,K才给我发来微信。二十条,我读得眼皮都要跳起来了。

前一天晚上,W一直不肯见她,只隔着门对话。

他说自己已经与现任住一起了,不方便见K。

K不相信,声音哀切,说只是想见他一面,见那女孩一面,只需要确认他过得好就安心了。

两人对峙到午夜。

最后是W的现任看不过下去了,给K开了门。

出乎意料的,两个女孩看对方都很顺眼。

W却神情闪躲,一直诋毁K,说她是来闹事的搞破坏的。

K向那女生说明自己的来意,她与W在一起两年,元旦时候分的手,但因为放不下,从广州飞过来想见他。完全没想到与碰到这种情况。

那女生感到意外,你们是元旦分的手吗?可是我们在一起都半年了。

K看向W,似乎明白怎么回事了,便问那女孩是否在网上认识的W。

女孩说是。

K问,你们住在一起他是不是不愿意让你洗碗,说舍不得你美丽的手上长出茧。

女孩睁大眼睛,点头,W对她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K还想问下去,却被W打断了。推搡着想让K走。

K已经发现端倪,她知道自己走的话,就会永远被蒙在鼓里,坚持不肯挪步。

W哭了,两个女孩面面相觑。

三人折腾到凌晨两点,因为第二天W与那女孩都要上班,大家只能休息。

屋子里只有一张床。

三人躺在床上,各怀心事。

K跟我说刚开始是她睡中间,W和女孩各睡在她两边,后来大家觉得有点怪,便换W睡中间。

我听得差点笑出来,当真佩服K的坚强与另外两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第二天早上,W与女孩去上班,K留在屋子里。

却发现那女生加了她的微信。

女生说,自己有很多的困惑,需要找K验证。

那女生比K小三岁,但谈过好几段恋爱,不似K那般心思简单。很快就找出了漏洞。

K问她平安夜那晚两人是否在一起。

女生说是,她还送了一个超级大的苹果给他。

K苦笑,他回来后把那苹果作为礼物送给了我,我还发了朋友圈。

女生破口大骂,丫的,那个贱人,居然借花献佛。

女生彻底相信了K,两人越聊越发现问题。

原来早在与K分手之前,W就已与那女生在一起,对她说自己是单身。一开始也是说不要进展太快,两人要独立,分开住比较恰当。W常在工作日的晚上去找她,周末向来都是有事情要忙,不是去参加婚礼就是加班。

其实W就是游走在两个女生之间,谎话连篇。

K喜欢烹饪,经常做些点心饼干给W带到公司吃,他便原封不动地拿给那女生说是自己亲手为她做的。

W把手机的开机密码都告诉过两个人,她们一对,果然是。K因为深信W不愿意侵犯他隐私,从未翻看过他手机。那女生留了个心眼,早上偷偷开了W的手机拿到了K的微信,这才联系上的。

K问两人同居,房租是否平分。

那女生说她本来不愿意的,但W说他的每任都很独立,经济上向来分明。她不愿意甘拜下风,也是出了一半的钱。

K笑自己幼稚,原来一月时候,W之所以挽留她,完全不是因为舍不得或者什么“过不惯没有你的日子”。其实是因为十天后就到交租时间,他希望K付了下一月的房租再走。

竟然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

K越想越气愤,她以为恋爱关系里要平等,主动分担房租,到后来连吃饭也是AA,到她心疼W半年不买新衣,给他添置了许多的衣物鞋子包包,连床单也是她买的,现在他却与另一个人睡在上面!

K越想越气愤,便把屋子里所有她买的东西都一股脑的清理出来扔到垃圾桶里。

W下班回来气急败坏大骂K浪费,又跑去垃圾桶里一件件捡回来。

K难过得笑起来,她竟然爱过这么一个人!天大的笑话!

那女生因为值夜班没有回来,K微信告诉了她这件事,她说拍手称快。

两人已然成为反渣男同盟。

那女孩告诉K,W曾经为了证明真心与她在一起,给她的卡里打了一万块。但是住在一起后天天哀嚎说自己没钱很穷很苦,她听不下去了,一气之下把五千块还给了他。如今想想,剩下的五千怎么也不会转回去了。

K觉得无限凄凉。离开了当初一起住过的小区。住进了酒店。

W因为那女生与他闹分手,打电话来骂K。

K奋起反击,两人互相指责。

K回忆了两年时间里,W从未送过一枝玫瑰给自己,原来不是什么不懂浪漫,只是吝啬而已。自己在上海两年,除了工作就是围绕着W转,从未交过新朋友。也没有去什么地方旅行过。这个人却如此待她,一脚踏两船,还假装好心分手说以后继续做朋友让她一直放不下。与当初踌躇满志的自己相比,竟然变成了一无所有的怨妇,越发对W恨起来。

K订了机票回广州。临走前到便利店买了A4纸和墨水笔,把W的名字写在上面,并写上“渣男”二字。

她写了很多张这样的纸,贴在W的门前,走道里,小区公告栏,一路贴到了地铁口。

W下班出地铁见到自己的名字连同渣男两字贴在玻璃上,又气愤又羞愧。没想到一路走回小区,全是这样的告示。忙撕下来。最后他把那些纸扔到垃圾桶,发现垃圾桶盖上面也贴了一张,旁边的清洁阿姨一脸疑问地看着他,那时候他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W打电话去骂K的时候,K已经在机场。

W咬牙切齿说要报复K,他知道K的广州住址,说要来同归于尽。

从前W动不动就说一些极端的话,初次K很害怕,后来他经常落泪又把事情想得很灰暗,常用死来吓唬K。K心疼他,总是安慰他。那女生前一天也告诉K说,提分手时候W的眼泪一下子就来了,比演员还厉害。

听到W在电话那头生气极了但又无可奈何的样子,K觉得解气极了。

在回广州的飞机上,K睡了一个半月以来的第一个安稳觉。

K从上海回来,拉着行李箱与我见面。满脸喜色。

她讲到激动处都大笑出来。

我看着她重新画了妆容,穿着好看的衣服,声音不再低沉,眼神不再空洞,虽然知道这是愤怒给予她的能量,但也很庆幸,至少现在她不会再以泪度日了。

后来那个女生并没有与W分手,W用他的苦肉计与钱挽留了那女生。

知道这件事的K并没有说什么,她已经删掉了W的所有联系方式,也断了与那女生的联系。没有关系的人,还是不要再有什么交集了。

K去了一趟东南亚散心。结识了很可爱的新朋友。看到了美丽的大海。

她给我发来图片,穿着黄色的碎花长裙,带着太阳帽,K恢复了美丽动人的那个她。

旅行回来的K给我带了礼物,讲了她的见闻,很是欢喜。

我见她神色安静,不再是憔悴的也不再是愤怒的,而是平静喜悦的。为她高兴。

她说虽然走到了天边,还是没有真的抛下所有回忆。要说原谅,真的没有那么大度。只是不会因为爱而不得所以痛苦不堪了,看清真相后无比愤怒之后又无限寂寥。

有时候会怀疑,是自己太傻了吗,用了两年才看清这本来可以三个月看穿的真相。还是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一世来还的吗。为什么自己那么善良单纯,却要碰到如此的人渣。

想了很多,最后她决定不想了。

发生的事情依然不再可以改变。什么原因都好,未来才是更重要的。一生这么长,谁不会遇到几个人渣呢。就当作是一场教训,一场历劫,历过之后,就要飞升上仙做强者。

如今的K,换了一份很好的新工作,平时读书,烹饪,插花,周末我们有时也会见面聊天。

她开心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

我问她,是否有恐惧,因为过往,因为年龄。

她说,谁没有恐惧,关键在于克服恐惧。

我问她,是否还相信爱情。

她说,不知道。除了爱情生活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我问她,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她说,从前觉得什么都要快,如今觉得慢一点也无所谓,慢一点,更好。

我问K,是否可以写你的故事?

她笑,你写吧,时过境迁,我已经走出来了。

我看着她温柔的脸庞,想起三年前我们走在木兰树下读诗的夜里,觉得生活始终没有太残酷,即使真相很残忍,但我们仍旧热爱生活。

忧郁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别庠序几经年 累世衣钵挂双肩 衔觞赋诗望楼台 回顾无人与挑弦
    魍宸阅读 15评论 1 0
  • 在我广阔的人生中, 一切都是完美、完整和完全的。 我相信有一种比我强大得多的力量, 每天、每时、每刻从我身体流过。...
    李紫溪阅读 16评论 0 0
  • 合上书前,反复在脑子里记忆看到了哪一页,记着记着就忽然想到了那些久违的书签。打开尘封已久的抽屉,回忆忽然如潮水般涌...
    忆昔阅读 39评论 0 1
  • 文/龙女 一篇关于外科风云的碎碎念。 从小梦想当一医生,长大后救死扶伤。但因为高二文理分科数理化惨不忍睹、当得知放...
    龙十五_阅读 193评论 2 6
  • 大概因为快要过年,所以一到年底,买车的人特别多,这个时候属于汽车行业的旺季。自从国庆3号以后,生产车间就放过一天假...
    冷锋刀语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