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班机

早上五点半的闹钟响准时响起,我起床穿戴好后打电话叫你起床。我们要赶早上八点十五分的飞机。

原本计划这个寒假和你一起坐火车回家,但是考完试后上网查机票的价格竟然与火车票价相差无几,我当时兴冲冲地与你说,要不我们坐飞机回去吧?

你当然欣然答应了。你比我早三天考完试,在等我考完试的这三天你说你只是和室友出去玩了一天,却不曾想要去的景点距离学校竟要乘坐两个小时的公交,况且路途颠簸,回来后疲惫不堪的你已经放弃了原本的游玩计划。在寝室修养生息两日,当我考完试时,百无聊赖的你已经归心似箭,像一只即将南飞的候鸟。

于是我立马在网上订好了机票,并且把之前在网上定好的火车票都退掉。学校离家的距离是1600多公里,火车的行驶时间是36小时,飞机的飞行时间是2小时15分。我不在乎火车在墨色的黑夜里爬过深山寂岭时撕破夜空的汽笛声与车窗外不断后退的锦绣山河,也不在乎飞机划过跑道冲上云霄时萦绕在空气中120分贝的引擎声与一万米高空的阳光是否耀眼。我在乎的是回家的旅途中,在我身边的,是你。

在飞机起飞前的那天晚上,你在QQ上问我,明天早上几点起床出发去机场?我想,八点十五分飞机才起飞,机场就在学校旁边,六点半去机场应该能来得及,你却觉得还是早点去比较好。最后决定早上五点半起床收拾行李,六点钟出发。最后在睡觉前我的QQ窗口弹出你发过来的消息,你说,明天记得打电话叫我起床。

镜头顺理成章地回到早上五点半,我起床穿戴好后打电话叫你起床。电话响了很久才传来你惺忪未醒的声音。我用很轻的温柔的语气叫你,五点半了,起床吧。电话那边又传来几声带着哈欠的回答。听着你懒懒的声音,脑海中浮现出你挂电话后顶着蓬乱的发型从被窝里钻出来,伸着懒腰赶走瞌睡虫时半梦半醒的样子,却没发现自己不经意间微微上扬的嘴角。

说好六点钟在校门口汇合。当我见到你时,天还未亮,在校门口泛黄的灯光下,你静静地站在冬天寒冷的空气中,依旧是穿着那条深蓝色的外套,脖子围着一条灰色花纹的围巾,双手揣在外套的兜里,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我走近,看着你熟悉的脸,你呼吸时嘴里吐出白色的热气,模糊了我的眼睛。我很想紧紧抱着你不喜欢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寒冬的清晨马路上肆意着刺骨的冷风。虽然从学校到机场只需步行十分钟,可南方的鸟儿只想避开那北方吹来的风如刀般划过皮肤带给的痛,所以我们一行四人打了车去机场。那两位的分别是我的大学同学与你的高中同学。到了机场,我的同学与我们分别,你的同学与我们同行。

取票时,出了一个小小的意外。你的同学因为机票信息与身份证信息不符,需要重新填写,在回来排队取票又需要很长时间。我很庆幸我们提前半小时来机场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和你只好先过安检,在候机室等待。所幸,你同学并没有用多久时间便取了票与我们汇合。

候机室里,你们同学之间再见,自然是有话可聊。我就坐在你对面,空气却像是在我周围凝固了似的,一切都变得沉默。仿佛时钟也在沉默的碾压下变得缓慢,把等待的时间拉得漫长。而沉默的我只想结束这尴尬的等待。强装镇定的翻着手机,心里只想早点登机。

心里过了一个世纪,终于等到登机。

你坐在靠窗的位置。我坐在你的左侧。飞机起飞前,乘务员在广播里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带。你看着安全带却怎么也解不开,看着你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细心地帮你解开了安全带。很奇怪,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在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面前首先想到的总是对方。无论是在她看到的地方,还是她看不到的地方,总希望能把自己的好全部都给她。

飞机划过跑道冲向南方那片遮住了阳光的乌云,身后弥漫着空气中来不及散去思念的轰鸣。冲上云霄,万米高空上,清晨的太阳从厚厚的云被里探出头来,眨了眨眼,在洁白的云上洒下金黄色的光芒万丈。你看着万米高空的云上日出,好美。我看着阳光洒在你安静的侧脸,好美。

站在城市喧嚣的街道,仰望头顶这片天空的时候,目光所及只有一片灰色的雾霾。但是在万米高空之上,望向机窗外,仍然有蔚蓝的天空;飞机下方,仍然有洁白的如棉花糖般柔软的云。就好像喜欢一个人,有时候会因为一个伤害而伤心;有时候会因为一个误会而委屈;有时候会因为一个冷落而疲惫;但当看见她的笑容的时候,一切的伤心委屈与疲惫都融化在那张微笑着看向你的脸庞后面。

飞机在延绵不尽的云海上飞行。你只顾着看窗外那大片大片被太阳晒得发亮的云,却没发现身旁的我假装看向窗外,目光却停留在你安静的侧脸。

内心那班载着你的飞机,不知在何时早已悄悄起航。看着身边的你,我会用心保驾护航。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048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330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541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042评论 0 176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821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95评论 1 17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413评论 2 27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73评论 0 167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94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25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27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48评论 1 230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48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42评论 2 214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521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2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25评论 0 166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43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636评论 2 2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自己的墨菲定律里有一个固定的生物钟,只要是第二天一早的早班机,前一晚绝对睡不着。这次也,没!躲!过! 大姨妈光临...
    娜迪娅NANA阅读 643评论 0 0
  • 天地未动灯辉煌,凌晨五点机场忙。 行色匆匆行李重,人头攒动闹得慌。 大年三十团聚紧,千难万阻得挤上。
    徐一村阅读 216评论 0 2
  • 这一周李笑来老师更新的概念是“镜像世界”。 李笑来说投资的世界就是一个镜像世界。在我看来,镜像世界只是一个具象的比...
    zishigzy阅读 795评论 0 0
  • 有时候,我们正是需要这种无声的陪伴。 长久却不显无聊。 以前以为心情不好的时候,狠狠吃,然后抱头睡是最好的放松方式...
    4e57b8f24a48阅读 202评论 0 3
  • 文章40页有错误,m.get(new PhoneNumber(408,867,5309))应该改为m.get(ne...
    光良辰阅读 2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