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夜雨十年灯,观魔兽电影

就在今天凌晨,一部青春片、情怀的粉丝向大片,魔兽电影在中国内地上映。粉丝一片欢腾。

初走入艾泽拉斯是在约10年前,而有所耳闻则更早。小学时在朋友家里看WOW里法师风筝红龙的视频——当年的WOW在小孩子心目中是昂贵、高端的游戏鄙视链中的最顶峰——深深为它的高质量的3D建模和一个技能按下满屏幕旋转的GCD折服,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体验过比WOW操作手感更优秀的RPG游戏。
楼下大我一岁的小哥则让我见识了与星际、红警和帝国截然不同的RTS游戏,War3,他手里的正版光盘在那时可是稀罕玩意。精致的奇幻画风在当时也是引领潮流。
那时买一些稀罕的书还需要邮购,每个月寄到家里的图书邮购手册被我收集好累成了厚厚一沓,而某一期中就包含了当时刚在国内出版的上古之战三部曲。它的宣传标语大意正是:魔兽世界不仅仅是个游戏,更是一种文化。

直到上了初中,才在同桌的带领下正式成为War3玩家。混迹在腾讯对战平台的鱼塘中不能自拔——我不是不知道浩方和VS的玩家水平更高,只是缺乏磨砺生怕被虐菜而已。当时流行周末去图书馆自习,至少别人都是去自习,像我这样去图书馆看书的一贯是少数。图书馆在我眼里一向是个神奇而神圣的地方,只要用心发掘,你总能找出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陆陆续续翻出了几本魔兽官方小说,像前文提到过的上古之战三部曲,还有后来的仇恨之轮、巨龙时代、最后的守护者(这本书基本可以看做这次魔兽电影的原著)等等。
不我想后续的剧情发展与你想象的并不一样,我没有读其中的任何一本。到现在我也只读过上古之战三部曲,那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几年之后便是高中,在同学的引领下入了WOW的坑(怎么就信了他的邪)。可能是WOW名头太响的原因,在玩它之前我就对暴雪的游戏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好感。继小学打通SC1战役(虽然玩的是英文版完全没看懂剧情)、初中苦学War3、高中全通D2之后,高中时期的我还同时入了D3,SC2和WOW的坑。我现在都有些纳闷当时是怎么负担起300+的买断费、20块的月卡钱和5毛一小时的廉价娱乐的。
进了这个坑才明悟,War3的情怀加成和WOW的情怀加成是不能同日而语的。我很难用简单的一小段言语来概括在艾泽拉斯的经历。某一年除夕零点独自在家,我的牛头人猎人带着邦加拉什游荡在安戈洛环形山,安静看着高大树木间隙中漏下的雨水和缓步度过的魔暴龙,那份滋味难以言喻。而哪怕到现在,独处时还能听见风暴峭壁的BGM在心底响起。
魔兽世界是一个极好的翻译,它是付费大型在线聊天室,它是一个世界,它是另一个家。

魔兽电影也是企盼了很多年。今天凌晨终于一睹真容。

坦白说,作为一部电影它大约并没有太好的质量,镜头、剪辑、人物、故事都稍显薄弱了。这方面不是专业人士不作太多评述。而特效也谈不上震撼眼球——这倒是不太有所谓,都是早有预期的。
我最遗憾的是,虽然电影对于闪金镇、铁炉堡、赤脊山、逆风小径、卡拉赞、暴风城这一片的环境还原得还算不错,却终归没有一个镜头让我们看到艾尔文森林的全貌。当狮鹫上天时,我恨不得接下来这半个小时就让它在天上飞,让我再看一看东部王国的俯瞰全景。
当年手贱上了双足飞龙从荆棘谷飞到奎岛时,我就是这么做的,关掉所有的游戏UI,开到最高特效,转换着视角欣赏视野可及的每一处画面。
要说还有什么,当然是狮王之傲,既然都到了暴风城和闪金镇,竟然不去火炉旁逛一逛,我一直期待着那段欢快喜庆的BGM在电影院里响起。

不过没事,不急,我还会继续看下去,看萨尔和阿尔萨斯的故事,看怒风兄弟与泰兰德的故事。我还能再在暴雪游戏里蹦跶十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