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人5岔路

时在九月,结束了那样的一场旅行,再回头看去发现自己变了好多,就像是用现在看像那些曾经的时光里的自己一样,不一样了。

九月我独自到我报考的大学所在的城市去报道,开始一段所有人都在很多年前就开始期盼的生活,它叫大学生活,传言这个生活中一切都没有像以往的那些生活一样,他充满自由,各种自由,然而我没过过,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喵,喵,喵……”别误会这是我的手机铃声,而不是什么野猫。是刘平打来的。

“嘿,哥们,你那怎么样?”

“哦,我刚刚交完费用,正在去寝室的路上,你那边呢?”

“我这边刚刚收拾完,准备去附近转转。他们说我们这里女生都特好看。”

巴拉巴拉巴拉。

我沉默的听着刘平在那里滔滔不绝,说实话我对他后面说的内容一点兴趣都没有,无非是准备在大学里交一个女朋友,然后好好的去网吧玩几个晚上,和室友们一起出去喝几顿,如何如何的去泡妹子……我没什么兴趣听下去,就只好嗯嗯啊啊的听着他在那边像个农村八婆一样细数着他的那些憧憬。

他见我没什么兴趣听下去,变瞬间换了一副恶人的面孔恶狠狠地说道

“你会找不到女朋友的,我用我真诚的心虔诚的诅咒你的大学生活。”

“……滚”。

恨恨的挂掉电话,我实在是一脸黑线,搞毛,为什么是这样的诅咒,这样的诅咒有什么用?况且我也准备找一个女友好不啦,毕竟生活是用来充实的,找个女友我感觉自己的生活或许也会充实好多的,对我自己的性格也好。

以上对白来自旅行结束后的和阑珊的短暂的见面,那天我在街上闲晃遇见她,寒暄以后我们说起对未来的打算。

她说“将来打算在大学看看能不能交到男朋友,而后当然是尽力去拿各种证”。

“嗯,嗯,不过我觉得你的说法是你担心上了大学反而会没人要你。”

她的下巴微扬,用的像是在海贼王里的女帝一样的藐视方式,只是没有那么夸张。

“你再说一遍试试?!再说一遍是谁没人要!”。

好吧,她可爱的愤怒让我露出了“胆怯”。

“那还用说,当然是我没人要,阑珊大小姐一定是抢手货”。

“不和你计较,我当好话听了”。

我干笑两声来掩饰我内心的情绪,而她则微微的靠在椅背上,用了一种比较舒服的方式继续藐视我。

“你呢?大学打算怎么过?”她反过来问我。

“和你的打算差不多吧,不过性别要换一下,我的性取向没什么问题”。

她扑哧一声笑了,脸颊红润,看起来很漂亮,阳光温柔的洒在那样的白皙的脸庞上,看上去,美极了。

“好吧,看在我们三年的同学上,要不我教你几招追女方法吧”。

“好吧,请澜大小姐赐教”

巴拉巴拉巴拉

我似懂非懂的听她说了一堆,在她那保证用她的方法一定追得到女朋友的眼神下,我总是感觉隐隐约约的看见了一点别的什么,那不是伤感,分析起来更像是欢乐的样子。她还嘱咐我一定要用,而且要都用上才行。

后来嘛就是她强行的把我的手机铃声换成了日式的可爱猫叫,用的理由更是不能拒绝的

“这样才好啊,女孩子都喜欢小猫,他们对喜欢的猫的男生格外青睐。而喜欢猫的男生看起来都十分温柔,虽然你不养猫,但是这用起来很符合你的气质,这能让你看起来很温暖”。

“哦,这样啊”

她似乎对我的回答并不满意,继续用她那舒服的姿势藐视我。

但是我还是觉得怪怪的。这套说法看起来的确是没什么问题啦,但是怎么看她的眼神更加欢乐了?他还嘱咐我,有不懂的地方一定要请教她,这让我更茫然了。这算是场外指导吗?

寝室里的人都到齐了,我们还按照了年纪来了一场论资排辈。额,因为我的生日比较小,就和倒数第二失之交臂了。我们是四人寝,老大叫杨飞,寝室里的烟鬼酒鬼,不过他并不让人讨厌,每次折腾完都会自己去收拾干净。老二是戴眼镜的赵阳,文质彬彬的形象,看起来还有那么点小小的忧郁,他应该是阳光和乌云的杂合体。老三嘛,他说自己是一个生意人,在和人做买卖,曾经有过几笔小赚,叫我们缺钱了找他,记得还就好。看着他那副商人嘴脸,我实在是怀疑他是不是放高利贷的。不过后来我证明了他不是,不过那已经是后来的事了。

自我介绍以后就是一场关于如何追女的谈话了,如何去选定目标,如何下手成功率高,什么样的气质更能吸引人,怎么做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还有如何判断她们是不是一样的喜欢你,你们之间的可能性的问题等等,作为提问者我吸收着他们给我的“建议”,努力的学习。

老大明显是一个很社会的形象,他的方式是通过外在的阳刚作为自己的魅力所在,力量,肌肉,强壮,安全感,这是属于他的关键词。老二呢则是一副诗人哲人形象,看上去很神秘,眼睛后面的眼睛忧郁而又富有活力,出口成章是他的一大特点,引经据典更是不在话下。老三则是一副成功商人的模样,全身上下最便宜或许就数那条内裤了,小小的200多块,他则是通过送礼物这样的方式打动那些少女,他说这招用的百试不爽,成功率高达90%,妹子到手是妥妥的。接下来就是六道鄙夷的目光。

我没有什么风格,也没找到自己的风格,在他们准备对我叽叽喳喳的讨论了一番以后,把我定义在一个阳光大男孩的形象,说这个很适合我。

“喵,喵,喵~”

“这怎么谁还带猫来了?”老大问道

在他们四下寻找之余,我默默的拿出手机。而后换来哄堂大笑。我示意他们安静,看了一下手机,是澜珊打来的,我接通了电话。

她骄傲的说“怎么样,你们那里美女多吗?是不是有很多人因为你的手机铃声注意到你啊?”

我无奈的点点头“是啊,刚刚还被我室友好一顿嘲笑”。

“他们懂个屁,云翳,你还是去外面锁定目标吧,早点出去,不然那些目标就要被别人锁定了,你就后悔去吧”。

“哦哦,好,我尽快去”。

寒暄一会以后我便挂掉了电话,而他们三个则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对我进行了例如边防一样的盘问。

“谁啊,听声音是个女的啊,你对象啊?”老三问道。

“说话走点大脑好不好,你对象会让你去外面锁定目标?!”老二鄙视道。

老大则很直接“有没有对象?有没有照片?给我看看”。

我找到澜珊和我们其一出去玩的时候我们拍的照片把手机递给他看了看。

“我去,你可以啊”。

“嗯?”

“这妹子多漂亮,还没有男朋友,正适合我”。老三说道。

换来的只是老大老二一束强烈的鄙视光束。

“各凭本事好吧。最后他们商议道,谁追到就是谁的”。

“好”。

然后就在我抗议无效,武力夺回手机失败的情况下,他们找到了澜珊的联系方式,接下里就是一段凶残的追逐,当然以后会好好的介绍一下。

我和澜珊说了她的联系方式被人抢走的事,我本以为她会一顿雷霆,结果她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欸,真是的,姐到哪都那么受欢迎”。

看来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啊,人家根本没在乎这事好伐,甚至还引以为傲来着。我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似漫长而又自由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谁知道大学要怎样过,不过,过一次就知道。

一首张悬的《关于我爱你》愿安好

——撑伞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感情的力量,越是用心的投入,最终分手时伤害越大。这半个多月我还是没有找到走出来的方法啊。 初恋真实...
    呼吸的鲸鱼阅读 22评论 0 0
  • 1 通知 老四:姐姐,十月一放假你回家不?咱爹让我下通知,让咱们仨十月一都回家。 妞:什么事?咱娘病了? 老四:没...
    九月流云阅读 403评论 48 41
  • 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圣经·创世纪》9:11 (引子) 我叫安德鲁·刘...
    ww38do阅读 3,010评论 0 14
  • 题目链接mobius||容斥原理 题目大意 求出1~n中不能被“完全平方数”(不含1)整除的数的个数。 算法分析 ...
    ccccsober阅读 395评论 0 0
  • 清沫淋紫阅读 39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