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梦人

一、

捕梦人不是捕捉梦的,他们只是捕捉梦里需要的味道,然后吃掉,是的,吃掉。

地灵彼得就是一个捕梦人。

彼得第一次下手挑在一个满月的晚上,乳白色的月光照在那户人家的窗户上,微风吹动着窗户上的抽纱窗帘,轻轻拂动,一切真是美妙极了。彼得轻手轻脚的走到那张豪华的雕花大床旁,男主人鼾声正浓。他抑制住满心的激动,颤抖着手拿出魔杖,念了几句咒语打开男人的梦,迫不及待的张开嘴吸个一干二净,踏着月色心满意足的离去。

结果那顿美妙的大餐让他足足拉了三天肚子,当他躺在床上哼哼唧唧下不了地时,仔细回想那个只看了开头的梦,才明白那堆五颜六色的东西是钞票,香味也是钞票散发出来的。他这纯净的身体将那么恶俗的东西吸收进去不拉肚子才怪!他这样想着就愤愤不平起来,然而持续不了多久,他的肚子又疼起来。

病好之后他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检讨,并对自己做出再也不去那些高档小区觅食的决定。虽然后来有时他饿得受不了还是去过几次,但对象也仅限于小孩子。

二、

月亮酒馆在城市很不起眼的角落,还保留着上世纪的乡村风格。彼得和一些捕梦人很喜欢那里,每个月都要去坐上几晚。他们通常是点上几杯葡萄酒,聊一聊在各地的见闻。彼得热爱睡觉,待在一个地方几年也不换,所以大多时候只能做个忠实的聆听者,偶尔插几句嘴。有人说见过巨大的白色飞马,有人说见过跑得比狗还快的兔子,有人说见过满山满山会变色的百合花……

酒馆的捕梦人除了彼得这样的地灵外,还有一些精灵。对于这些精灵来说,捕梦并不是用来吃的,有的是个人爱好,有些则是通过它发了笔大财——他们把从梦里收集来的各种美好而纯粹的味道装到盒子里,卖给商人,加到香水或葡萄酒里,那味道实在是太棒了!那些香水常常是女人们疯狂抢购的东西,酒馆里也会看见更多喝的烂醉的人。有几次彼得碰上喷了那种香水的女人,让他误以为又可以饱餐一顿,结果害的他不是拉肚子就是吐。为此他心里有些讨厌那些贩卖味道的精灵,见了他们也总是爱理不理。

三、

前十几年的日子还是过得相当舒坦的,城市里总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生活在社会底层,住的是低矮阴沉的房子,丈夫通常是做苦力的,妻子照顾家庭,乖巧懂事的孩子在学校学习刻苦。生活虽然很清贫,可是一家人很幸福。

在一个又一个平常的夜晚,彼得站在他们的窗前,借着透进来的星光,窥探着他们因劳累而睡得死沉的样子,听着他们高高低低的打鼾声,觉得心里十分满足。吸了他们梦里的味道彼得就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

那段时间在月光酒馆的小聚上大家常看到他红光满面的出现,兴致勃勃的听别人讲话,连最乏味的卡伦讲得话他也能听上很长时间。

但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下去。

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人得不到认可,处处受到排挤,过得总是很艰难。他们的屋子里有时会传出这样的对话:“莱特,今天在学校为什么跟别人打架?”“爸爸,他们笑我,说我的衣服破旧不堪,可这还是去年生日妈妈为我做的呢……”孩子的声音渐渐低下来。

这个时候彼得通常会转身离去。他必须要到别的地方找吃的,他有些小小的难过。

后来爱德华劝他到别处去,乡村就不错。那时候他已经饿得面黄肌瘦,终于动了离开的念头。

四、

白石谷三面环海,常年雨水充沛,植被茂盛,风光优美。

彼得的家在镇子的东边,开了一家与小镇同名的酒馆,养了一匹叫海王星的马。他是个胖乎乎的中年人,风趣幽默,镇上的人都十分喜欢他。

月亮升上来不久酒馆就打烊了,他的酒馆总是关门比别人早,地灵彼得还是一样热爱睡觉。除去睡觉的时间,他经常骑着海王星在白石谷闲逛,到田野上跟稻草人打招呼,去葡萄园做客,有时还会到很远的山谷里住上几天,兴致来了跟镇上的人出海捕几天鱼。

爱德华给他传过几回信,树叶通过风把来自远方的消息带给他,最后一片树叶带来了一些不好的消息。能吃的梦越来越少,地灵的生存受到了很大的威胁,族里考虑要离开人类世界。离开?到哪儿去?爱德华没说。

白石谷的环境近来也在恶化,有很多人到这里旅游,镇上盖了很多旅馆,淳朴的小镇人也因为钱变得世俗,想到在这里曾经的幸福生活,彼得不知道自己还能到哪儿。

那时候是春天。

五、

转眼又过了几年,那一年的秋天爱德华来通知他,要走了。他将酒馆盘了出去。海王星已经很老了,他舍不得把它卖掉,送给了镇长,一个很爱马的人。

他们赶到地方的时候很多地灵已经到了,族长面色凝重的开口:“大家都清楚,这些年人类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经过我们几位长老的商议,决定到别的地方生活。”

大家开始躁动起来,吵吵嚷嚷的想知道到底去哪里。

“在大陆的东端,有一个叫梦花园的地方,夜里花遍布整个梦花园,一年四季都会开放,他们的味道可以成为我们的食物。以前曾有少量的族人在那里生活过,虽然那里路途遥远,但这次实在迫不得已,我们只能迁往那里 。我要向大家说清楚,路不好走,我们将路过长满白色食人蘑菇的青森草原,飓风肆虐的微风山谷,最可怕的是翡翠森林,那里的树木以吸取各种灵力为养料来养活自己。除了这些,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所以,如果有人心生胆怯不想去了,族里不反对。我们将和其余的勇士在下一个月圆之夜启程。”

原以为可以迎接全新的生活,谁知道来得更快的可能是死亡。

聚会算了之后彼得和爱德华来到了月亮酒馆,他们觉得在这样的这样一个夜晚需要点酒打发时间,冲淡一下心中复杂的情绪。

可是月亮酒馆不见了,那附近成了一条商业街。

两个人坐在台阶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夜风呼呼的吹着。

“彼得,你说酒馆老板去哪里了?”

“谁知道,说不定改行了。”

“噢,天哪,我真想象不出他不卖酒的样子。”

“或许成了大厨,你知道他的蘑菇汤做的很棒。”

“也是。”

一阵短暂的沉默。这次是彼得先开口,“你走吗?”

“我不知道,他们梦的味道简直令人作呕。”

“你想走。”

“我想是的。”

“那你怕吗?”

“怕,又不怕,那些怪物我们可以用魔法和它们对抗,但对于人类世界的现状我们无能为力,要是不走的话我怕我会成为第一个被饿死的地灵,连个送行的人都没有。”

“我和你想的一样,反正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六、

满月的清辉笼罩着大地 ,给万物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片,加完班回家的人们揉揉酸痛的脖子,抬起头望了望那轮圆月,灰蒙蒙的夜空中,像是有马车样的东西从月亮旁驶过。他们疑心自己眼花了,想着有空去看看眼科。

马车一直向前驶去,车里传来激昂的歌声,前进,前进,前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