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甜蜜 再无甜蜜

       看《甜蜜蜜》,情人节翻映的老片。

       故事始于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香港。黎小军的单车载着李翘,镜头中的张曼玉褪去妖娆旗袍,笑得如同三月春风。

       他为挣钱娶家乡的爱人奔赴异地,她为攒钱买房学英文成为真正的香港人。我不得不说造化弄人。只因他们不合时宜的爱了。他们在迷乱的夜色中依偎取暖。他们翻云覆雨,在527狭窄的木床上相拥而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突然定格在1986年,她抛下一句“我们的理想不一样,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甩开黎小军的手,转眼泪湿衣襟。他如约成婚。妻子青梅竹马,美丽温柔。他以为此生再无重逢。而婚礼上李翘笑得煞是好看“你结婚我当然要来。”

      仿佛看到命运的结尾。二人忍痛将爱情混入生活这杯苦酒。

       她为生计按摩,为忘却已为人夫的男人,拥入豹哥怀抱。

       而他从背后拥住妻子,抹不去的是李翘在他怀里红了眼眶。

       他拦住她的车,他们隔着车窗接吻。吻的全是苦涩。他们在527做爱,她流着泪说“我想每天睁开眼都能看到你”。

       时间跨越十年之久。在美国街头。

       豹哥意外身亡,她孤身一人。

妻子恨他不念十几年深情,一去不回。

       她在拥挤的人群与车流里追逐他骑单车呼啸的背影。

       在播放邓丽君死讯的窗户前相视而笑。像初遇。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95年。在回国的列车停滞时背道而离。

       仿佛复古的色调和悠远的配乐。我眼睛模糊成画面纯黑的底色。上面是结束。是最终的分离。

       他们爱的太过热烈,或许又太过错误。他们从未在一起,又或许每时每刻都在交集。我突然有些相信有种东西叫做命。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万事总不尽如人意。

       我们最爱的人往往终将别离。那种明明不舍却不得不抽身的无奈是生活给予最锋利的一刀。年轻时是不该太过用力的爱一个人,因为现实会一点点铺展开来。总归怕的是别离越来越远。不知不觉被时间的爪牙死死缠住。挣不开切肤的疼痛也抹不平心口的划痕。

       日后山长水阔。你会遇见形形色色或温婉或明媚的女子。那时你会爱的热烈,还是温情如一杯过候的酒。那年一口饮尽含毒的药酒,来年,毒深入骨髓,而酒已如淡掉的平静的甚似安稳的生活。

       愿喜乐无忧。不愿再逢在喜宴上。要如李翘那样含着泪笑得动人。

      “你结婚我当然要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