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是当时,少年清梦

懵  懂

        “这儿!这儿!快投!”,“耶!三分!”,“哇,五班加油!”……操场上一片助威呐喊声传入教室,王濛濛蹙了蹙眉头,停下笔来。正值阳春三月,暖风煦阳,空气里夹杂着的花草香搅得人一颗心忽远忽近,丝毫看不进书。偌大的教室因七扭八歪的桌椅和每个人桌上满当当的书纸略显得拥挤,王濛濛就是在这书堆间一个人头疼得按脑门。就因为自个儿上周末骑车时不小心摔折了腿被汪泽嘲笑,两人因此口角了几句,这小子就不扶自己去看初三篮球联赛半决赛,一班对五班,那可是势均力敌水火不容难得一见的场面啊。但濛濛一想到汪泽每每拿自己是五班篮球队队长的事在自己面前故意自得的臭屁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是以赌气似的干脆眼不见为净一个人留在教室自修。可是,可是这会儿听着窗外的喧闹声她承认自己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该跟杨欣、梦琪她们一块儿去的。“唉”,濛濛对着中考模拟卷一声长叹,偏偏这卷子上的最后一题自己怎么也解不出,闹得人更心烦。

        “耶!”,一阵最热烈的欢呼和吹哨声响起,终于结束了,濛濛长吁口气敲了会略有点发麻的腿正打算跳着脚站起身活动活动,一个篮球咣当一下不偏不倚地正落在自己桌面上,吓得濛濛浑身一个激灵,汪泽和一帮男生一阵风似得冲进教室。“哈哈,怎么样,小爷我的三分投篮不错吧,哈哈”,罪魁祸首汪泽嘻笑着一屁股在濛濛身边坐下,许是刚打完球洗过脸加之满头的汗水显得整个人湿漉漉的浑身散着一股运动后的少年味,那味道在空气中活泼地叫嚣着恣意张扬,濛濛明明有一肚子的火想发,一时却愣了神。

        汪泽咕咚咕咚喝完自己杯子里的水,还不解渴,顺手捞过濛濛桌上的杯子二话不说一口气干掉,这才心满意足的坐定。“喂,汪泽,干嘛喝我杯子里的!”濛濛反应过来气急,自己这两天本就腿折了不方便倒水,这家伙一点都不体谅她。“喂喂喂,干嘛这么激动,我一会帮你去倒。咱俩一个杯子从小喝到大,双濛你最近咋那么过激!略略略”,汪泽一脸无辜状看向濛濛,见她满脸阴郁强忍怒火的样子,忙溜之大吉,“我现在就去倒~”一边喊着一边携着两只杯子窜出教室。

        从小喝到大吗?是啊,确实是从小喝到大。篮球赛结束便是真正的自修课,濛濛盯着杯中热水上冒的蒸汽发呆。她从小生活在青县,这是一座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小县城,因着地理位置小城颇有点遗世独立的味道,人们生活地倒也和乐幸福。濛濛五岁时有对外县来的夫妇带着5岁的儿子搬来做了自己家的邻居,那和濛濛刚一见面就抢玩具的小男孩便是汪泽。因两家父母颇为投契,互相间常窜门聊天吃饭,濛濛和汪泽几乎算是一块长大。两人一起从青县小学读到青县初中,初中后更是成了同桌,和他人相比不免亲近些,交流起来也直来直往不留情面。汪泽总是“双濛双濛”的喊濛濛绰号,濛濛对谁都谦和礼让,惟独对汪泽凡事据理力争。

        濛濛心里纳闷自己最近是怎么了,不知从何时起她见到汪泽总是一阵心烦意乱。那家伙和自己从小闹到大,早已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可最近为啥总是被他轻而易举的激怒呢?濛濛想到自己腿折了汪泽不过笑她车技逊自己就绷不住又气又伤心,可汪泽对自己从来嘴贱又不留情面,笑话几句不也很正常?

        三心二意间放学铃声响起,同学们陆续开始收拾书包回家。杨欣、赵梦琪和她们的好闺蜜濛濛打个招呼便也结伴回家了。濛濛和汪泽家住的近又是同桌,所以护送“瘸腿濛”回家的任务自然而然担在汪泽的肩上。汪泽哼着小曲三两下收拾完书包挂在胸前,在濛濛面前一蹲,怪腔怪调道:“走吧我的大小姐,小汪子送您回家。”
        噗嗤,看着汪泽那故作卑躬屈膝的谄媚样,濛濛憋不住笑了。
        曾经和自己抢吃抢玩随意打闹的小孩子,如今已是少年的模样,那还不宽厚的肩膀倒也让人安心。
        “终于笑了,不过是喝了你几口水就整整生了我一节课的气,至于吗,双濛你最近咋变得越来越小气啦?”
        “我小气,我……喂,汪泽,说我车技差的人是你,不经我同意喝我水的人也是你,你还倒打一耙说我小气!”
        “你本来就车技差,这是事实还不承认,不信小爷我今天给你炫下车技”,汪泽说着将濛濛放上自行车后座,二话不说一路走S型骑回了家。

        汪泽载着濛濛还未在濛濛家门口停稳,两人同时闻到了一阵滨海小县特有的鱼香。
        “我爸回来啦!”
        “你爸回来啦!”
        几乎是异口同声,二人欣喜地进了屋,果然濛濛的爸爸在家,不出意外汪泽的父母也在濛濛家。濛濛的爸爸是青县地道的渔民,每次出海回来家里都能吃上好长一段时间的新鲜海货。王、汪两家也会借此聚个小餐。
        一桌丰盛的海鲜家宴早已摆上了桌,就等两个孩子放学回家开饭。濛濛和汪泽在饭桌上异常安静,各自默不作声地“扫荡”面前的美食,倒不是因为有父母在场,而是对于两个吃货来说,有什么比吃更重要的呢?倒是两家的父母略显反常,王父、汪父颇为难得得互酌了起来,王母也不像平时那样因为王父的高血压而拦着。吃着喝着,四个大人聊起了十多年来的旧事,多是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趣事,不乏小时候汪泽如何如何调皮捣蛋,如何如何欺负濛濛,两个小孩如何如何背着大人干“坏事”,听得濛濛和汪泽也是又羞又乐。

        “唉,过几个月等我们家搬走后,怕是再也吃不到这么新鲜的海货喽!”汪父饮尽杯中的最后一点酒,略带伤感地叹了口气。
        濛濛嘴里还咬着蟹脚,以为听错了,一时反应不及。直到自己爸爸亦是开口感慨,妈妈询问汪泽日后的入学事宜时,脑袋才“嗡”得运转起来。
        “汪叔,汪姨,你们要搬走?”
        “是啊,你汪叔工作调动,我们得搬去宁市了,也是最近才决定的呢。”
        “什么时候走?走多久?还回不回来了呀?”一连串问题出口,濛濛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啥,只是迫切的希望从大人的口中听到否定的回答,汪家并非要搬走。
        “就这月月底,赶在6月中考前得让汪泽赶紧去新学校适应适应,免得影响他学习。”
        濛濛这才把视线转向一直都默口不言的汪泽,汪泽从面前的螃蟹壳堆中抬起头来,笑道:“是啊是啊,以后就吃不到王叔家这么好吃的螃蟹啦,双濛,你刚还和我抢,于心何忍啊!”话毕,献宝似得表演捧心状。“不用抢不用抢,多的是呢,小泽你多吃点。”王母忙往汪泽碗中夹了好几个大虾,一脸宠溺,四个大人也都被汪泽逗乐,亲如一家的两家人暂且不提离别,气氛又重新热腾起来。
        而濛濛早已食不知味。

        “咣当”一道橙色的弧线划过,一只篮球又不偏不倚地砸在濛濛跟前。饭后正在场院中望着人群发呆的濛濛吓得一跳,反射般正欲冲汪泽大吼,可看着他那一脸无害的笑脸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哈哈,不会吓傻了吧你,咋没反应呐?”汪泽故意拿起篮球又在濛濛面前晃了晃。
        “双濛,喂,你在想啥?”
        “好啦,吓你的!”
        “不会吓傻了吧?”
        “你别吓我,没事吧?”

        夜色还未到浓处,早春的天却已昏暗。汪泽在双濛的眼中看到晶莹的闪光,他很迷惑,明明什么都没做,为啥又把她弄哭了。连濛濛自己也不明白,心底泛起的委屈到底是为什么。

微  意

小时候








恍  然















告  别








启  程


濛濛知道,有些事不一样了


那个她第一次意识到喜欢一个男生


就像一个长长的梦,青涩年华,懵懂无知


好像蝴蝶完成一次蜕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风拂过你的发 落下我的心情 也许 你是寂寞的 午夜飘起了雨 雨丝缠绕 憔悴了 光阴的故事 你独守着 这片天空之城 ...
    七夏之眷阅读 29评论 1 2
  • 夹杂着冷风寂寥无人问津的街角 最适合思考 翻飞着的思绪仍然保持奔跑 恓惶极落 等待着下一次黎明开始的问好 和徜徉在...
    小胥裳阅读 45评论 0 5
  • 做SEO的朋友对网站目录应该不陌生吧。网站目录就是按一定的分类方法把收录的网站进行分类归档。网站目录本身是不主动抓...
    站长网志阅读 67评论 0 0
  • 我不得不提醒自己有些鸟是不能关在笼子里的,他们的羽毛太漂亮,当他们飞走的时候......你会觉得把他们关起来是一...
    冬季有暖阳阅读 179评论 1 8
  • 究竟什么才是拥有,和拥有什么,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这类的问题会时不时的从脑海中涌现,年轻的人对面前的生活充满着疑惑...
    说书客阅读 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