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青春路过 之 少侠篇

多年后,她着一袭长裙,静坐落花庭前,独看云卷云舒,嘴里默默念叨:

要是当年没把他介绍给他认识,我也不必像今天这样孤独吧?


第一章 花雨绿三月,论剑知琴音

少侠在我的世界里的出场,是自带美女和舞台特效的:

“哟!钟大师在这里独饮呢!嘻嘻,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如百灵般声音传进来时,我在想,今天这酒,怕是没法醉了。

念头刚灭,窗外飘进一位白衣少女,长衫随人一转,滴水未沾。这位蜀山雨神,四年来一点都没变。既然雨神已经来了,最近江湖沸沸扬扬的古剑少侠,也快到了吧。

果然,楼门轻响,少年剑客的影子从雨帘中走出。只见那少侠七尺有二,容貌俊秀,身着青城道袍,背插两柄古剑,刚毅的眼神中一半藏着阳光,一半藏着杀气。

他不急不徐,一步步走至桌前三尺开外,拱手说道:在下蜀山古剑陈,久闻钟大师志存高远,剑法卓绝,追寻千里以求一二指点。

语罢,剑气陡然四处射开,双剑似妖灵一般跃入少侠手中。

惊鸿楼的喧闹被剑气冲开,仅留下我仰颈倒酒的声音。这股浓密的杀气,下酒正好。

放好酒壶,我缓缓拆开灰布裹封的木剑。你虽寻我千里,但我等你多年。

“少侠请。”

余音未落,双剑骤然就在眼前,寒光灼眼。和我预想的速度差不多,我挽个剑花,顺势一格,借力想退开些距离。

剑尖刚触到木剑,我顿时身子一沉,脚底的木楼已有碎意,想要运气封剑已然不及。这少侠的剑,竟已强劲如此。

慎重如我,居然还是看低了这位少侠。第一招,就逼出了我的醉影步。

我退开一丈,静静地重新打量这位少侠。这剑道,果然和他如出一辙。我很难想象这少侠经历了怎样的4年,但总算不负他的苦心了。

少侠收剑的时候,剑气有些散乱。我从他的眼中再也找不出杀气,如晨曦一般纯净,刚毅。我知道,这四年,我没有白等。

“他的剑告诉我,他不是仲父口中那种人。”少侠低着头,对坐在窗沿的雨神说到。

“哈哈!我也相信他,所以才带你来见他呀,”雨神敲了敲少侠的头,“你亲自送大师回山,当作赔礼吧。”

一前一后,少侠送大师归山。雨神立于窗前,静静出神。

雨渐渐停了,但山下的乌江水已然浑浊不堪,大有滔天之势。


第二章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南国多夜雨,雨里往往夹杂着芳草的清香。雨打着小院中的芭蕉叶,可以和行军营的琵琶曲媲美。

芭蕉树旁,横着竖着摆了三十六具尸体。尸体中央立着一袭黑衣,和黑夜融为一体;血夹着雨水从剑尖流下,分不清是黑衣人的,还是敌人的。

雷电一闪,院中的黑衣已跃上了屋顶的琉璃瓦。瓦下,江城依稀还有数家灯火,在雨中看起来,静谧得像一幅泼墨画。

黑衣人呆呆地看了半刻钟,忽然想起了什么,返身跳入院中,不一会儿,负着一巨大包裹出来,消失在雨线中。

次日,江城知府被杀事件传遍了大街小巷,黑白两道震惊异常。

街上做小买卖的,河边洗衣服的,田野里耕种的,却看起来充满了喜气。要不是官兵清查太严,他们真想张灯结彩长歌对唱。

风羽阁。少侠单膝跪地。阁中正方坐着两人,青衣书生居左,白衣雨神居右。

“任务完成,赵徳良一家清理干净了。”

“交给你的事,我们当然放心。赵家的开山刀法可不弱,可曾受伤?”雨神问道。

“小伤,不碍事。”

白衣却已飞出,少侠的头又挨了一记落花掌,“知道你厉害,这两瓶百花散就当是额外的奖赏好了,你自己留着。”说完就已经塞进了少侠怀里。

雨神望了青衣一眼,后者正微笑的看着她。雨神点点头,说道:“奔波千里,两夜没有合眼了吧?下去好好休息,明天恢复修炼。”

“是。”少侠起身离开。

“钟一先生,可以出来啦,”雨神伸了个懒腰,终于叫我了,“此次任务,你何必亲自跟着去?”

“我一直想见见他杀人时的剑,如今看来,他的剑已经有了家国的意志。以一己之力灭了赵贼,肩部背部各一处刀伤。在任务完成后,还顺手把库银分给了江城百姓。”

“他的剑,已经足够利,但还藏不了锋。”青衣男子缓缓地道。

雨神的眼突然锐利了起来,“因为我们一直在暗地里当他的鞘。吃苦能让人得到一些东西,受伤会让人藏匿一些东西。他最肯吃苦,受伤却远远不够。韩信已经封王,陈平官拜丞相。留给风羽阁的时间不多了。”

“这点,倒是像极了大哥。少侠剑术已成,天下大气已分。留给少侠和我们的,会是很精彩一局棋”,我笑道,“对了,平南侯那边有情报回来吗?”

“嗯,季先生在你回来之前就来过了,谈判崩溃了,他在回来的路上受了些伤。”

“噢?居然还对老季出手了?”我难以置信地盯着雨神,她微微地点了点头。看来曾经那个李仁,是真的死了,“我亲自去丽城送送他吧。”


第三章 黄金台上意,玉龙为君死

剑无止境,但拔剑的理由分为三等:无由之剑,为自己拔剑,为天下苍生而拔剑。

人无高低,但与凤羽阁有关系的人分为三类:盟友,敌人,将死之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