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未情深(11)

第十一章:拔diao无情

天微亮,容素猛地抬起头,头顶上传来华佐棠一声闷哼,两只苍劲有力的手紧了紧,把容素勒得有点透不过气。

容素整个人都被华佐棠圈在怀里,周身都是男人热乎乎的体温,一股淡淡的清草味扑鼻而来。

“你放开!”容素气的想把自己的头撞到车门上,她昨晚脑子进水了,怎么跟华佐棠亲了一个晚上!他们是仇敌呀!

华佐棠睁着迷糊的眼睛哼了一声,把脸埋进容素纯白如雪的脖颈处不满地蹭了蹭,“拔屌无情。”

容素伸手推开华佐棠,心里五味杂陈。明明决定好来华家是报仇的,她跟华佐棠已经不可能终成眷属,昨晚她竟然对华佐棠动情了。

一股愧疚懊悔涌上心头。

“你放开我。”容素冷语道

华佐棠的意识彻底清醒了,眼底慢慢升起恼意,“容素,你不会是又想甩了我吧!”

容素闻言心里像被人用生锈的铁刀狠狠磨了一下,浑身的五脏六腑都疼得揉在一起了。

容素还坐在华佐棠腿上,两人脸离得极近,明明是十分暧昧的姿势,容素却如坐针毡。

华佐棠冷笑一声,粗鲁地推开容素,挤到驾驶座,汽车响了几声,就开动了。

容素撞到了车门上,后背还压到了把手,似乎扯到了之前的伤口,疼得她冷汗一下子就从全身冒了出来。

容素望着华佐棠冷峻的侧脸,咬着牙硬是一声不吭。

她突然想起,年少的华佐棠知道她皮薄怕疼,却老爱掐她,非要把她弄的鼻涕眼泪全出来才罢手。

容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股寒意直达心底,的确,华佐棠从来只会折磨她。

一路无话,整个空间温度骤然下降到冰点,似乎昨晚在车上热吻了一夜的人,并不存在。

华佐棠把车停到车库,甩上车门就迈着大步走开了。

容素拉开车门,突然被人迎头撞到里面去。华佐棠一八五的高大身躯恶狠狠压在容素身上,容素仰起头,心缩了缩,华佐棠正满脸恨意地怒视着她,那凶狠的目光,似乎要把她生吃了。

“你松开我。”容素弱弱地道。

华佐棠低吼一声,一拳打在容素耳边,另一只手恶狠狠地掐着她的肩膀,力气大得似乎要把她的骨头捏碎。

容素惊恐地抓着华佐棠的手,拳脚并用招呼在华佐棠身上。

华佐棠把身子往下压了压,容素整个人都动弹不了了。他把脸埋在容素的脖颈处,张嘴就咬。

容素疼得厉害,哇的一声哭出来,“华佐棠,别咬了!”

华佐棠却咬得更用力了,尝到血腥味时才松开容素。他盯着容素原本洁白无瑕的脖颈处赫然出现的牙印,眼底的怒意才少了几分,却升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征服欲。

“容素,我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则去的小鸭子。你既然已经招惹上我了,我不管你要不要报复华家,要不要恨华家人,我都不管,但是,你这辈子都只能跟我在一起!”

说罢华佐棠把容素从车里抱出来,容素不安地挣了挣,换来华佐棠一记冷眼,抱着容素的手劲也大了几分。

华母从厨房出来,正巧碰上两人。容素皮肤极白,她一眼就看到容素脖子上惨不忍睹的牙印,再看容素红着眼,只当华佐棠把容素给打了。

她轻叹一声,有些埋怨地看了眼自家儿子,从药箱拿了瓶药给他,“以后不准打人了。”

华佐棠嗯了一声,转身上楼。

华佐棠把容素放在床上,撩开头发给她上药。

容素疼得皱眉,伸手挡开华佐棠的手,“我自己来吧。”

华佐棠微微皱眉,脸色又有些难看了,“你还不知错吗?”低沉的声音透着危险的讯息。

容素张了张嘴,发狠的华佐棠让她有些胆怯,“你弄得我疼。”

华佐棠大手一捞,把容素抱到怀里,扬手恶狠狠地打容素的屁股。

空气中响起清脆的啪啪啪声。

容素疼得哇哇大叫,涨红脸,她又不是小孩子,华佐棠怎么可以打她……屁股!

“你他妈住手呀!华佐棠!我真的生气了!”

华佐棠停手,微眯着眼,“你生气又怎样?把华氏改成火锅店吗?OK,我无所谓,你开心就好。”

说罢扬手接着打。

容素整个屁股火辣辣的疼,在华佐棠身上扭作一团。她抽着鼻子,可怜兮兮地抱住华佐棠的脖子,讨饶道,“我知道错了,你别打了,成吗?”一双盈盈欲泣的眼睛,任谁都会动容。

华佐棠果然停手了,改为恶狠狠地在容素腰上拧了一把,看到容素疼得两眼泛泪,才动了动嘴唇,“你哪错了?”

容素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憋屈地要死,咬牙切齿,“我不该拔屌无情!”

华佐棠闻言噗嗤一笑,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不少,好心情地用指腹在容素光滑细腻的脸上摩挲,“那你该怎样?”

容素愣愣地看向华佐棠,她该怎样?她还恨着华家!怎么能够跟华家的儿子毫无负担地谈恋爱!

“华佐棠,我们不可能的。”

华佐棠一顿,手指改为拧着容素的脸颊,不断加大力道,“为什么不可能?你爸妈不是华家害死的。”

容素脸上火辣辣地疼,却抵不上心疼,“那又怎样?我一想到,我爸爸背叛我妈,你们华家给他养了二十多年的私生女,还拼命往我身边送,我就想吐。”说到这里,容素突然仰着头哭起来,“是,我妈比不上那些端着架子装高贵的女人,但是你们不能欺负她,把她当傻子。我妈多疼华官若呀,当亲女儿疼!最后还因她的那通电话坐上那辆车,你说,我能不恨吗?”

华佐棠松开手,改为紧紧抱住容素,似是要把容素揉进他的身体里,他突然道,“那你还记得,你爸妈出事前的一天晚上,我们做了什么吗?”

前一天晚上?她喝的酩酊打碎,醒来就躺在家里,全身像被拆了重组过一般,怎么动都疼。

华佐棠看着容素的样子,就知道容素全都忘记了,眼里重新聚起冷意,“那你有没有想过,后面为什么我会那么恨你?”

他抬起容素的下巴,笑得像来自暗夜的撒旦,“因为你对不起我,恶狠狠地对不起我!”

说罢低头吻住容素,把她的追问全部堵在嘴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名鼎鼎 第一节 首章 回书目 下一章→ 末章 林间的小道上,一辆马车急驰而过,扬起一阵粉尘。 “吁……”随着车夫...
    宅在佳阅读 92评论 0 0
  • 在天晴了的时候,不知道风在哪,有种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云的脚迹,山间移动的暗绿,一定是凉爽而又温柔,隽思而...
    柒小吉阅读 400评论 6 11
  • 人就是你自己的想法决定的,你认为自己是怎样,自己就会成为怎样,你认为社会是怎样,社会就会成为怎样对你,因为你的想法...
    刘新斌阅读 119评论 1 1
  • 开始整理近两年的学习资料,看的越多,发现很多开发知识不理解,更谈不上应用。能力始终停留在部分功能开发和业务...
    阿元阅读 14评论 0 0
  • 幸福就是,你刚推开门,它如期扑面而来。 工作就是,你拨开云雾未见天日,一声惊雷却让石破山崩。 嫉妒就是...
    咫尺为邻阅读 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