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的爱情故事

都市爱情,囧事,幽默,喜剧。

剧情梗概:二丫很胖,连内裤都是订做的。二丫是一个爱美而又受肥胖所拖累的女孩,是一家写字楼的上班族。二丫在朦胧青春期就在自己心里装上了一个爱情秘密,在心中固执地认为那就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爱情。二丫快二十五岁了,是长辈们最为焦虑的年龄。在长辈们陪伴二丫寻找爱情的道路上,那些让人难堪和一些倒霉透顶了的事,却是一件接一件的接踵而至……二丫在一次自己误以为的相亲后,终于明白了那只是一场苦候的单恋,而重新选择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字幕:二丫很胖,连内裤都是订做的。

一,

早上,赶去上班的二丫在公交站台边,看着黑压压一片人,就不住地掏出纸巾擦满脸的汗…

公交车恰好停在二丫面前,前门正好对着二丫。

缓缓打开的车门,还没开到一半,挤车的人一涌而上抓住车门就向上挤,被背后拥挤的人推着不由自主的二丫一脚踩了个空,失去重心的二丫上半个身子扑进了车门,就被无数只手拉失灵的车门给卡住了…

司机看见二丫那滑稽样,不由得笑得前俯后仰,踩着刹车的脚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车顺着有坡度的路面开始向前滑动,感觉到车速加快的二丫,惊慌得大叫:“停…停…救命呀!”二丫悬空的脚不停地在虚空中乱蹬着…

回过神来的司机,慌乱中一脚就踩死了刹车,二丫被(惯性)摔了出去,在路上滚了几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看见满脸是血的二丫,慌了神的司机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司机慌乱中按错了键,“…快…快…帮忙拨打下120…”司机的声音和手都有些不听使唤地颤抖…

挤公交车的人都围了过来,有人在旁边提醒司机:“…快…快…掐人中…”,被提醒了的司机赶忙蹲下去,用一只手枕着二丫的头,另一只手就去掐二丫的人中…

二丫在救护车的警报和嘈杂声中,缓过了劲,睁开眼就看见一张焦急而又陌生的脸:“…你…你…”有些气急败坏的二丫想翻身躲闪,却感觉浑身骨头快散了架一样的疼痛,一口气没换上来,就又昏了过去…

中午,医院里,258房间,病床上

经过全面检查并无大碍的二丫需留院观察两天,闻讯赶过来的一大家人,围在病床边轻声地相互询问着二丫的病情……

最先赶到的二丫爸爸(故作轻松的):“就是鼻子碰出了点血和嘴里碰掉了一颗牙在出血,幸好不是正门牙……”

和二丫爸爸一起赶过去的二丫妈妈(赶紧补充着):“哪才了这一点哦,鼻子和嘴巴都擦破了皮,医生说还有轻微的脑震荡……”

二丫奶奶(挺担心地)说:“会不会破我乖孙女的相哟?”

十一

二丫听到了奶奶说话的内容,就伸手想去撕扯用胶布粘在自己鼻子和嘴上那厚厚的一层纱布,看见二丫的举动,惊慌失措的家人手忙脚乱地去按二丫伸在鼻子边上的手,二丫无力的挣扎着,嘴里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吼叫声:“…小…小…圆…镜…子…”

十二

二丫奶奶听见二丫嘴里发出声音,竖起食指在嘴边‘嘘’了一声,俯身用耳朵贴近二丫的嘴,才把那句话听真切,头一个劲地点着:“好…好…好…”然后转过身子对着二丫的表哥轻声地吩咐道:“快!回去给二丫的小圆镜子拿来。”又转过身来慈祥地盯着二丫的脸,露出一分担忧,伸手去理着二丫额上的头发…

十三

(敲门声)围在病床边的家人都转过头来,望向病房的门……

十四

病房门‘吱吖’一声,(心里都疑惑着还有什么亲朋好友没到场)的家人,就看见一颗侧着伸进来的脑袋,那脑袋上的头发象杂草一样蓬松着,显得有些沮丧颓废的脸满是汗水痕迹,一双小心翼翼的眼珠子朝病房里东张西望…

十五

躺在病床上的二丫抬了抬头也望向病房门,二丫妈妈赶紧地拿起床边上的枕头向二丫的后脑勺塞了过去,却发现二丫有些激动地想撑起身子来,二丫妈妈赶紧扶住了二丫的背心。

十六

撑起身子来的二丫,用手指向伸进病房门的那颗脑袋,嘴里含糊不清地“吚吚哑哑”地叫着,把整张涨得通红的脸拉扯得变了形……

十七

伸进门的脑袋也认出了病床上的二丫,就推开房门,一步跨了进来,手里提着一篮水果……

十八

一大家人在二丫的异常举动中,猜到了进来的人就是那个肇事司机,一大家人群情激愤地围了上去,

二丫妈妈:“你就是那司机?”

一大家人看见司机点了点头……

二丫爸爸(情绪有点激动):“我问你!是咋开起车的?”

二丫外公:“要是我家二丫有点啥子,你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司机:“对不起!……对不起!”

二丫堂妹:“要是把我姐破了相,有你好受的!哼!”

二丫表哥:“对不起顶个屁用,信不信老子打你龟儿子一顿!”

站在司机背后,想动手打司机的表哥和堂妹推攘着司机……

十九

被推攘着的司机,转过头想说话,却被脚边的椅子一拌,手中提的水果篮子脱手就飞向病床上的二丫,司机不由自主地扑向病床,鼻子扎扎实实碰在床沿边,鲜血直流……

二十

吓慌了神的二丫目瞪口呆,根本就没反应,也来不及躲闪,眼睁睁地盯着满天的水果向自己砸了下来,眼睛一闭就感觉到一只手按在自己脸上,粘乎乎的液体透着一股桔子的味道在脸上流淌,二丫的手在自己面前一阵乱抓,猛然间抓住了按在脸上的手往外使劲一推……

二十一

被碰得眼冒金星的司机,感觉一只手按压在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上不着力,几次想撑起身子来,都没成功,手突然被人一推,脚下一滑,整个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翻滚挣扎着想爬起来……

二十二

还是二丫外婆伸手拉了一把在地上挣扎着的司机站了起来,司机横着手去揉着自己的鼻子,又不住地点头哈腰:“对不起…真是对不起”赶紧地向病房门外退了出去,又从快要被自己拉上的门缝里伸进了半个脑袋来:“我先交了两千块医药赍……”说完就缩回脑袋,‘哐当’一声,拉紧了病房的门……

二十三

第二天,早上

巡查病房的医生,给二丫检查了一会儿,转过脸对着二丫妈妈说:“应该没啥问题了,去把帐结了,回家休息两天。”又转过脸问二丫:“头还昏不昏,痛不痛?”二丫摇了摇头赶紧又点了两下头,医生沉默了下说:“那就再观察一天……”

二十四

(敲门声)二丫母女俩感到有些惊讶,但二丫还是示意母亲去开门,二丫妈妈一边向病房门走去,一边问(有些没睡清醒的报怨语气):“是谁啊?这么一大早的……”

‘吱吖’一声,门被二丫妈妈拉开了,外面站着一对男女,男的个子不高,黝黑的脸,有些老气,女的肥胖得跟二丫不分上下……

二丫妈妈(疑惑的语气)“你们是?找谁?”

“您是二丫的妈妈吧?我是二丫的同事,二丫在您面前从来没提过?”那女的声音有些不可置信的夸张。

“哦!那快些进来……”二丫妈妈转过头盯向病床上的二丫……

二十五

二丫听见声音,就倒在床上,拉过被子蒙住头装睡,在被窝里的二丫听见脚步声向病床这边走来,二丫就伸出手用指头去堵自己的耳朵……

二十六

女(小声地):“二丫……二丫……”回过头盯向二丫妈妈“睡着了?”

二丫妈妈(有些不明白):“可能是……”

女(仍然小声地):“那就不打扰二丫休息了,不严重吧?”

二丫妈妈(感觉女的问话的口气有点不怀好意,就淡淡的小声回答):“没啥大问题,谢谢关心……”

女的转过头示意那男的把手上提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却从包里掏出一张请柬递向二丫妈妈……

女(小声地):“我们过来看看二丫,顺便来请二丫参加我们的婚礼……”

二丫妈妈(淡淡的小声客气着):“哦!恭喜!恭喜……”

男(小声的):“那我们走了哈,阿姨,再见。”

二丫妈妈(小声客气着):“那我送送你们……”

二十七

听见关门声,二丫拉开被子,出了口粗气(模糊音):“哎!烦死咯……”

二丫妈妈(小心的,疑惑的):“这是咋回事?”

二丫(并没接过母亲的话头,象是自言自语,模糊音):“不知道显摆个啥?哼!”

二丫妈妈(更加小心地):“二丫,你这是……”

二丫(还是没接母亲话,心中有点愤愤地,模糊音):“臭美个狗屎,哼!有什么了不起!”

二丫努力地想翘起嘴角,做一个不屑一顾的表情,却拉动了伤口,痛得咧牙露齿地……

二丫妈妈再不敢问话,心疼地盯着二丫……

二十八

夜晚,家中,二丫那间单独的小卧室里,二丫奶奶陪着二丫。

二丫没精打采地躺坐在床上,把那张请柬扔出去,又捡起来又再扔出去,另一只手有意无意地捶打着枕头边上的绒绒毛狗熊,一双眼睛一直无神地游离在自己心事上。

二十九

客厅里,二丫爷爷、二丫外公、二丫外婆、二丫爸爸、二丫表哥、二丫堂妹正听着二丫妈妈讲述昨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

二丫妈妈:“也不知道二丫是咋回事?”

二丫表哥(猜测后的肯定语气):“肯定跟那个女的有仇!”

二丫爷爷:“二丫是个不记仇的娃儿……”

二丫妈妈:“即便是有仇,别人来看她,咋也应该客套两句呀!”

二丫表妹(一针见血地):“肯定是女孩之间的嫉妒!”

一大家子人都表示赞同(异口同声地):“对!我咋就没想到喃?”

三十

二丫堂妹(竖起食指在嘴边):“嘘!我去看看她们在做啥子?”

二丫堂妹向大家做了个鬼脸,猫着身子,轻脚轻手地向二丫寝室门走去,推开门闪身进了去。

二丫堂妹朝二丫奶奶挤眉弄眼地,努努嘴暗示二丫奶奶出去。

三十一

客厅里,众人盯着走出来的二丫奶奶……

二丫外婆(心里担心着):“二丫没啥嘛?”

二丫奶奶:“哎!倒是没什么,在耍小性子,我看孙女儿心里边装着心事……”

二丫妈妈:“肯定心里面还想着陈阿姨的儿子……”

二丫爸爸(一脸不高兴):“就你聪明!不晓得提这些干啥?”

二丫妈妈(有些生气):“你凶啥子凶,这还不都为了二丫着急,就转不过那个弯来……”

二丫爸爸(更是冒火):“你转得过弯,你能干……”

二丫外公(打断了吵闹):“别吵了!别吵了!你们这样子一天吵,能解决问题吗?”

二丫奶奶(打园场):“儿孙自有儿孙福,着急是急不来的……”

二丫爷爷(听了就不高兴了):“你到是说得轻巧点根灯草,一家人都在急!就你不急……”

二丫奶奶(气急了)用手指向二丫爷爷:“你……”

二丫表哥:“哎哟喂!我说您们这些老人家,火大伤身,我有个主意……”

二丫外公:“你这臭小子,尽是些馊主意!”

二丫表哥(无所谓的表情):“不想听?我还不想说嘞!”

坐在二丫表哥旁边的二丫外婆扯了扯二丫表哥的衣角:“急死人了,快些说!别听他的……”

二丫外婆盯了一眼二丫外公,看见大家都是一副期待的眼神……

二丫表哥(故作神秘,压低声音):“电视台要在人民公园举办一个万人相亲大会……”

二丫妈妈(有点担心二丫的固执):“这……怕是……”

二丫爸爸(生怕二丫妈妈说啥不吉利的话,抢过话头就先表了个态):“要不先报个名,去看看,说不准还真有缘分遇见一个了嘞!”

二丫外婆(感觉是个机会):“我看行,要不要先告诉孙女儿呢?”

二丫爷爷:“哎!也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二丫奶奶(有些报复心理):“会不会说话呀?啥死呀活的,呸……呸……呸……”

二丫表哥看到二丫爷爷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赶紧接过话:“这些你们都不用担心,我和王琳(二丫堂妹)去搞定……”

大家都一起附合道:“对!对!对!”

三十二

二丫表哥看到大家都赞同自己的主意,有些得瑟地向二丫寝室走去,走到门口举起手,朝背后甩了个响指(没甩响)又捏起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样子,推门进去了。

三十三

二丫表哥一进门就看见二丫跟王琳正说得喜笑颜开的……

二丫表哥:“这么高兴?在摆啥龙门阵?”

王琳:“女孩子家的事,你少管……”

二丫(生怕堂妹说漏了嘴):“别给他说,出去!不准偷听我们说话……”二丫做了个推人的手势:“王琳,来!帮我把袁浩(二丫表哥)推出去……”

袁浩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二丫,有啥秘密呀?连表哥都不能知道?”

二丫(有点忸怩)嘟起嘴:“你好讨厌哦,就不要你知道!哼!少管。”

袁浩(哈哈地笑了两声)做了个想拉王琳的手势:“我才不想听嘞,我是来找王琳说正事的,是好事情哟,二丫你想不想听呀?我们也不告诉你!王琳,走!我们出去说……”

二丫(有点无言以对)用手指住袁浩:“你……”

王琳向袁浩使了个暗示的眼神(意思是我好不容易才把二丫给哄开心):“别去惹人家……”

袁浩(做了个告饶姿势):“好!好!不惹……不惹……”

二丫(好奇心起):“是啥子事?必须在这说……要不然……哼!哼!大刑侍候。”

袁浩(故作神秘,脸上挂着一丝狡诘的笑,故作停顿):“……好……好……我说,说出来别……”

二丫和王琳一脸咋就没有正文的期待颜色,二丫(心中想着被表哥打断的话题):“别那个多废话,不说拉倒,就给我们出去……”

王琳(帮腔道):“就是!我俩的话还没说完哩。”

二丫(满脸不在乎地翘起嘴):“哼!……”

袁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电视台要在人民公圆举办一个万人相亲大会,我想……”

二丫和王琳把眼睛睁得滚圆,你盯一眼我,我盯一眼你,异口同声道:“啥情况?”

二丫撑起身子来跪在床上,伸出手就拎住袁浩的耳朵,一副审视的样子:“说!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外面偷听我们说话啦!嗯?”

袁浩(一副痛苦的夸张表情又略感诧异):“哎哟……哟……二丫你松手,我敢保证没偷听,你们也在说这事?”

王琳背着二丫的视线,向袁浩点了点头,又指了指二丫(故作审问的语气):“说!有啥不良企图……”

袁浩(很无辜的夸张表情):“没有呀!我想喊你们当我的亲友团……”

二丫(惊讶的合不上嘴)与王琳异口同声地:“啊?你也要去?”

袁浩(睁大眼睛也一个惊讶的表情):“你们也要去?”用手指着王琳:“你?”看着王琳向自己递眼色,调转指头指向二丫,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怀好意地拖着声调):“哼……哼……二丫,埋伏得深哟……”

二丫(有些扭捏作态,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滚!不许乱说哈,人家还没想好……”

袁浩(慢慢的做着一个採摘的夸张滑稽的动作):“俺们也要去摘一朵鲜花……”

王琳和二丫看着袁浩那过余夸张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接口道):“插在你这坨牛粪上……”

袁浩(一副胸有成竹,把声调拖得老长):“……嗯……你们说对了,俺们这坨牛粪有营养……”

二丫和王琳倒在床上,笑得花枝乱颤,二丫(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指着袁浩):“……哈……哈……他说他有营养……哈……哈……牛屎一坨还有营养?”

袁浩(等她俩笑声小一些下来时):“二丫!你不信牛粪有营养呀?要不把你这朵鲜花找一坨牛粪插上去试试?”

王琳(感觉是个怂恿的机会,接口道):“就是!就是!二丫我们就去参加!我当你的亲有团……”

袁浩:“可不能撇下我!我肯定去!二丫,要不我俩一起去报名?让王琳给我们搞后勤,当啦啦队?”

王琳和袁浩紧张地盯着二丫,等待着二丫的回答……

二丫(心里非常矛盾着):“哎呀!好烦哦,你们出去,我想睡觉了……”

王琳扯了扯还想说什么话的袁浩的衣角,使了个眼色,一起退了出去……

三十四

客厅里,焦急着的老人们听到门的响动,齐齐转过头去望向那扇门,满眼尽都含有询问的意思,王琳做了个OK的手势,走在王琳身后的袁浩也做了个‘耶’的手势,众人正想开口询问,王琳却竖起食指在嘴唇边“嘘!”了一声(细声地)说道:“二丫,睡觉了……”袁浩也在不停的点头,看到这情形,也就散了回各自的家去了。

三十五

在家又休息了两天的二丫,又开始上班了。

早上,公交站台边,二丫看着又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心中直发怵,从包里不住地扯出纸巾去擦满脸的汗,身子慢慢地向后退,站在那一群人的背后。

公交车停在站台边,二丫等那些人挤上去完了后,才拉住车门爬上了车,抬高了些头,垫起脚跟向车内望,想找一个能站得稳妥点的空隙,就听见侧边有人喊:“王二丫……王二丫……”

二丫听着有点记忆性熟悉的声音,就侧过了头,把眼睛睁得老大:“是你!”就想退下车去的二丫,看着已经关上的车门,又抬手看了看手表,侧过了头,一脸胀得通红没作声。

司机(满脸诚肯地):“那天的事,实在是对不起!真不是存心的……”

二丫(有些气恼):“不要说了……”

司机望着站在车门边梯步上的二丫,用手拍了拍引驚盖上的泡沫垫子:“你站在那儿不稳当,要不从这钻过来,坐这儿?”

司机看着二丫没吱声,就发动了汽车……

三十六

嘈杂的公交车上,许多人都在谈论将要举办的相亲大会,正在凝神细听的二丫,不料公交车在转弯时的一个急刹车,靠近二丫的人直向二丫倒过来,幸好二丫的手抓牢了扶杆,但头也撞在车门的玻璃上,吓得二丫一声尖叫。

被横穿而过的小汽车吓得一蒙的司机又听见二丫的那声尖叫(心头直报怨咋就这么倒霉哟,同时心里直咒骂那横穿而过的小汽车)把头伸出窗外咒骂了一声:“找死啦!咋开车的,龟儿子。”赶紧又缩回头来,转过脸小声地问道:“你没事吧?”

用手揉着额头的二丫(心头也报怨着遇到你咋就这么倒霉,冷冷地)回答道:“没事!”

司机:“你还是坐这儿来吧?”

本就只有一只脚踩着地面而另一只脚悬着空让心里不踏实的二丫盯了一眼司机,弓起身子钻过扶栏,一屁股坐在了泡沫垫子上,继续揉着额头。

司机:“万一让交警看见了,你就说你是这里的最高财政执行长官……”

二丫(憋住心里的笑意地想这司机还有点幽默)睁大眼睛:“啥?你说啥?”

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你封官咯,还不快点谢主龙恩……”

这惹得满车人哈哈大笑,二丫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三十七

星期天的早上。

二丫奶奶轻脚轻手地来到二丫房间,伸手去推了推被窝里的二丫:“二丫……二丫……奶奶有个好事……”

蒙住头的二丫本不想理釆,想继续赖在床上睡会懒觉(一听有好事)捞开被子就伸出了头:“啥好事?奶奶,啥好事?快点说嘛……”

二丫奶奶伸出一指头朝二丫额头上一点:“没好事情,就知道你这小懒虫,就不会理奶奶……”

二丫:“……嘿……嘿……”笑了一声,用手抱着奶奶的手臂摇晃着,嘟起嘴巴,撒娇地拖着声音:“奶奶……奶奶……你就快点说嘛……”

二丫奶奶:“下周我孙女儿要去凑热闹不是?奶奶给我乖孙做条漂漂亮亮的裙子……”

二丫一撑就坐了起来,伸直手做着‘耶’的手势,把嘴凑过去,在奶奶脸上一亲(脸上露出一个夸张:的笑脸):“耶……耶……就知道我奶奶最好……”

二丫奶奶:“调皮!赶紧起来了,小懒虫!”

二丫拉着被子(发着鼻音):“……嗯……奶奶……嗯……奶奶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嘛?保证就一小会儿……”

二丫奶奶:“去买了裙子,陪奶奶还去一趟菜市场,奶奶中午给你做好吃的哈……”

二丫就来精神了(一听有好吃的,并且是做饭最合自己胃口的奶奶亲自下厨,又突然间想起司机那一句‘最高财政执行长官’心里就想笑):“报告最高长官,遵命!一切行动听指挥……”

三十八

一切收拾妥当后,二丫就挽往奶奶手臂出了门。

[潮流元素]裁缝店内……

二丫奶奶:“冯师傅……”

一看是老买主,冯裁缝点头哈腰地把二丫祖孙让进了店内:“二丫奶奶,你今天要做件旗袍?我们才进了一批新布料……”

二丫奶奶(挺喜欢做工很讲究仔细的冯裁缝,心里确实也想做件旗袍)伸手捏了捏挂在最显眼位置上的那料子:“今天是来给我乖孙女做条裙子的……”

冯裁缝:“哦。好的……好的……二丫,过来量量尺寸……”

正盯着厨窗里塑料模特儿身上溜金边的雪白的裙子出神的二丫象是并没听见冯裁缝的话,二丫奶奶扯了扯二丫的衣袖角方才回过神来:“奶奶,您说这件好看不?”

二丫奶奶望了望那裙子(心里也觉得满意):“嗯……挺好看的,还是我乖孙女儿有眼光,那就照着做一条?”

二丫(心中直幻想自穿上这条裙子的漂亮度,一心讨好地):“嗯!奶奶真好!谢谢奶奶……”把嘴巴凑了上去,在奶奶脸上亲了一口,又把嘴巴附在奶奶耳朵边(自以为小声地):“奶奶……我……还想做件小…衣……”

二丫奶奶一楞,转头望向冯裁缝,冯裁缝也是一楞:“这……这……胸……胸……我从来就没做过呀!”

二丫奶奶(心里有些不高兴):“冯师傅,你就不会想想办法?”

冯裁缝(有点骑虎难下地为难):“不是的……二丫奶奶,关键是这……尺……尺寸咋量呀?”。

二丫奶奶(一听有转机,沉吟了下):“冯师傅……你说咋量?我来帮着量……”

冯裁缝(没想到二丫奶奶反应这么快):“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做出来,好是不好?”

二丫奶奶:“拿尺子来……做坏了,不怪你……”

二丫(心里委屈得直想哭,她从来就没有让一个男的在自己胸前看来看去的)这时候红着脸,任由冯裁缝在自己面前指指点点,二丫奶奶又有些笨手笨脚的,终于量完尺寸,冯裁缝送走二丫祖孙俩,坐在板凳上用袖笼子擦额头上的汗。

三十九

[潮流元素]裁缝店里。

冯裁缝拿着尺子左比右画的,时而又冥思苦想着,时而又用双手在自己的眼前比划出个样子,时而又摇头叹口气,始终不如意的冯裁缝无意转过身去,看见店外一个小孩手里抱着皮球跑了过去……

冯裁缝眼睛一亮,用双手在眼前合了个圆,越想越觉得可行,(心里直高兴)自言自语道:“ 对!就用皮球做内衬……”

四十:

:

农贸市场

二丫很少来菜市场,这时侯挽住奶奶手臂,提着满篮子菜,东瞅瞅西望望…

二丫奶奶:“二丫,走去杀只鸡,奶奶给你做辣子鸡……”

二丫(最喜欢吃奶奶做的辣子鸡)满脸洋溢出幸福的灿烂:“就只有奶奶最懂我了……奶奶……把脸伸过……奖励一个啵……”

二丫奶奶拍打开伸过来抱自己头的手(心里挺欢喜):“油嘴……”

到了点杀的摊前,二丫:“……嘿……嘿……”笑了声就没动静了。

奶奶跟杀鸡师傅讲价还价后,转过身想叫二丫再去转转再回来提杀好的鸡,却看见二丫呆呆地望着冒着青烟泡泡的那口熬松香的大锅和杀鸡师傅手里正在抠鸭子身上那层黑黑的松香壳壳……

二丫奶奶扯了扯二丫的衣角(诧异地):“二丫……二丫……”

二丫没理釆奶奶的拉扯,象是中了邪似的没反应,盯着盯着那口大锅的二丫,不自觉地伸手在自己上嘴唇上摸了摸,开口就问:“师傅,您那锅里冒烟的是啥子呀?”

杀鸡师傅抬头望了一眼二丫:“松香……”

二丫:“拿来做啥子用喃?”

杀鸡师傅:“用来脱鸡、鸭身上那些没法拔的细绒毛毛……”

二丫再一次用手在自己的上嘴唇上来回地摸着动(一个十分惊讶的夸张表情):“它不痛呀?”。

杀鸡师傅(被蒙得找不到头脑的表情):“你这女娃儿问得好奇怪哟!”抬头望望二丫奶奶(心中想着你孙女是不是有毛病?),又望望二丫,看见二丫在嘴唇上滑动的手,象是突然反应过来了(心里想不会她想用来脱她嘴唇上的绒绒毛吧?):“……哈……哈……哈……你……”

二丫奶奶把眼睛睁得老大(不可理喻的表情):“二丫……二丫,你……”

二丫有些莫名其妙那笑声,一本正经地(在心中总认为自己的逻辑思维是正确的):“不会把皮烫掉吧?”

杀鸡师傅和二丫奶奶一直笑不停,二丫奶奶缓过气来,用手抹着笑出来的眼泪(恍然大悟状):“你……你……二丫,你这傻丫头,在想些啥呀?”

二丫被笑得浑身有些不自在地脸红着,眼里包着委屈的眼泪(扭扭捏捏的):“人家就问问,有啥嘛?哼……”

杀鸡师傅看着委屈的二丫,止住了笑:“这鸡、鸭是被杀死了的,要是活的,不但脱不了毛,还得把皮扯掉,皮上还会烫出老大的水泡……懂了不?”

二丫点了点头(其实心中还似懂非懂地):“……嗯……”拉着奶奶,转过头再盯了一眼那口大锅,走了。

四十一

四天后,二丫奶奶带着二丫和王琳去了一趟[潮流元素]裁缝店。

店内,冯裁缝热情地招呼着:“二丫奶奶陪乖孙女来取裙子来咯?”

二丫奶奶:“嗯!冯师傅做好了没有嘛?”

冯裁缝(恭维着这老买主):“您老交代过的事,就是把别的事放一放,咋也得保时保量地完工……”

冯裁缝继续着说:“要不……先让王琳陪着二丫进里屋去试试?您老就坐这等等?看看效果?我去给您泡杯茶……”

二丫奶奶(很满意冯师傅的态度)点了点头,眼睛就在那些穿在塑料模特儿身上的旗袍上打量……

不一会儿,二丫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做了个天鹅舞的旋转,把那裙摆挽起一朵洁白的白莲,束紧的腰让二丫看上去瘦了一大圈,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十二分的满意,尤其让二丫满意的是自己从未买到合适过的特大胸罩给自己带来的那一分舒坦,这让二丫一直在脸上挂着跳跃的笑意……

二丫奶奶:“嗯……冯师傅的手艺真不错,二丫,再转转给奶奶看看……”

冯裁缝(讨好地):“满意吧?以后记得还来照顾我生意哟……”

二丫奶奶(用挑剔的眼神绕了二丫一圈,尤其那对髙顶的胸的效果都让自己感到一阵脸热,也是让自己感觉到最为满意的地方):“不错,不错!冯师傅好多钱?”

冯裁缝(象是有点为难地表情,吞吞吐吐的):“裙子嘛,先就讲好的那个价三百五十块,这……胸……胸……”

二丫、王琳、二丫奶奶(心里想的是不值几个钱,不好开口要吧?不会白送吧?)(一脸期待白送的表情)还是二丫奶奶开口客气到:“冯师傅辛苦你了,这没啥不好说的,多少都得收点不是?”

冯裁缝一听‘多少都得收一点’脑袋里就嗡嗡作响,嘴结巴得(张合了好几次才发出声音来):“……这……这……就……就本……本钱都四……四……四百好几……”

二丫、王琳、二丫奶奶(都期待着这……后面紧跟的是不值几个钱的表情)被这突如其来的天文数字(惊蒙了,异口同声地):“啥?!”

冯裁缝(委屈的):“别那么激动嘛,听我解释……”

二丫奶奶(心中一股恕火直窜了出来):“不听……不听……你咋不拿刀砍嘛,二丫,去……”

王琳也气愤填鹰地(帮腔):“就是……二丫,去把它脱了,我们不要还不成?敲竹杠也敲合适点!哼!”上前一步就去拖二丫,二丫(心里十二分不舍,也气愤在冯裁缝太黑)也就转身跟王琳进屋里去了。

冯裁缝看这阵势是百口难辩了,弓下身去在裁衣板下一阵鼓捣,拉出几个焉不啦叽的‘李宁牌’皮球来,放在裁衣板上:“二丫奶奶,你看这些……”

二丫奶奶(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冯裁缝的话):“有啥好看的?不看!”但也忍不住地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一看不打紧,心里就直犯糊涂了(疑惑不解地问):“这……这是?”

冯裁缝:“为了给二丫做胸衣的内衬,只有用这……才能做出效果来……”

二丫奶奶被逗乐了,直用手在自胸前比划着(惊奇得无法想象的表情):“这……二丫的胸……胸……用皮球做的?”

冯裁缝又从裁衣板下面拖出一大把剪烂了的布料:“其它材料都不行,试了又试……”

二丫奶奶(恍然大悟状):“……哦……真是意料不到的事,你咋不早说?行!算算!一起多少钱?”

冯裁缝看到二丫奶奶还算明理(心里落下了那一砣亏大了的石头):“二丫奶奶,就算个本钱,一起八百,您看?”

二丫奶奶沉吟一会儿(也在心里算着帐,三个割坏了的皮球加用那一个,嗯……得去问问价):“好的!难为冯师傅您了哈。”

二丫抱着没退而成交的胸罩和裙子,满心欢喜地哼起了歌儿……

四十二

星期天,早上,家里客厅

王琳望着忙了一大早上的二丫拧着毛绒绒的熊熊包出现在自己眼前,摆了个自认为优美的姿势让王琳打量,王琳伸手抢过二丫手中的毛绒绒熊熊包扔在沙发上:“嗯!漂亮!来提我这个包……”

二丫(很自信地):“漂亮吧!那你提啥包喃?”

王琳:“你别管……管好自己就行了……”

二丫伸出舌头做着怪象:“……嘿……嘿……”

二丫爷爷、二丫奶奶、二丫外公、二丫外婆、二丫爸爸、二丫妈妈、袁浩和王琳一大家人簇拥着二丫出门了……

四十三

星期天,上午,万人相亲大会现场。

二丫正和王琳站在一幅那些单身男人自制的海报前,评头论足地找着自己心中的感觉。

“王二丫……王二丫……”

这喊声一传进二丫耳朵里,心里就感觉一阵紧张,(心里直想又要遇到啥倒霉的事情了,咋那里都遇得到你哟?真是阴魂不散!)但二丫还是转过身子去:“你?”

背后站着一个与记忆性的声音象是没对上号,一身得体的西服和铮亮的皮鞋,衬托出一些脱颖而出的帅气来,那一头蓬松的头发,被剪裁出一款自然的流畅,二丫从没正眼打量的那张脸分明出刀刻的轮廓线条,一双惹人的单凤眼黑白清晰得透亮……

看着象是没认出自己的二丫,嘴角自然地钩勒出一丝笑意:“不认识了?”

二丫(心中还是有被戏弄后的怨气):“认识!咋不认识你,遇见你就要倒霉……”

司机用手挠着后脑勺(有些难为情):“这……不会还在记仇嘛?”

二丫盯了两眼(心中并不是仇恨,而是那股没地方出的恶气惹出的恼气):“今天打扮这么帅,来相亲呀?”

司机:“我叫陈越,这么好的天气,‘蟋蟀’也该钻出洞来透口气哈,你这是?也来相亲?”

王琳听到这句话偷着笑出的声音也感染了二丫在脸上挂出了一丝笑意:“这……你就少管了……”

陈越指着海报(一脸又犯错的表情):“不管……不管……这是我制作的‘商标’,招商引资的哟,咋样?”

二丫(在心里想那惹得自己心中有一丝温度的海报,居然是他的?)听到‘商标’二字(心里就装着戏弄的调侃):“还有商标呀?注册没有?跑这来干嘛?该进菜市场呀!”

陈越:“……嘿……嘿……”笑了两声,也不介意二丫的调侃:“我得过去了,哪天给你真心赔个不是哈,王二丫,能留个电话号码吗?”

二丫向上斜翘起嘴角,一副居傲的样子(听到他要离开,心里居然被牵出一丝无端的失落):“要你赔!不稀罕。”

陈越亳不介意地转身走了几步,调转头,捏起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加油!我电话号码是135xxxxx690……”

二丫看着陈越的背影(在心里深呼吸一口,记住了电话号码)拉着王琳到别处转去了。

四十四

星期天,下午,万人相亲大会主会场。

二丫刚挨着奶奶坐下,眼角的余光就瞧见隔了一条过道的左上角坐着陈越,仿佛间感觉到陈越也看见了她,并给了自己一个微笑,二丫低着头摆弄着裙子边上那一溜金线,再也没心情去关心台上那些男男女女的表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那么一会儿,傍边的奶奶拉住二丫的手臂摇着:“快看……快看……你表哥……”

二丫这才抬起头向台上望去,在麦克风面前清了清嗓音的表哥透出一股绅士风度来:“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为了摘一朵盛开的鲜花,插在我这坨有营养的牛粪上,让她从现在到永远都怒放在生命里……”

让表哥激情感染到的二丫,跟着会场里的掌声一个劲地拍着手……

“大家静一静,静静!现在有请王二丫女士,为我们诠释爱情在她心中最真实的答案,去打动她的另一半,祝愿她心想事成!有请!”

麦克风那边传来的声音,没有预见性的动静。

一个劲拍手的二丫跟本注意到傍边的奶奶在提醒她,突然感觉到一丝异样,除了她鼓掌的声音,好象是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二丫茫然地停下拍手,伸直个脑袋四处张望……

二丫奶奶着急地拉了拉二丫裙边,二丫却没反应似的:“二丫……二丫,该你啦!”

同时麦克风里又响起:“有请王二丫女士!”

二丫用手着自己的鼻,向亲友团里张望一阵子,睁大眼睛(象是才清醒的表情):“我?”

在亲友团着急的示意当中,二丫才离开座位走了几步,却又返身跑了回来,在全场十分诧异眼神当中,二丫弯起身子,拎起忘记在座位上的包包,深呼吸一次,目不斜视地走上台去了。

二丫站在讲演台前,清清嗓子,对准麦克风,手在被讲演台挡住的包里掏着,(心里猛然间想起自己写的稿子放在熊熊包里没拿出来)对准麦克风的嘴巴却无意识地喊出声来:“糟糕!稿子没拿起来,咋办嘛?咋个办!……”本该在心中说的话却通过麦克风放大到会场的每一个角落,显得更加诧异的会场,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中夹杂着口哨声和尖叫声。

二丫在这喝倒采的声音中反而把劫场的心理压抑住了(在心中居然报怨起陈越来,遇到你就要倒八辈子的血霉)伸手在麦克风口上用劲拍了两下‘……咚……咚……’的声音把全场给镇住了,静了下来。

二丫心里平静得没一丝杂念,对准麦克风随口就开始说:“跟你们开个玩笑,就把你们激动得这样!有一句话我很喜欢,这句话是这样说的‘寂寞并不代表孤单,因为心里有人作伴。’我固执地认为这就是爱情。谢谢!”

在掌声中,二丫直接走出了会场。

四十五

还有 61%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