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9)

A Kiss

文/玄宝

王重楼半夜醒来时口干舌燥,左右动动,一身味道,眯着眼打量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在哪里,起来找水喝,转头看到谷雨写的字条,秀气的楷体,让他喝水,一个夸张的感叹号。手上不知道为什么还拿着一条半湿的毛巾,有微微发香。

他揉揉眼睛,坐起来拿起水杯,一饮而尽,顿时畅快许多,窸窸窣窣去完洗手间,又倒在原来的地方睡下去了,倒是一点都不挑剔。

第二天早上,谷雨先醒来,换了宽松的家居服在厨房煮早餐,王重楼是被那阵香味诱醒的,揉揉头发,靠在厨房门口说早安。

是,谷雨承认,如果没有那阵味道,领口半开,露出锁骨,青青的胡茬刚长出来的王重楼的确很帅。但是谷雨的鼻子太敏感了,他身上酒精的味道还在,也不知道昨晚到底是喝了多少才会醉成这样,略用嫌弃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洗手间有牙刷,你先洗漱一下,马上吃早餐了。”

真是,仿佛跳过许多,一下子来到一起吃早餐的地步。

洗漱过后的王重楼把毯子和枕头帮着收拾了一下,搬好小桌子,谷雨煎了滑蛋,上面撒了一点黑胡椒,又装了一碟虾米菜圃,两人盘着腿坐在地毯上喝白粥。

“我昨晚是不是很麻烦你?”再自信的王重楼也不好意思了,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霸着人家的客厅一晚上。

苏谷雨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喝粥:“你害我连香槟都没喝成。”还差点吐我身上,后面这句她没说出来,“你酒量有这么差吗?”

王重楼摸摸鼻子,盛了第二碗:“必要时候,也可以很好的。”

事实上,他酒量很好,只是前晚才应酬完,昨天中午喝了一趟,晚上的的酒局接着来,的确是喝太多了。

“我可以做点什么补偿吗?”王重楼挺过意不去的。

谷雨笑:“今天帮我打扫卫生?”

“可以找帮佣代劳吗?”

“好了,你吃饱就赶紧回家洗个澡吧,人都酸了。”谷雨没好气,“我自己会看着处理。”下了逐客令。

王重楼拿了自己的外套坐电梯下楼,的确,人都酸了。

今天周六,下午约了二姐一家人去海边钓鱼。

王重楼驱车过去的时候,王彦心一家人已经钓了不少的鱼,姐夫安坐在椅子上岿然不动,坐等鱼上钩,王彦心在不放心四岁的儿子,陪着他到处走。

小俊一见舅舅从车上下来,飞奔过去:“小舅舅!”

王重楼一把抱住,还有点重,揉揉他脑袋:“又长高了!”抱着小侄子过来跟二姐、姐夫打招呼。

“昨天喝了不少酒?”王彦心问。

怎么每个人都在问这个问题?

王重楼岔开话题:“什么事,一定要今天见一见?”

王彦心叫来阿姨看住儿子,带着王重楼往旁边走:“大姐要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她两年回来一次探亲,也正常。”王重楼不觉奇怪,海风一吹,还有一点头疼。

“大姐要离婚。”见小弟皱眉不说话,王彦心继续说,“电话是上周打回家的,说是已经跟沈耀华提出分居,事情告一段落就准备回国。爸爸听了之后震怒,一整天在书房都没出来。那天公司的几个叔伯过来,他都没见。”

沈耀华是王会心丈夫,沈家长子,当时沈家在三藩市华人家族中颇有地位,十多年前王氏为打开北美地产市场,王其昌派长女王会心前往开拓,原先想着让沈家牵头入股,谁知后来竟结成姻亲,两家都非常高兴,王氏在北美打开局面变得水到渠成。郎才女貌,情投意合,又促成合作,这件事当时还成为一桩美谈,而沈耀华和王会心的隆重婚礼,也成了华人报纸上报导的世纪大婚。

“大姐有说什么原因吗?”海边有风,下午了,太阳也是辣的,王重楼戴着墨镜,头发有些被吹乱,跟二姐沿着海岸线慢慢走,“为什么今天才跟我说?”

“是爸爸不让讲。”王彦心停下,靠在栏杆上,看着天海一色,心情有点复杂,“你知道爸爸向来最疼爱大姐,估计是以为他们夫妇吵架,还让我劝一下。沈耀华这两年不太老实,绯闻时常见报,但我听大姐的口气不像是因为这些事。爸爸以为过一阵子,大姐就会回心转意。谁知昨晚大姐又来电话,跟爸爸说起双方都已经在请律师的事情。”

“大姐决定的事情,爸爸还能拉回来吗?”半晌,王重楼才开口问。

“大姐昨晚让我差人把香港半山的两层公寓打扫出来,回国又回得不彻底,中间还隔着一点距离,要见面也麻烦。爸爸有点失望,以为大姐会回家住。”王彦心回答得木木的,一点都不像她在公司里精明能干、雷厉风行的模样。

王重楼想了想:“这件事,不要声张先。”他看了看坐在另一头钓鱼的二姐夫,“跟姐夫也尽量不要提起。大姐这么做,恐怕是筹划已久的行动。”

王彦心点头:“我知道的。”

王氏一家是低调的商人,都不喜欢节外生枝,许多事情不到尘埃落定,是绝不会拿出来说的,更遑论让他人议论。

“这两天我跟纽约那边联络一下,问问是什么情况。”想了想,又问,“小平和小意呢?大姐准备怎么安排?”小平和小意是大姐的一双儿女。

“已经准备跟沈耀华争抚养权,如果可以,就带回香港上学,不然就送到英国去上寄宿学校。”王家姐妹都是在英国上的寄宿学校,对英国情有独钟。

“她都想好了。”王重楼拍拍栏杆,似乎不担心大姐会在这场官司中吃太多的亏,“二姐,不要想太多,大姐是个冷静的人。”

“我担心的是爸爸,他近年来身体一直不大好。大姐的事让他血压又升了。”王彦心一家跟王其昌夫妇住在华侨城的别墅家,只要不出差,父女可以经常见面。早餐之前,王彦心都会亲自帮爸爸量了血压和血糖再出门。

坊间不少传闻说她丈夫吴少明没骨气,跟王氏结亲,吃喝都在王氏,简直是入赘,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懂他极爱王彦心,住进岳丈家,分明是为了迁就妻子。

“今晚回去吃饭,爸爸和梅姨都说许久没见你。”

梅姨是王其昌的第二任妻子。方知梅,王重楼生母。但这位母亲却一直跟王彦心更亲近,似乎王彦心才是她亲生的孩子。

王氏一家家庭结构简单,也有点往事。

王其昌早年发妻,贤淑得体,算得上是名门之后,跟他一同创业起家,夫妻感情极好,婚后两年便生了大女儿王会心,彼时王氏还不成气候,只能算是小康家庭,不像王其昌和方知梅,他和亡妻不常分离,二人特别疼爱这个掌上明珠。

在王会心十二岁时,发妻再次怀孕,诞下二女儿王彦心,却因为难产造成大出血,抢救不及时,在二女儿出生当天去世。

两年后,方知梅入主王家,再过三年,生下王重楼,所以王其昌也算得上是中年得子了,大概怕他沾染二世祖的作风,一直以来,对他有些过度严格。

王会心和王彦心姐妹相差十二岁,几乎没话题,感情说不上特别亲近,尤其生母是在生完妹妹之后去世的,已经早熟懂事的王会心每每看这个妹妹,都有种说不上来的复杂感,说没有怨气,那是假的。

方知梅来时,王彦心才两岁,由一个在王家待了多年的帮佣阿姨带着,阿姨是个淳朴单纯的劳动妇女,生怕方知梅这个后妈虐待王彦心,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她,防方知梅防得简直过火。方知梅觉得好笑,她是那个年代少有的研究生,修养不一般,不和佣人计较,为人冷淡,但心地善良,主动去亲近小小的彦心,王彦心虽然是孩子,也知道对方是善意的,不知觉两人越走越近,胜似母女。

后来小楼出生时,王彦心已经五岁,半懂半不懂,也知道为什么只能叫梅姨而不是妈妈,她由阿姨牵着去医院看望刚生产完的梅姨,紧张地看着皱得小小一团的弟弟,怕此后会失去梅姨。爸爸一直忙事业,大姐已经在英国读书,回国也不爱和她说话,只有梅姨真正关心爱护她,她内心非常依赖这个大人。

生完王重楼的第二天,方知梅就把王彦心叫到床边,对她说:“彦心,你过来,这是你亲生的弟弟,以后又多了一个爱你的人。”怕她听不懂,补充道,“你一直都会是我女儿,梅姨会一直亲你爱你。”

王彦心记得那时她老是把梅姨叫成妈妈,大姐非常不高兴,经常因为这个发脾气骂她是没良心的小东西,大姐发威,她怕,就哭着满屋找梅姨,躲到她后面。忌惮方知梅终究是长辈,王会心不敢造次,就算手上拿着鸡毛掸子,也只好恨恨放过王彦心,仿佛这个不是她亲生妹妹。小楼慢慢长大,他们姐弟十分亲近,显得和大姐更疏远。

“老婆,回家吃饭。今晚我下厨!”吴少明那边收获颇丰,抱着精灵的小胖儿子过来,戴眼镜的斯文读书人,还是王彦心自己去追回来的老公。

“那小楼有口福了。”王彦心一边吩咐旁边的司机和阿姨收东西,一边笑得安然幸福,这一家,的确算得上是婚姻楷模了。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8)
下一章:绵绵(10)


今天也挺忙,所以这么晚才更文。
家里的书慢慢多起来,又多买了个书柜,装了一晚上,总算装好,略有成就感。
喜欢自己的房间窗明几净的感觉。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这一个不算太平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年年岁岁,春去秋来,不过是窗外的炮竹一声响,只有人的心,才在这一...
    玄宝阅读 60评论 4 6
  • 文/玄宝 晚饭如同往日,王其昌还是喜欢在饭桌上问起王重楼的工作,王重楼在外面可以一言九鼎,回到家,也得乖乖做人儿子...
    玄宝阅读 102评论 3 11
  • 文/玄宝 王重楼从青岛回来后没几天,便被二姐召回家吃饭开会。 这次他不敢轻易质疑反驳,毕竟爸爸最近身体不好,上个月...
    玄宝阅读 80评论 5 7
  • 文/玄宝 “想吃你做的肉骨茶和菠萝炒饭。”王重楼的微信传过来,其他中文写得不利索,菜名倒是记得多。他第一次吃谷雨做...
    玄宝阅读 67评论 4 6
  • (一)pandas基础 常用的两种数据结构:Series,DataFrame. 鉴于Series可根据index取...
    井底蛙蛙呱呱呱阅读 1,232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