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问道,唯你是心上朱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山间起风,云雾散去了一些,我藏蓝道袍衣角被掠起。

山道,她慢慢走下石阶,身边的夫婿小心搀扶。她脸上的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安稳舒缓,一如初见扰乱我心。

“师父,你认识那个女子吗?”

小道童突然发问,我淡淡一笑,拿起拂尘。我当然认识,那是我曾经挚爱,愿意拿命去守护的人。

1

十年前,我没想过我会去当道士。那时候戾气横生的我,一心只想在江湖闯出名声,赢得名利。

她从来不理解我,为什么这么拼命?不理解我,为了仅仅的十几两酬金就去杀人。可她是真心喜欢我,从每次看见我伤势心疼得眼泪汪汪,哽咽为我清洗包扎。

我是在刺杀一户人家回来路上救了她,很俗套,像极了那些说书人说的英雄救美。

那时候,她的随从都被山匪劫杀,她被按在肮脏的泥水里,被四五个山匪笑着撕去衣物。

我向来独来独往惯了,这种事江湖上多不胜数。我面无表情提剑就要走,她委屈悲愤的嘶吼让我停了下来。

“放了她。”

那几个劫匪不耐烦起身围住了我。

“喲,英雄救美呐?”

“小子,,,”

她惊叫着缩在一团,看着地上倒下的尸体。我走了过去,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来扔了过去。

我搀扶起她,她有些抗拒但还是小声道谢。她生得确实很美,比江湖上第一美女沈碧也不逊色。

“我送你到市镇。”

“谢谢。”

一路上都是沉默,我一向话语不多,但今天我特别想要找话语聊天,但她可能受到了惊吓,也是缄默。

市集很快到了,我提剑就要走。她一把拉住我,眼神柔弱“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我父亲是历渊门门主,我叫历浅。”

历渊门,世家大族,武林的翘楚。

我拉开她的手,语气尽量温和“陆昭。不过你最好不要告诉你父亲讳。”她有些不明白,我淡淡笑了笑,转身离去。

陆昭名讳在江湖上可是烂透了。杀人狂魔,只要给钱,正邪都可以杀,没有立场原则。

最近又接到一笔生意,价钱合适,我当然利落做了个干净。

照例我去了暖香阁,一般杀人后,我都会去那里放松。

“你今天有点怪哦!”

我躺在铺好绒毛暖毯床榻上,笑看站在我前面的柔媚女子“怎么了?”

女子一袭红色长裙,墨发垂下,极其媚惑。谁也不会猜到,江湖第一美女沈碧,居然是这暖阁主人。

“以往你总要叫两个姑娘陪你,虽然不碰她们,好歹会玩玩。怎么你彻底不行了?”沈碧掩嘴一笑,倒是美极了。

我也没生气,只是想起了她,不自觉笑了。沈碧坐了下来,朝我扔了一个玉牌“上面又来活了,这回,可不好做。”

我拿起玉牌,的确扎手,不过价钱标得真高。我天生对钱没有抵抗,还是接下来。

“我说,你可别死了。”

临走时候,沈碧难得正经,我摆了摆手,走出了暖阁。

这次任务真是不好做,我费了好久心思,依然失手,浑身血迹逃了出来,最后昏迷在溪水侧。

2

醒来时候,正好看见厉浅肿红双眼以及欣喜的神情“你吓死我了。”

我才知道是她救了我,偷偷把我安置在一间破屋内,照顾了我几天几夜,也哭了好久。

“你眼睛红得像兔子。”

我打趣她,她恼得放下药碗,鼓着嘴,竟然十分可爱。我忍不住亲了她的脸颊,她瞬间羞恼低下头,最后埋在我怀里。

养伤时间,是我这二十年来最开心的受伤时光,以往总是孤寂一人疗伤。如今多了一个人小心照顾,心疼哭红了眼。

伤好之后,我去了暖香阁。

任务失败,沈碧自然知晓,上面的人也知道,派人过来惩除我。

整整二十棍,我吐着血趴在地上。那几个人离开后,沈碧扶我坐下,赶忙拿来药,又吩咐人去煎药。

“我说了,不好做,你为什么非去。”

“你也知道杀手组织规矩,你以为自己几条命。”

我咬牙忍受着药物刺激,想着自己的积蓄能否许她一个美满的未来。

“你好啰嗦。最近还有任务吗?”

沈碧有些恼了,拍了一下我的伤口,疼得我呲牙,她冷笑“你也怕痛?失手一次,短期不可接任务,不知道吗?”

我知道,可我更加知道,我只是个臭名昭著的杀手,除了杀人累计钱财,我别无他法能够对她更好一点。

半晌,沈碧忽然声音有些沉闷说“你是对那个女孩动心了?”

没想到她也知道了,我笑了。杀手不可动心,因为一旦在乎就有了软肋,可她也是我的铠甲。

沈碧得到肯定,有些激动“你简直疯了,她是世家名门之女,你呢?你是什么?她为什么喜欢你,你难道不怀疑?”

我眼神有些黯淡,沈碧说得对,我和她云泥之别,本来就不该有交集。可我不会像十年前那么懦弱。

“因为本公子很帅。”

一句话呛得沈碧无语,狠狠给了我一巴掌,疼得我直抽气,这女人太狠了。

回到小破屋,厉浅收拾干净,还准备了饭菜。见我回来,露出笑容,走了上去,却在我几步停下,仔细闻了闻。

“你身上怎么有脂粉味道?”

我低头闻了闻,糟糕,准是沈碧那女人的。果然,厉浅眼眸一红,转过身去,低声抽泣。

“浅儿,我是去了暖香阁,可我是去做正事。”

“你去了那种地方还做正事?”

我顿时百口莫辩,的确,暖香阁确实不好解释。眼见她伤心,我只好抱住了她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怕她不信还亮出了伤口。

她居然又哭了,还更加厉害了。

“你疼吗?”

我淡然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我不疼,只要你相信,我的心里只有你。”她挽住了我靠在我的肩上嗔道“我当然知道。”


3

我知道暖香阁出事时候,已经是十天后。这十天我一直陪着厉浅游玩,从小城古镇到名山大川。

我赶回去,只看见血迹斑斑的楼宇,我想到沈碧,立刻拔腿就朝上跑。我在那些尸体里反捡,沈碧是我唯一一个朋友,我不能让她死。

或许是我太过专注,完全忽视从背后射来的冷箭。待我反应过来,背后已经有人抱住了我,替我挡下。

我亲手宰了那个偷袭的,想要去查看沈碧的伤势,她却搂得我腰更紧了。

“你还是关心我的死活,也不是心里就那个姑娘。”

“我当然关心你。”

“可你不喜欢我,你说我们青梅竹马,你为何偏偏不喜欢我。江湖人都说我最美,可你偏偏不喜欢。”

我一时无言,心里百味交杂。背后衣物被温热液体浸湿,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泪水。

我从来没有想过沈碧会喜欢我,尽管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都经历过极度的贫穷,都是从生死关门走出。她一心想要嫁入高门,攀上了江湖有名的杀手组织,开了暖阁。

暖阁忽然冲进来一个身影,奔跑到跟前,从我背后抱住了沈碧。那是组织首领风安,年近三旬就已经是名声在外,正邪都忌惮。

我从没看见冷酷的风安哭得如此伤心,完全不顾自己身上伤痕累累,紧紧抱住了沈碧。

听着他泣不成声的话语,我心阵阵抽搐。原来,沈碧这个蠢女人所谓嫁入高门,喜欢风安,都是为了我。

我推开风安,抱住了气息微弱的沈碧,红着眼眶握住了她的手掌“你这是做什么?”沈碧努力一笑靠在我怀内“陆昭,你不用内疚。”

风安嘶吼着一掌拍向我的后背,我生生受了,猛然吐出一口血,仍旧笑看着沈碧“那我,来生娶你。”

很快,暖香阁以及背后杀手组织覆灭消息传遍江湖。

我在酒馆醉了几天几夜,也不知道风安揍了我一顿后把沈碧带去哪里了,我多希望她没死,而是和风安隐居了。

“阿昭,别喝了。”

看着抢走我酒壶的历浅,我瞬间怒了,起身一剑指向她,冷眼相待。

要不是她刻意接近,通过我打探那么多细节,历渊怎么会知道,怎么会灭了暖香阁。

历浅哽咽几分,努力想要解释“我,我只是不想看你毁了,爹爹和我说只要灭了暖香阁,他可以帮你谋个好出路。”

我冷笑,她以为我会信,那边酒馆出口,历渊带着人走了进来“你这个余孽果然在这里,多亏你了,浅儿。”

“杀!”

历浅又惊又怒想要说什么被她父亲拽住,我恨极了一把剑疯狂绞杀,血溅了一身。

“爹!不要,不要,,,”

历浅的悲戚,让我心一颤,抬眼对上她那心疼的眼眸。果然,还是那个傻丫头。

历渊没有想到我会杀到他跟前,一剑刺入他的心脏,而我也被他一刀插入腹部。

“啊啊啊!”

我勉强看向崩溃的历浅,想要伸手去抚慰,却先一步倒了下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4

再醒来已经是三个月后,我居然没死,还是风安救了我。

“我答应了她要护你。”

我没有开口,只是想起历浅,我心疼得厉害。我亲手杀了她父亲,她必定恨极了我。

风安似乎知道我所想,露出一抹琢磨不透的笑容“那个女孩也是可怜,不过也算幸运。”

我追问之下,才知道她在那次酒馆后巨大刺激下失忆了。在叔父的促成下,和一名品行俱佳的世家公子成了亲。

我伤好后,偷偷去历渊门看了她一次。她站在一株桃树下,轻嗅桃蕊,桃花灼灼也不过如此。

“娘子,小心天凉。”

看着为她披衣的那个公子,我确实很嫉妒,却也苦涩万分,只得转身离开,一摸脸居然流泪了。

后面,我在黎山出家入了道,这一生杀孽太多,下半生就以此洗涮吧。

五年后,我再次遇见了她和她的夫婿还有孩子前来祈福。她已然不记得我,拿了签问我。

“姑娘福寿无双,夫婿也是清风朗月,势必家庭美满,白首不离。”

她显然很开心,我心疼得厉害。见她下山,经过道童发问,才渐渐回忆那些往事。

我和她的初见,是在我的十一岁。那时候,闹灾荒,我瘦小没有抢到发放的馒头。

是她站在桃花下,笑意盈盈,取来一个馒头递给我。那个馒头和她我记了许多年,直到那次认出后毫不犹豫救了她。

道经百遍,我唯独去不了心头的朱砂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