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的日子丨6 初恋

时间过得很快,杨红花母女三人来方家已经一年多了。杨红花对于专职家庭主妇这件事已经驾轻就熟,虽然跟之前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但总归是称心的。婆婆常来自己家,但两个人交流的不多,她总跟自家亲孙子待在一起。方勇几乎整天的在店里,杨红花坚持每天给他送饭,夫妻俩感情还算不错。杨红花知道方子杰还没有打从心底里接受他,但她也清楚亲妈和后妈的界限,从不强求。

张小凡除了个头长了不少,还是个傻乎乎的姑娘,没什么想法,整天跟在姐姐和妈妈后面。她总跟方子杰打打闹闹,争吵不休,谁也不让谁。方子杰似乎比同龄人提前进入变声期,低沉粗犷的嗓音也总被张小凡笑话。

对于张小柔而言,高考已经进入倒计时。她极为重视这个可以改变她命运的机会,不想有任何闪失,因此在最后的几个月里,她几乎两耳不闻窗外事,连家里发生了什么,只要跟她没关系,她都不管不顾。她是决心要离开的。

关于那个空着的房间,张小凡后来才知道为什么当初没有分给她。

万金兰时常会来看望方子杰,如果时间太晚,方勇便会留她下来住。万金兰也不拘束,久而久之,还会带些换洗的衣服。张小柔没什么意见,反正她的活动范围只是在自己房间里,张小凡因为姐姐马上就要上大学离开,她就快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对于那个空房间也没有一开始的觊觎。

可杨红花总觉得不自在。这明明是他们夫妻和三个孩子的家,她才是家里的女主人。万金兰虽说是婆婆,可她拿着钥匙随意出入自己家,总让杨红花难以接受。

她跟方勇提过两次,方勇很不在意地说,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的。言下之意,方勇跟前妻在一起时,万金兰也是这样,所以杨红花也应该习惯。方勇还说,有时候你不在家,我又在店里忙,我妈能过来帮忙照顾孩子,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

杨红花觉得自己能照顾好几个孩子,而方勇说的这种情况少之又少,至少目前为止还没发生过。万金兰对家庭的介入让杨红花觉得已经严重到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因为是母亲,方勇什么事都依着她,做决定的时候也会参考她的意见,杨红花像个透明人,似乎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万金兰和方勇觉得好就行。

杨红花介意这些的另一个原因是,方勇曾跟她说过,万金兰不喜欢自己的前妻,觉得梅云不会做家事,还有些脾气,不是她心中完美的儿媳妇。后来他们闹离婚,虽然主要是两个人感情出了问题,但婆媳矛盾也占很大一部分因素。所以杨红花不想跟婆婆靠的太近,因为她清楚,常在一起的两个女人多少会出现矛盾,如果这些矛盾在其中一个人心里长成刺并生根发芽,都很可能演变成新一轮的婆媳问题。这时方勇一定会站在自己母亲那一边,杨红花对于这一点早就看的明白,而任其发展的婆媳矛盾早晚会影响夫妻感情。

杨红花不会把这些想法说给方勇听,说了也没用,男人只会觉得女人心思太重,把一切小问题放大了看。这时的杨红花还不知道,相较于之后常来家里的那个女人,万金兰真的不算什么。

五月的一天,樊春丽跟女儿杨红花一起上街采购,在路上碰到一对中年夫妇。樊春丽先看到那个女人,她们是旧识,但很快她又认出她身旁的男人,他跟她们母女是更早的旧识。

任何场面下的相见都有些尴尬,杨红花是,那个男人也是。四个人相互寒暄了几句,没有说太久,就各自离开了。

走远了些,樊春丽突然感慨道:“看,当初不让你嫁给他是正确的吧?”听似疑问句的语气,却被说成了肯定句的架势。

杨红花回应:“何以见得?”

“一个男人条件好不好,看他身边的女人就知道了。你看刚刚小袁穿的那身衣服,跟我几年前见到她时的一模一样,手提包都磨得发亮,这样的家庭能有多好的条件。”

“但他们看起来挺恩爱,感情挺好的。”

“感情好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你看你现在,不用上班,花着方勇的钱,天天在家待着,过得多滋润,”樊春丽看着自己的女儿,“刚刚跟小袁站在一起,不管是气色还是皮肤,你都比她好太多了。”

杨红花听着母亲的话,回想刚刚那个男人望着他身旁女人的眼神,她怎么也忘不掉。方勇从来没有如此深情的看过自己,除了初次见面,之后的日子似乎都以老夫老妻的状态生活着。杨红花以为自己习惯了,淡然了,但刚刚那一瞬间给她的触动却是深刻的。所以她跟那个女人到底谁过的更好,她不敢说。

刚刚那个男人叫蒋大胜,是杨红花的初恋,也是她跟张更生结婚前唯一交过的男朋友。

蒋大胜跟杨红花的父亲是同事,两个孩子也从小玩在一起,小学和初中都上同一所学校。初中毕业,蒋大胜被家里安排去外地跟着亲戚学习手艺,而杨红花继续在本地的一所专技学校学习。等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几年后。

两个20岁的男女相约一起吃饭。那时他们都吃不起多好的饭店,路边小餐馆便是首选,可没有人埋怨过那里的环境,两个人都吃的很开心。

樊春丽不知道杨红花已经恋爱,常常在家为女儿的婚事担心,在她看来,20岁还没谈婚论嫁就快要成为老姑娘了。她开始频繁地给杨红花介绍对象,杨红花都以对不上眼回绝了。杨红花不敢告诉母亲自己跟蒋大胜在一起,因为她很清楚,母亲看不上蒋大胜。

蒋大胜家里条件并不好。父亲因身体问题申请了提前辞职,只有微薄的退休金,母亲打零工,还兼职做家庭保姆。他还有个大几岁的姐姐,前几年已经出嫁,夫家也是普通的家庭,并不能给予多少补贴。一家人的工资除了支付父亲的医药费,勉强能维持生活。

但蒋大胜的确对杨红花很好,那种无微不至的体贴和温柔让杨红花在任何时候想起他来都觉得心里暖暖的。他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那份眼里只有她的真诚让她很安心。杨红花对于物质的需求并不强烈,她享受着跟蒋大胜在一起单纯又甜蜜的爱情。

可对于这些,樊春丽是看不见的。她希望女儿嫁给家庭条件足够好的男人,她总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诫杨红花说:“你知道在一段婚姻当中,金钱是多么的重要吗?谈钱很俗,但是过日子就是从俗中来,到俗里去。贫贱夫妻百事哀,这绝对是婚姻生活的第一真理。”她也如她所说的那样,努力给杨红花寻找她认为的更好的对象。

杨红花不敢反驳母亲,但随着母亲日益频繁地给她介绍对象,她有点手足无措,只能跟蒋大胜商量对策。

蒋大胜听后,毅然决然地说要去她家拜访她的父母,被杨红花拦下来。虽然她也没有好办法,但她觉得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冲动,蒋大胜冒然去自己家说出两个人的恋情,她母亲肯定不会有好脸色。

他们就在离杨红花家不远的小亭子里说话,正巧这时樊春丽打完麻将回来,看到自己女儿站在亭子里,旁边还有一个男生。她好奇地靠近,接着就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樊春丽大吃一惊,连忙跑过去。

杨红花先看到母亲,惊慌失措地一把推开蒋大胜。蒋大胜往后退了几步,先是不解,而后顺着女友的目光转头,看到樊春丽脸色煞白地站在台阶下,全身几乎都在颤抖。

樊春丽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蒋大胜。眼前的情况很明了,她女儿正偷偷的恋爱,可恋爱的对象却让她心情极为复杂,她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杨红花。

樊春丽喘着粗气,努力平复心情。几秒钟后,她说:“先跟我回家。”离开时,她没看蒋大胜一眼,也没跟他说一句话。

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杨红花依然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母亲大发雷霆,责怪她偷偷恋爱的事。她质问他们恋爱的开始和经过,还问到他们有什么打算。

杨红花小心翼翼地说:“其实,我们有考虑过要结婚的。”

樊春丽根本没有考虑,脱口而出道:“那你们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母亲的反应在杨红花的意料之中,但当她真的听到母亲说出这些话时,还是忍不住伤心难过。

“你们要是谈谈恋爱玩玩就算了,结婚一定要找一个条件好的。就他蒋大胜,自己条件不行,家里条件也不行,你看中他什么?你喜欢他什么?我跟你说了多少遍,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不能当做儿戏,嫁得好,你后半辈子都享福,嫁的不好,你以后就等着吃苦吧!”樊春丽咬着牙,苦口婆心地说。

晚上,等杨爸回来,樊春丽又添油加醋地把今天发生的事说给他听。杨爸对杨红花很是疼爱,他也没想到女儿背着自己偷偷谈恋爱,胃里一阵阵地痛。他对女儿的男友没有好感,不管他是蒋大胜还是其他人。

尽管父母阻拦,但杨红花还是舍不得跟蒋大胜分开。她不想考虑太多,也不觉得母亲口中的现实问题会阻碍到他们的感情,她深信眼前这个男人能给她美好的未来。

蒋大胜知道自己条件不好,也知道女友父母看不起他,但陷入热恋中的男生宁愿没有自尊心也不愿放弃这段感情。他说他可以去求他们,他们总有一天会被他的真诚感动,同意让他们在一起。杨红花含泪摇摇头,她清楚自己的父母,特别是她的母亲,在这件事上,她简直铁石心肠,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大概过了两个月,杨红花才正式向蒋大胜提出分手,蒋大胜知道这两个月发生的种种,他想挽留,但没有强求。

之后杨红花想起来,她很感谢有一个那么爱她、她也爱的男人出现过,才有这段她人生中最美好、最纯粹、最记忆犹新的回忆。因为不管是张更生还是方勇,她再没有当初热情涌动的时刻。

两人分手的直接原因是杨爸犯了心脏病,连夜被送进急诊室。急诊室外,哭得像泪人一样的樊春丽责骂女儿:“要不是你白天又跟你爸说起你跟蒋大胜的事,你爸的心脏病怎么会突然犯了,你们非要把你爸气死过去才肯罢休。”她手握成拳捶打靠在墙上的杨红花。杨红花的身体极度紧绷,眼泪啪嗒啪嗒落在地上。

杨爸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脱离危险,从急诊室转入普通病房,医生提醒,再不能刺激病人。

父亲在医院的这些天,杨红花都没有跟蒋大胜联系。蒋大胜第一次提出去医院探望被杨红花拒绝后,就再也没敢提这件事。其实那时他看到女友的表情,心里也隐隐预料到结局。

父亲出院后的几天,杨红花约蒋大胜见面,去了他们常去的小餐馆,点了平时常吃的菜,但直到最后,两人都没有动筷子。面对面坐了十分钟,两个人一句话没说,杨红花始终低着头,看着桌沿,又看着自己的手,对面的蒋大胜一直平视着,观察女友飘忽不定的眼神。

分手提的很自然,理由也不言而喻。杨红花一边说,眼泪一边像止不住的水一样往外流,她真的心痛,真的不舍,但一想到自己的爱情会再一次威胁到父亲的生命,她必须妥协。

蒋大胜埋怨自己的无能,但他变不成有钱人,也说不出超越现实的话,给不了空洞的承诺,只能静静地看着,不停递上纸巾,这似乎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也是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樊春丽得知女儿和蒋大胜分手后,开心得手舞足蹈,当天晚上多烧了几个菜。她告诫杨红花,痛苦只是一时的,她会很快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等过上幸福的生活,她就会知道当初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她会回过头来感谢自己现在的决定。

很快,樊春丽又开始给女儿寻找合适的结婚对象,她看中了一个开装修公司的一家人。那家人除了自己的小公司,名下还有不少股票、债券,还有两间门面房和两处房产。在那个自行车都不多见的年代,那家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小轿车。樊春丽迫不及待想要跟他们结为亲家。

那家人的儿子叫张更生,也就是杨红花的前夫。他们交往没多久就结婚了,很快就生下大女儿张小柔。可张更生的父亲沉迷赌博,家里的积蓄很快输的精光,名下的房产也都变现拿去抵债,他在张小柔出生的那年去世了,离开时没有给张更生留下任何遗产。

樊春丽也是之后才知道这些事的,眼看着到手的鸭子飞走了,自己的女儿没有捞到一分钱,可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而杨红花被婚姻和生活琐事消磨着,她激情褪去,没有了当初的执着,成天对着两个女儿,把“嫁一个好男人”挂在嘴边。她活成了像自己母亲那样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志和梅是一个村子的,同学,两个人自由恋爱。 志的母亲觉得梅家里条件好,做买卖的。自己的儿子将来做买卖有人扶持。也是...
    温柔海洋阅读 1,779评论 12 95
  • 相信你一定已经发现了,现如今,单身的人,正在日益增多。 好些人到了适婚年龄,依然还是单身,好些人哪怕过了三十岁,也...
    南方姑娘谭檬阅读 837评论 2 37
  • 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第二任前夫,我说不出有多少恨,但爱是绝对没有,唯一感谢他在临终前跟我办了离婚,以后不用跟他有任...
    雨林木丰阅读 942评论 10 46
  • 文/牛妈 一个月前,我无业,无房,无夫,却有一个女儿。 女儿因为是非婚生的,一直上不了户口,一年前,因为要上小学了...
    牛牛平常阅读 6,542评论 106 275
  • “你妈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你都怀孕了,她还敢要那么多彩礼?”当我把我妈的要求跟男友说了之后,他立刻变脸说起了难听话。...
    风之色彩a阅读 4,680评论 57 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