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又绿江南岸

这两天一直在教孩子们如何写景物,如何把景物写的生动和形象。

人间四月芳菲尽

    很多孩子都用手撑着脑袋,嘴巴里衔着笔抱怨的对我说,汪老师,我觉得他们都很平凡啊!我在黑板上写下:只要我们的眼里有光,你看到的都是星辰。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懂得这个道理,但是我真的希望孩子们能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春天是什么样子的呢?童年时期的春天最为快乐,那时候春天不仅仅是生命延续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孩童奔跑在羊肠小道上,道路的两旁长着那些不知名的小草,我们和他们相互致意。湛蓝的天空中漂浮着朵朵白云,一阵风吹来它们也附和的一起舞蹈;偶尔会有阵阵鸟群在天空中飞翔,好像是要告诉我们春天到来的讯息;河水的湛蓝掩映着岸旁的发出新枝的树木,那一排排的柳树像一位位娇羞的美女,伏着身子从湖面打理自己的面容,你说她是不是也要在这个季节恋爱了呢?她的美貌好像惊动了湖底的鱼儿,他们也从湖底争先恐后的涌出湖面悄悄这位姑娘,他们嘴里吐着泡泡好像在像姑娘示好,果然,最底层的生物也懂得幸福要靠自己争取,互不示弱的他们有的直接从水面一跃而起,想亲一亲她那羞红的脸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春天的风暖暖的,不仅吹开了那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也吹开了人们心头上的烦闷。长大后的我才知道那时候的我们哪里有什么烦恼啊,挨揍的我们总是流着泪向家长保证,以后绝不再犯。但是第二天一定还会相互邀约去山头采那一朵朵娇艳的花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春的气息,在散发着芳草香味泥土里,在轻抚着我们的暖风里,在潺潺流动的河水里,在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的怀抱里,更在我们一个个“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小家伙的眼里。我们褪去了棉衣,相互奔跑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我们顺着溪流往上,想寻找他的尽头,看着太阳快落山的我们不得不穿起我们的鞋子,不舍的回去。春天,果然是一个会变魔法的季节。

图片发自简书App

    长大后我一直在寻找春天,春天在哪里呢?当我抬脚踏出家门想去和他来个约会的时候,我却胆怯了。因为我不知相约的地点在哪里,小的时候有高山,有流水,有村落,还有我那一群群可爱的小伙伴。我总是在心里埋怨,春天为何总是来得这么缓慢,走得时候却又那么匆忙。但我却不知他停留的时候,我竟然毫无察觉。现在细细想来,少的不是他的那声呼唤,而是我自己的心境。好像长大了自己的嗅觉和触觉也渐渐变得迟钝了,那个鸟语花香的世界仿佛只存在世外桃源,连最简单的景物的轮廓都描绘不出来了。

心境的改变确确实实是隐藏在内心里的那份祸心,它扼杀了我的求知欲,浇灭了我对大自然探索那种好奇心。我也渐渐感到害怕,我害怕成长改变的不仅仅是我的年龄更是我那个一直对未来都抱有憧憬的内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春风又吹绿了大江南北,坐在办公室内透过窗子向外望去,能够看见那一束束阳光洒落在小巷道的那一排万年青的身上。他们被照的熠熠生辉,一场春雨过后更显得更有精神了。

张爱玲说:“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我们在冬天瑟瑟发抖的时候总是盼望着春天的到来,想想春天的脚步近了总是带着些许的期盼和莫名的幸福感,但春天到来我们都换上春装出去踏青的时候,心理却多了一份惆怅,我们在想他是不是就要走了呢?春天的离去总是让人感觉有点怅惘,如若生命不挂着铃子,我们又怎么能感觉到若有所失呢?

  东台的春天并没有如期而至,现在的我依然穿着厚重的棉衣。我还在期盼他能到来,期盼他能在这多驻足一会儿。这恐怕是我2018年最大的愿望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