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弦一丝梦江南

辗转流连于江南的笑靥中,柳絮纷飞似金银花千年的藤蔓缠绕思绪,还记得初访杭州,感觉这两个字是如此娟秀,如此缠绵,不管是曲院风荷的雅致,还是乌镇的船只,总是荡漾在心底,那一抹温情,挥之不去……

剪不断,理还乱,夜雪晨霜,桑叶青嫩,寒山瘦水,

月下凝霜,蓑翁独钓,鱼鸭孤立,琵琶起伏,写意水墨。梨花椅子青花坛,蓝印花土布。

期待沐浴梅雨秋露,也期待聆听外婆的歌谣,沉醉在农耕江南的乡土风情。

穿梭与黄梅调的春江流水,对江南的意,意不尽,念不完。江南忆,不知最何忆??

看着90后少女沿袭昆曲的华美,唱念做打,莲步微移,还有印花布的返璞归真,黄梅戏的缱绻柔情,

温一壶女儿红的浓香四溢,感受的满怀慈爱,目送年方十八的女儿出嫁……

梦见乌篷船的前世今生,耳边诉说着遥远的故事,空气中飘散着清幽的温情,

江南丝竹的幽怨与缠绵,一弦一弓轻诉一丝一语的情话,千年的韵味淌过心田,

悠悠的喜悦,淡淡的哀愁,撑一柄油纸伞,漫步在太湖,辗转于西湖,

走在绍兴或无锡,在洪水一样泛滥的菜花从里,.

在云多一样漂浮着芦花丛中,总能看到民间艺人神仙一样的染布,织布,浇花,种田。

从颤颤悠悠的板桥上走过,走进乡愁弥漫的村落,

一千年过去了,这样的艺人渐行渐远,却依然没有消失,

于是,那片蓝印的土布浸透着江南的阳光和雨露,

.蓝草在民间生长,是一个有仙气的女子在青青嫩草中发现了它吧,

采下枝叶浸泡入缸,在洒上石灰烂,就制成了印蓝布的染料,那些走村串乡的民间染布艺人,

走过一家又一家蓝印花布染坊,伸手抚摸,一抹最温情的情感从心头掠过,

蓝底清纯,白桦朴素,质朴的手感,自然的纹路,

窗帘,头巾,包袱,帐幔,兜肚,每一件都巧夺天工,

纹理就像篱上千年的金银花藤蔓一样缠绕.每每在洗我的印花布时都是那么小心翼翼,似乎在洗婴儿的肌肤。

在乌镇和周庄,在昆山和杭州,也许只是泛舟于千年的河道之中,就能编织一个属于江南的梦,小小的乌篷船,窄窄的河道,一支弯曲的木橹,悠悠搅动,镶嵌在石驳岸边的船缆石,石缝间的滴落的水声,如泣如诉,隐约传来的江南丝竹在心底袅袅升起。

淡然的笔调,写得很淡,却情之真,意之切,我知道是一种流淌,如汩汩清泉,虽然无喷涌,却挥之不无,该以怎样的方式切入江南?从无锡到绍兴,从太湖到西湖,水乡厚重的历史多情的吴歌,月夜清风早已的浸润到我的灵魂深处,轻描淡写,却品出浓墨重彩来。

就像我对妹所言,对于那座人间天堂,本就属于她的故乡---梦里水乡的所属,你既可以亲临期间,如今更是时常亲临期间,但却又保持着一种若既若离的鸿沟,远远眺望。诚然,这样的欣赏最为诗意,她已然成为西湖的一滴水。

想来实在是羡煞旁人,不记得看过多少书卷,碑记,柱联,多少画作,多少名著作者出处,绍兴,绍兴,还是绍兴!满眼的不得不是那文脉渲染得晕不开的如烟往事。

河流纵横,枕水江南,乌篷船多如雨后春笋,河两岸是桑树与柳树,桑叶青嫩,柳絮纷飞,如雪飘落,如诗如画……

渔民的小船就系在田头柳阴下,船舱里放着将插的新秧,新秧印碧青可人,还有菱角与莲蓬,着一身布衣,温一壶酒,炒一个小菜,就着月光,就可以把酒话桑麻。

穿梭于莲花池里嬉闹的姑娘刚采摘的莲蓬,乌篷船贴着水面去赶早市,晨雨如梦,蛙声四起,

人最幸福的是身在福中觉察福,最无奈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此岸是你故乡,多情的水乡,你时时刻刻眷恋其中,但彼岸,才是真正的故乡。中间的那道沟壑,是顿悟的过程。给自己折一只乌篷船,将自己摆渡到彼岸的水乡。。。。。

我们,一起,摇着自己折的乌篷船,朝朝暮暮,到彼岸的水乡去梦江南。。。。。。

乌篷船的剪影,停泊在月光下的桥洞里,一弯拱桥,布满青苔的石阶,寒山瘦水,夜雪晨霜,会隐约听到春江花月夜的旋律,乌篷船有一种宋词的意韵,打油纸伞的苏小小,浣纱的西施,写词的李清照,与南方戏曲最贴切,青衣长衫甩起来的水袖,对襟与青衫,便是一叶扁舟隐江南.

十六载,情依然,香如故,我低吟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你浅唱千丝掩映翠阑径,十里飘飞晴雪堤,纤细的手指抚过琴弦,轻拢慢捻,揉弦,闭目,仙乐飘然,袅袅娜娜洒入落霞斑斓。水光云影,摇荡碧波,踏着新词旧赋的章章节节,一阵烟雨入梅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