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

字数 2249阅读 165

  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十五,李木匆匆将电脑关机,开始收拾着桌上杂乱的文件。

  他无奈地喃呢:“唉,又搞到这么晚,赶紧回家吧……”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屏幕上显示有一条来自“老妈”的微信,李木没有着急去看,只是继续整理着文件,等他将桌上所有的文件分类整理完放进档案柜后,才如释重负地拿起手机,点开了那条未读消息。

  是老妈发来的语音消息。

  “儿子,你下班了吗?妈想打电话给你,又怕你还在忙,所以就给你发个语音,等你听到了再回复我。听你爸说,最近项目上的工作非常忙,你可要注意身体,别把自己累坏了。对了,今天是重阳节,老家这边吃重阳糕习俗一点都没变,还记得小时候你总缠着我给你做,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得吃?爸妈都想你了,你要是在外面累了倦了,就回家看看吧!”语音的最后,李木能够感觉到老妈的声音有些哽咽。

  李木眼眶有些湿润,他长舒一口气,放下手机,坐在椅子上沉默了片刻,然后又拿起手机,回复道:“妈,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吧,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就回家一趟!”

  “好吧。”老妈紧接着又很迅速地回复了一个“开心”的表情,继而又回复了一个“晚安”的表情,像是一直在盯着手机屏幕等候着李木的回复。

  李木知道,老妈回复“好吧”其实是她内心无奈和难过的表现,因为根本她不知道李木所说的“忙完这段时间”到底是多久,它可能是一个月,一个季度,甚至可能是一年。

  李木也回复了一个“晚安”的表情。

  熄灯锁门,下班回家。公司从项目回市区的最后一趟班车早已经开走,李木决定步行十五分钟的路程到大马路上尝试着拦个士回家。

  “您好,可以等一下我吗!”李木刚走到项目大门口,一声清脆的呼喊从身后传来,转身一看,一个大约二十岁、穿着蓝色工装衬衣和牛仔裤的短发女孩打着手电筒从另一栋铁皮房办公楼里面跑了出来,朝李木挥了挥手。“大哥,我们可以一起走出去吗?这条路我晚上一个人走觉得怪吓人的……”女孩合上双手做出“拜托”的姿势,卖萌地笑了笑,一双眼睛眯起来就像两弯月牙。听她说话的口音,李木推测她是北方人。

  “这条路没有路灯,是有点吓人,一起走吧。”李木掏出裤口袋的手电筒。有人一起下班,路上还能闲聊几句,李木自然是不介意的。

  南方秋夜自然是燥热一些,微风拂过也不会让人觉得凉寒,反倒是刚好的舒服。李木和女孩两人并排打着手电筒走在从项目去大马路的不通车小道上,小道两旁杂乱的草丛里,时不时传来一阵阵虫鸣。

  “大哥,您咋这么晚还在工地里加班?”女孩问李木。

  “事情多到做不完,所以就加班啰。”李木无奈地笑了笑,又反问女孩:“你不也加班到这个点?”

  “我呀?还好吧,我刚来项目上实习,很多东西都没懂,所以这几天一直在看资料,不知不觉就到这个点儿!”女孩也笑了笑,倒没有因为加班而显得烦躁,反而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实习?那你还在上大学吧?果然是年轻人,有活力!”李木不禁佩服女孩对来工地实习的热忱,同时也很好奇:“你一个女孩,怎么想要学工程,工地里真心不是适合女孩子待的地方!”

  “我觉着也没啥不能待的,反正我比较糙,哈哈。”女孩不以为意。

  “有志向!”李木伸出大拇指给女孩点了个赞。

  李木与女孩聊得十分投缘,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夜路自然就显得不那么僻静和漫长了。到了大马路,关掉手电筒,李木问女孩:“我准备打车回市区了,你住哪,我看能不能顺你一程?”

  “我也住在市区,我顺你吧!”一辆私家车突然停在了马路边,女孩便走上前去。

  原来女孩在出来前已经通过打车软件叫好了车。

  “那好吧,我坐前面。”李木在副驾驶坐下,女孩便在后排座位坐下。

  郊区到了晚上十点以后几乎就没有什么人在室外活动,车也非常少,除了等红绿灯,一路都开得非常顺畅。

  “听口音,你一北方人,为什么要来南方实习呢?”李木好奇地问女孩。

  “我父母都在这边工作,所以我想毕业以后过来这边发展,现在实习也是和父母住在一起,总感觉父母在身边,心里会很踏实很多。”女孩不假思索。

  原来如此。通过后视镜看见女孩谈及父母时脸上所洋溢出的那种幸福感,李木有些羡慕,又有些难过。

  “听口音你也不是本地人?”女孩也反问李木。因为不那么生分了,女孩便改用了“你”,毕竟李木也只比女孩大个几岁。

  “对啊,我是因为从小就和父母一起生活,大学也是在离家最近的城市,所以大学毕业后,就想不被父母管着,想着自己出来独立闯荡闯荡,然后就来了这里。”李木深吸了口气,算算日子,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过去四年多了。

  “那你会很少回家吗?”女孩又问李木。

  回家么?因为春节期间在工地值班,上次回家已经是去年清明,时间溜得可真快,李木不免觉得有些惶恐。

  其实在这之中,也不是完全没有时间休息,只是每次李木都没有选择回家。

  “我觉得吧,我们长大了,父母也变老了,所以有时间,我还是愿意多陪陪他们……”

  女孩一番显得有些“老生常谈”的话,却让李木陷入了沉思。李木脑海里浮现出从前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的场景,老妈总会做自己最爱吃的菜,虽然她也喜欢吃,但却舍不得多吃一口,老爸虽然严肃,也总会在茶余饭后与家人促膝长谈,分享他年轻时候的成长经历,教李木如何成长成为一个男子汉。

  车上的电台广播不知何时被打开了,响起了“酒歌王子”陈少华的经典老歌。“又是九月九,愁更愁,情更忧,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他乡没有烈酒,没有问候……”

  这首歌是老爸的最爱,伴随着熟悉的旋律,李木忍不住想跟着哼唱。

  电台的声音戛然而止,司机礼貌地朝李木笑了笑,说道:“先生,您到了!”

  与女孩仓促挥手道别后,李木才想起来,自己连女孩的名字都没问过,他想,如果下次碰到,一定要跟她说声“谢谢”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