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咖啡店 (第二章 “Disappear”全员集齐 上)

亲们,目录在这哦,请戳

第一章 遇见奇怪的咖啡店

“冬向,我们毕业后直接在这开个咖啡店好不好,你看,这里承载着我们的回忆,况且我想和你在一起工作,好嘛好嘛?”

尹若归依偎在冬向的怀里撒娇道,“嗯--好是好,但若归园这么漂亮,校方是不会允许我们在这开咖啡店的,小傻瓜,那样不就破坏了若归园的风景了吗?”冬向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 “不会呀,若归园这么大,中间不是有一片大草坪嘛,我们在草坪的中间盖就是了,每天都会有这么多的同学来园子里玩,玩累了的时候刚好可以来我们咖啡店喝一杯休息休息,有什么不好?”

“话是这么讲没错,但校方会同意吗?”冬向一脸担忧,“这个不成问题,我跟我爸讲一声就是了。”“你爸?”“对呀,校长就是我爸爸呀。”“哈--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讲过。”

“哎呀,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不也没有跟我提过你的爸爸妈妈吗。”尹若归撇着嘴委屈的说道。我早该想到的,一开始还只是以为一样的名字是巧合。呵--原来如此。“好,那就依你说的办。”“真的?”“嗯!”“哦耶!”说着尹若归跳起来像只欢快的兔子围着冬向转了几圈。只要你开心就行,冬向望着她,笑的一脸灿烂,但笑着的脸上底下却爬满了阴霾,而此时开心的若归并没有察觉到冬向的异常。

几天后,来了一批工程队在若归园里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对于校长要在若归园里建咖啡店这件事自然遭到了其他部门的反对,不过后来校长说咖啡店自营业之时起会负责整个若归园的打理,算起来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这才堵住了那些反对者的嘴。当然学生们对这件事还是支持的,因为若归园很大,中间要是有个咖啡店可以休息的话还是很方便的。

从设计到建成再到装修总共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但时间从来不会等人,每天按着自己的轨道使劲往前跑着,不管身后的人追的有多辛苦。咖啡店建成半年后,尹若归和冬向毕业了,他们给咖啡店起了一个名字叫“Disappear”,寓意是希望所有的烦恼都可以Disappear,但真的会如他们所愿吗?呵,要是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他们绝不会起这个名字。

剪彩那天,好多学生都过来看了,被这个咖啡店惊得目瞪口呆,这哪是咖啡店呀,这明明就是一幢大别墅。

咖啡店盖了两层半,光一楼的咖啡厅就有两百多平米,二楼是一个四室两厅一厨两卫的住房,一楼的咖啡厅分了好几片,每一片的风格都不一样,有少女心爆棚的粉色系,有安闲恬静的地中海系,有多彩的油画系,也有古典的棕色系,还有视觉冲击性强的黑白系。

考虑到人会比较多,还在外面摆了好多的露天桌椅。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冬向和尹若归还去上了烘焙课还有制作咖啡的课程。因其本身就是学的金融管理系,这一点倒是省却了很多时间再去学习。服务员直接招的学校里想要做兼职的学生,又雇了一个糕点师,就这样,“Disappear”正式营业。

因为若归园的出名,来这的客人非常多,所以刚开始生意就好的不得了。以至于两人天天忙得晕头转向,兼职人员也就只能中午和晚上过来,考虑到这点两人就想着能不能再招两个长期工。但他们又不想随便招,因为咖啡店会营业到很晚,考虑到回去路上的不安全,两人打算让服务员直接和他们一起住,反正二楼多的是空房间。

这样讲的话就是合租同居的关系了,就这得挑人招了。来应聘的人不少,但没有一个让尹若归满意,“若归,你这样苛刻,怕是招不到服务生了。”冬向撇着嘴打趣道。“不不不,不会,我这叫宁缺毋滥好不好,哎,说了你这傻狍子也不会懂。”尹若归撅着嘴嗤嗤地笑着回答道。

“喵--”“咦,哪来的猫叫呀?”尹若归围着桌子绕了半天也没有看到猫,“在那呢。”冬向手一指,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只肥嘟嘟的灰色猫蹲在玻璃门外,两只眼睛滴溜溜地盯着尹若归。

“哇,好可爱。”说着尹若归冲到灰猫面前,惊奇地是这只猫一点都不怕她,任她把自己抱到了怀里,“这应该就是若归园里的那只流浪猫吧,按说有两只呀,还有一只怎么没看到。”冬向疑惑道。

“啊--有两只吗?那个,冬向,我想跟你商量个事。”“你想养它们?”“啊--你猜到了呀,嗯,它们太可怜了。”尹若归皱起八字眉,扮起委屈样,可怜兮兮地说道,“想养就养呗。”“真哒?”“嗯!”“哇冬向你太好了。”说着尹若归在他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喵--”引得怀里的灰猫都嫉妒了。

冬向老早就有这个想法了,这要追溯到上个月。

那天他一大早出去买菜回来时看到一只黄色的猫蹲在咖啡店的门前,他瞅了它一眼,猫这时也注意到他了,对着他眯着眼睛,这个神情?冬向呆在了门口,是在对他笑吗?难道说猫也能做出和人一样丰富的表情?冬向摇了摇头开门进去了,不禁对刚刚自己冒出的荒唐想法而感到可笑。

走到厨房里正忙着给若归他们做早餐,一回头,“妈呀,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冬向一手扶着灶台一手捂着胸口叫道,“喵--”黄猫从嗓子眼里低低地吼了一声,一脸不满的神情,垂着眸子直勾勾地看着冬向,冬向慢慢地伸手靠近猫,“哎呀。”立即收回了手,黄猫突然之间又摆出的“笑”的神情把他吓了一跳,不过这个笑容和刚刚的又有一点不同,这次更像是讥笑。

“嗖”的一声,黄猫从桌上跳下来,走到冬向的腿边,蹭了蹭他。冬向嗤嗤地笑了两声,自嘲起刚刚的胆小。他抱起黄猫挠了挠它的下巴,黄猫眯着眼睛享受着冬向的抚摸。不过自从那次之后到现在他都没有再见到那只猫。

灰猫倒是心安理得的在店里住下了,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越发的胖了,尹若归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胖太”,不过灰猫对这个名字极其不满意,还想用绝食来反抗,然而一天都没坚持下去就倒地投降了,哈哈哈哈。这一点被尹若归嘲笑了好久。

每次看到灰猫,冬向就想起那只黄猫,仅仅只接触了一次,但是却让他魂牵梦绕,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愫。他每天都对着胖太说:“胖太,你下次看到那只黄猫的时候能不能把它也带回来。”

“喵--”胖太也不晓得听没听懂,就随口应了一声。但过了几天之后,它果真带回了那只黄猫。见到黄猫时除了冬向兴奋得不能自已以外,其他人都怔怔地地看着眼前这只趾高气扬的猫,觉得它好像天子般威严。后来处久了发现它不过是个地主家的骄横少爷而已,时常干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蠢事,事后还摆出一脸傲娇的表情。尹若归果断给它起了“黄大人”这个名字,本来想起叫“黄大爷”的,但黄猫一个白眼甩过去,尹若归立马就怂了,立即改口道:“黄大人,黄大人,就叫黄大人好了。”就这样,黄大人也住下来了,每天除了对着窗户沉思还是对着窗户沉思。

日子就这样不急不慢的往前移着,尹若归还是没有招到合适的人,不过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有些人有些事也许上天早就安排好了,就等着某一个机遇而已。

“冬向,今天我们休息一天吧,都好久没和你一起出去玩了,我们去秋游怎么样?”尹若归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好呀。”“真的?”喷了冬向一脸泡沫的尹若归高兴地不能自已,“你先漱口。”冬向一脸嫌弃地出去了,留下兴奋的尹若归在那手舞足蹈。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因本就是想去秋游来着,就远不如就近,两人就直接去了若归园的荷花塘那边,找了一块草坪,铺上垫子,摆上各种吃的,冬向就拿了一本书在那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尹若归朝他撇了撇嘴,默默地在旁边支起画板,话说因为店里一直很忙,好久没画了,手都生疏了。

尹若归一边调颜料一边感慨道,比起黑白色调的素描,她更喜欢多彩的油画,但偶尔也画素描像,不过内容就只限于冬向而已,“嗯----好不容易出来,今天就画风景画好了”,尹若归小声地嘟囔道。

刚画了一半,咦,这什么声音,小提琴?尹若归起身朝声音传出的方向走去,而一旁的冬向早已进入了梦乡,完全不知道若归的离开。

阳光下,一位金发少年站在一棵枫树下陶醉地拉着小提琴,跳动着的音符在少年的指尖轻轻地滑下,刚开始的音调甚是悲伤,进而又像这飘落的枫叶在天空中浮动,浮着浮着开始灵动流畅,妩媚动人,尹若归虽然没有学过小提琴,但这首曲子还是听过的,这是圣桑的《引子与幻想回旋曲》,“弹得真好”。她不禁感叹道。

吱--声音突然停了,难道少年发现了她?“偷听是不对的哦。”“我,我哪有偷听,我这是光明正大地听好不好。”尹若归气急败坏的解释道。嗯--少年瞥了一眼尹若归,嗤嗤的笑了,“我没有说你哦,出来吧。”

哈?这时从另一棵枫树后走出来一位超级可爱的女孩子,尹若归怔怔地看着,女孩子一头棕黄色齐肩卷发,白白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通透的像一层薄膜,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哇,怎么这么可爱,尹若归痴迷地看着眼前的女孩。“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直跟踪我?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少年突然间语气特别生硬,“啊--”女孩强忍着泪水,委屈的垂下了眸子,爱管闲事正义感又十足的尹若归哪能容忍在自己眼前发生这种事,随即冲到少年面前,指着他厉声道:“你看看你,都把人家女孩子吓哭了,赶紧道歉。”少年皱了皱眉头,还没等他再说什么,突然,女孩转身跑掉了,“喂--”留下不知所措的少年和尹若归待在原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