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重量

    “孤独不可怕,可怕的是无法承受孤独”。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耳炎

他:“你怎么了,听你说话声音不对,没事吧?”

她:“没事,就是耳朵可能有点发炎,大半夜的别担心,你明早儿还得早起上班呢,快早点休息吧。”

他:“行,那你实在不舒服打电话给我啊,不然让室友陪你去一下医院,别让我担心。”

她:“嗯嗯,我知道,可以照顾我自己的,晚安。”

他:“晚安”

  他担心她,她知道,他在乎她,她了解,但此刻她最能感受到的却只是那疼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痛彻心扉的孤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搬家

她:“我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可能晚点让室友和我一起把东西搬一下”。

他:“室友人多吗”?我可能现在有点事得晚点。

她:“没事儿,室友都在,用不着那么多人,你先忙你的吧”。

他:“那我待会儿尽量早点到,到时候联系你”。

她:“行,我现在得搬东西了,不说了”。

 行李虽繁琐然而并不重,在乎很虚幻却又必须客观存在,孤独,似蒲公英的种子,飘到哪儿便能在哪儿“长”出新的孤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发烧

她:“厉害了,大半夜发烧了”。

他:“头痛吗?还有其他什么不舒服的吗?”

她:“没有很严重,就是头有点痛,我已经用冰袋降过温了,也吃了退烧药了,过半小时会再复测一下体温,别担心”。

他:“怎么能不担心啊,你这么难受,我也没办法陪在你身边”。

她:“没关系,我已经习惯这样子的生活,我身体一直挺好的,这次也不用担心,就这样,有点头痛,得早点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

他:“嗯嗯,那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啊,晚安”。

她:晚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沮丧时总能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多渴望懂得的人,给个温暖借个肩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