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姝和芈月渐行渐远其实是必然

字数 2491阅读 7303

随着和氏璧一案的水落石出,芈姝和芈月的不和渐渐已从暗处走到了明处。其实笔者在她们尚处于“姐妹情深”的时候就隐约觉察到两个人看似融洽的相处背后是潜藏着诸多危机的,两个人最终可能也会走上貌合神离、互为陌路甚至成为冤家对头的道路上。

笔者有这样的隐忧并非看了剧情预告,也并非单凭个人好恶胡乱猜测,实是从两人各自的内外判断分析得出。

我们先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芈姝和芈月在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真的是相亲相爱么?借用剧中芈月对魏夫人指桑骂槐的一句话“小孩子的内心是最干净的。”两人孩童时期的友情可能纯真的成分会多一些。但即使是这句话,因为两人特殊的身份,那“真”的程度恐怕都要打些许折扣。至于长大后,无杂念的友情的成分更是少之又少。

有读者可能会提出疑问,但是两人真的对彼此都有过好几次豁出性命的救助。俗话说,患难见真情,如果这样都不是真友情的话,怎样才算真友情?

这个问题,笔者不是没想过,但是细想之后发现实情值得推敲。我们以电视剧中的剧情为例(小说原著与电视剧内容差距实在有点大,只能择其一加以说明)来看看两人的几次互相救助究竟是在怎样的情形下发生的。到目前的剧情为止,芈月大概有六次帮助/救过芈姝,第一次是在花园中,芈姝遇上毒蛇,芈月帮她吸毒液;第二次是芈姝担心秦王被假扮她自己的丑厨娘蒙蔽,芈月帮助其向秦王表明心意并互传定情信物;第三次是芈姝去咸阳途中,被魏夫人派来的厨娘下毒,芈月一路陪伴,帮助芈姝从汤药中发现病情端倪,甚至因此拖延了与黄歇的约定。第四次是芈姝的迎亲车队遭遇义渠军队伏击生死攸关之际,芈月舍身引开义渠军队,自己被俘。第五次是芈月帮助芈姝在与魏夫人等后宫诸位夫人初次相见时标明身份,捍卫地位。第六次是芈月力证和氏璧下毒并非王后所为,为芈姝洗清了嫌疑。

而芈姝大概则有两次救过芈月,第一次是芈茵因为怨恨黄歇喜欢芈月,给芈月下毒,芈姝探望芈月时自己也喝下毒水,并和芈月同吃住,逼迫威后不得不召太医救治并且不能再次下毒;第二次是芈茵设计诬陷芈月偷了南后郑袖的夜明珠,芈姝情急之下说是自己将夜明珠放入芈月的针线篮中,保住了芈月的一双脚不被砍去。

芈月救芈姝,是从谁人手中救得?仰仗的又是什么呢?芈月的对手,或是自然中的毒虫,或是对他们存有恶意的敌人。芈月是靠自己的生存常识,靠自己的智慧勇气,靠自己的冷静分析,靠自己的言辞犀利来帮助芈姝渡过难关的,她仰仗的无一不是自己的能力。

那么反过来,芈姝救芈月呢?表面上看,她的对手是芈茵,但其实是她的母亲楚威后,她能仰仗的仅仅是母亲对自己的万千宠爱,对自己的不说一个“不”字。从这一点来说,两人帮助对方的手段和方式实在不在一个层级上。而真正持之以恒、推心置腹的友谊是建立在势均力敌的基础上的。

再者,芈月救芈姝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她内心的善良。从她帮助郑袖、魏美人、张仪、孟赢、小狼等就可以看出,她对别人的好,与对方的身份地位、家世钱财,甚至是敌是友都无关,她只是不忍心看到别人落入孤立无援的境地,而觉得自己只要有能力就应该帮助别人一把。

芈姝救芈月又是因为什么呢?不能说没有一点点善念,但是笔者觉得更多的是位高者俯瞰位低者的那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她会救芈月是因为她自己的身份、境遇比芈月强太多,芈月对她完全构不成威胁,而她又能从通过母亲对芈月的开恩中获得些许施舍的满足感。

剧中芈月曾送给芈姝的儿子公子荡一块金锁,芈月走后,芈姝不无感慨地对身边的侍婢玳瑁说,凭芈月那样的人,哪里会有这样好的金锁,还不是大王给的?以前都是我有的她没有,什么都是我赏赐她,现在倒是倒过来了。

而且芈姝对其他不相干的人也并无友爱之情,如秦国大公主孟赢被逼嫁给年老残疾的燕王,芈姝毫无同情、感伤之意,也因怕触怒秦王而冷眼观之,不敢对这桩婚事提出异议。

这样看来,似乎明朗了许多,两人对彼此多次的舍命相助,内心出发点不同,方式手段也不同,所以两人的内心离得其实是不近的。所谓的姐妹情深也不过是如海市蜃楼般的幻象,没有存在的根基。

第一个问题解决了,第二个问题来了,为什么说两人注定会分道扬镳呢?这个要从涉及到两个人(主要是芈姝)的内部条件和外在环境上找原因。芈姝有一些堪称致命的个人弱点,比如从小养尊处优,没有经历过困难和逆境,一旦遇到风雨就临阵脱逃、自怨自艾,把责任归咎于命运或者他人;比如不自信,对自己和自己的公子荡都不够自信,所以终究会期望通过打压芈月保住自己和儿子的地位;比如缺乏正确的竞争意识。在芈姝看来,竞争只能是互相斗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而不存在像战国诸子百家争鸣、各放华彩那样的局面。所以后宫中的女子和公子但凡多受到了秦王的一点恩宠或赞赏,她便都将他们作为自己的敌人来看待;比如有着与才华不相称的妒忌心与好强心,想要的太多而自己能挣得的又太少,必然会导致心理失衡。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芈姝从小到大,身边围绕着的都是一群善于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的小人,受到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肮脏黑暗的教育。先是自己的母亲威后,后是母亲的亲信玳瑁,再后来是她自己培养的宫女珍珠珊瑚此类。芈姝在这样的环境下耳濡目染,心灵早已沾染了污浊之色,一旦被恶人在合适的时机挑唆利用,那点污浊之色便会以极快的速度黑化她的灵魂。毕竟是这些人天天与她朝夕相处,而她也是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了。

芈姝的弱点恰恰是芈月的优点,她自生下来就在不断抗争,有着极强的生存能力;她才华出众,志存高远,有着堪比男儿一样的见识;她不在意宫中的那些所谓恩宠和封赏,想的只是自己的公子稷将来能有一块封地,自己能够帮他好好治理;她身边的葵姑善良、坚忍,虽无她那样的大智慧但更无玳瑁那样的卑劣心计。

更重要的是,曾几何时,芈月开始被秦王立志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统一天下,不再让百姓流离失所的大志向所吸引,因而对自我的认知和定位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决意留在宫中帮助秦王完成他的宏图伟业。这一点可以说是导致两人最终针锋相对的直接根源。

若芈月跟随黄歇离开,那么芈月即使有再大的才干,即使与芈姝有着再多本质上的不相像,两人也很难再有瓜葛。芈月决定了留下来,并把自己的人和心一并留下来,无智又善妒的芈姝和果敢又不羁的芈月必会有一场好看的对手戏开演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