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大千世界之毒王外传(1)雨夹血

风是冷的,夹杂着毛毛细雨任意的在空中肆虐,打在脸上,不一会儿就硬邦邦的,冷透了,仿佛一块死肉,不再感受到温度了。

街上冷清清的,特别是在这种边疆上的小城市,在这里,每天都会死人,哪怕没有战争。饿死的,冷死的,被街头混混打死的,被军队抓了折磨死的,被流浪者抢劫打死的,数不胜数。但既然是城市,那必然就会有人,即便每天都会有人死,仿佛永永远远也死不完,没有人会在意吧?总得要死的,今天他死,明天你死,后天我死,没什么区别吧?死亡就想吃饭睡觉一样正常,已经没有人关心了。

街上只有一个人,戴着斗笠,腰上挂着细剑,就这么走着,其实街道两旁还是有些门店开着的,零零散散都有些人坐,只是没人出来,天空很压抑,可能是下着雨的原因。


那个人仿佛什么都看不到,囔囔道  这条路过去一直走就是华阴山了吧?应该是吧?果然还是要找个人问问路啊,可是……


让开让开。  对面一驾马车踏雨而来,车夫扯开嗓子喊,可马鞭还是不断地抽打着,就算看到了人也不像会减速的样子。在这里,人命果然如稻草般,活不成的人,就算不被撞死,也会被雨淋湿而冻死。怎么死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人如意料之中的一样,没有听到车夫的呼喊,嘭的一下被马车撞的老远,又被车轮碾过,再打了几个滚,然后一动不动了。

该死,该死,我已经提醒你了,是你自己不避开的,你自己找死,可不是我害死的。马夫心里想道。

怎么回事?  车厢里传来询问的声音。听着像是个中年的汉子。

老爷,撞死了个不长眼的贱人。  车夫答道。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这条路不太平,我感觉不对劲,快走快走。  车厢里面的人催促道。

话音刚落……

朋友,为何走的那么急,风大雨绵,何不留下来喝杯茶,暖暖胃?  一个大汉从旁边的茶楼里出来。

一张椅子不偏不倚的打在极速前进的马头上,嘭的一声,椅子炸了开来,力道之大,可见一斑!马匹悲鸣,应声倒地,车厢在惯性的带动下在地上翻滚,啪啪啪地滚了好远。马夫吓得在地上打滚,惊叫着逃跑。

中年人巍巍颤颤地从车厢里出来,旁边十多个人围了上来,手里都带着刀,显然不是来看戏的。一颗圆圆的东西滚了过来,是车夫的脑袋,血还是热的,顺着地面上的水流了出来,双眼睁开,死不瞑目。

兄弟们很给面子了,一刀切下来的,刀很快,他不会感觉到疼的,就是这血有点脏,不过也没办法啊,你说对吧。  之前那个大汉走过来。

各,各,各位好汉,有何吩咐,老,老,老弟能帮的上忙的肯定赴汤蹈火,义不容辞。  老爷吓的目瞠口哆,一下子说话都不利索了。

嘿嘿,兄弟们找你也没什么事儿,只是手头有点儿紧,而且兄弟听说你父亲是这一片有名的慈善,所以找兄弟你借点钱儿花。  大汉笑呵呵的走来,把手往他脖子上一夹,那老爷也只能弓着背跟着他走,很亲热的样子。

没问题,没问题,钱的事儿好说,老弟我别的没有,这钱财还是有那么一些的,你看,你看,这儿,我随身带了五百两,车厢里还有一盒金条,一盒珍珠。兄弟你都拿去,花完了再来找我,管够,管够。  老爷眉开眼笑,从袖子里拿出一沓银票,双手恭恭敬敬的奉上。

嗯,你小子还挺上道,没让我们费心,要不得只能留下点物件做个纪念啦。  大汉接了钱,心里也很高兴,说道  兄弟我也不是不讲情意的人,不小心破坏了你的马车,给你一百两,你再去买辆用上,咱也别耽误了兄弟的生意不是?

那老爷哪敢拿这一百两,虽然那钱本来就是他的,心里气得骂娘,但脸上还得笑嘻嘻的陪笑道  兄弟哪里话,你且拿着,小弟我送出去的钱可从没收回来过,你尽管放心,小弟身体还结实着,走个三五天一点问题都没有,你可别看我虽然有点肚子,可是跑起来可快。

周围一圈都哈哈大笑起来,那老爷也陪着哈哈,车夫的脸正好对着他,双眼直瞪,有此榜样,他可半点都不敢造次,这些家伙,杀起人来,可比杀鸡还勤快。

老,老大,不好了,不好了,你看马头。  一个小弟尖叫道。  地面有毒啊!!!

大汉定睛一看,马头泡在雨水中噗噗噗的冒着气泡,就这么会儿,半个马脸已经融掉了一半,漏出骨头光禄禄在外头,现在就连骨头都开始融化了。

大汉才发现脚底丝丝发痒,雨水透着草鞋已经浸透了他的脚板!

快进屋,雨水有毒。  大汉喊道,他恶狠狠的盯着那个胖子老爷,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搞得鬼?

那老爷吓得面若死灰,毒,毒,怎么会有毒,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啊……你们救救我,救救我,我肯定也中毒了,救救我啊,我把所有的金钱都给你们了,你们救救我啊……

大汉盯了他一眼,看样子也不会是他,手一松,直接将他甩在地上,立刻安排道  大家把鞋脱了,老四老五,你们去找热水来,老六老七,你们把这肥猪宰了丢在外面,看雨水淋在他身上有什么变化没有。

是,众人应诺着,出来二人飞奔去厨房后头,二人将那老爷拖了出去。

不要啊,不要啊,那老爷在地上打滚求饶,不一会儿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头儿,头儿,我的脚底烂掉了,一个小弟巍颤颤地说道。

我的也是,我的也是…各人看过自己的脚之后都叫起来。

别吵了,大汉环视一周,怒喝道,随后从腰间掏出一瓶白色药粉,倒在热水中,滋滋滋的冒着泡儿,等了一会,眼见他的脚还是不断地被腐蚀着,肉眼可见烂掉的肉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已经可以看见脚底的骨头了。 

十一,把脚伸过来。大汉不容分说,将身边小弟的脚抓起来,手起刀落,锵的一声,将他的脚砍了下来。

啊啊啊啊,那小弟痛的大叫,而大汉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把手一抓,将另一只脚也砍掉。血液从腿上喷射出来,有些坐的近的被血液喷溅了一身。大汉双手飞快在他大腿之间点动,又将他两双断腿放入水中,低沉喝道,十一,不要怪哥哥狠,哥哥是为了你好,若此法有效,我们都要如此的。

众人听后,尽皆脸色煞白。待他血液尽去之后,大汉将腿拿起,发现烂肉又往上再走了一些。

此时又有人大喊  老四,老六,你们,你们……

那二人听到旁人呼喊,又觉脸上麻麻痒痒的,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却顺出一层烂肉来,正是他二人被十一的血液喷射到的地方!原来毒素已经进入了每个人的血液之中,又由血液流动至全身,一被血液沾染,毒素怕是还要再增强几分,他们这十几人,一个都活不成了。

那大汉见此,面如死灰,精神幻乱,大声骂到  谁个没屁眼儿的娘们,尽在暗中使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你出来,你出来,我们兄弟认栽,你若要这钱财,我大熊双手赠上便是,你出来,你出来!!!

偌大的茶楼,鸦雀无声,一片片的安静,那老四最先扛不住了,说道  你们将我杀了吧,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我不要再受这毒了,人不人,鬼不鬼,不如将我一刀两断,老六啊老六,我先送你下去,我再去陪你。于是一刀将老六的脖子砍了。其余人受此影响,也发了失心疯,拿起刀来乱砍,见到动着的就乱刀齐上,再也顾不得许多,他们的心智已经被这莫名其妙的毒给吓破了。

最后只留下那大汉吊着一口气倒在血泊之中,凡是与血液有接触到的地方都快速的烂掉,看是离死也不远了。

突然,他看到茶楼门口有人慢慢的走来,头上戴着个斗笠,却是那个在街头行走的人。原来是他,是他啊。他怎么都想不到下毒的竟是一个死人,反而现在自己快要死了,他想咧开嘴笑,可是脸上的肉都烂掉了,他已经笑不出来了。

那个人走到他面前,说道  哎,还有个活着的吗,那个,你知道华阴山怎么走吗?喂,华阴山怎么走啊?

他伸出手探了鼻头,死了。

哎,又要迷路了啊……

男子转身离开,地上流动着的血液一股股顺着男子的脚往上爬,这个场面怪异至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