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踏事件何以发生的进化心理学解释

如果在每一个踩踏事件的现场的上空有一台装有摄像机的无人飞机,我们能想象一个踩踏事件看起来就像是密集人群的无规律的高强度布朗运动。

大多踩踏事件有触发源。触发源可能多种多样,比如有人在人群中高喊一声“有炸弹”(关于这一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专门讨论形成决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确立的言论自由不涵盖这一点),或者有人在人群中撒钱(这次上海事件被排除的一个诱因)。

无论是否有触发源,在踩踏事件发生之前的核心特点是,人群的物理活动可能是有序(比如走向一个方向),可能是无序,但一定是低强度的。而踩踏事件发生后,人群中一片混乱,所有人都主动或被动往一个方向移动,碰撞直到有人摔倒,到对人生造成伤害,所以踩踏事件发生后的核心特点是所有人的物理活动是无序且高强度的。

分清这一点对于理解踩踏事件何以发生尤为重要。踩踏事件前,人群中每一个人的rational mind主导他们的行为,没有人会蠢到要进行高强度物理活动:第一是不可能,周围都是人,活动不开,第二,他会被周围人扁。

但是问题出来了,为什么何以触发源触发之后,rational mind不再主导人群中大多数人的行为?因为至少从理论上判断,个体突然增加物理活动强度向周围推挤不是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也不是利他的选择。要理解这一点,需要明白人类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特别是丛林时代的hunt and gather日常活动中形成了一个面对hostile环境的应激体系,比如突然见到狮子或者撞到另外一个杀人部落,这种应激体系瞬间让机体的肾上腺素分泌到很高,肌肉四肢瞬时达到平时远远不能达到的爆发力和强度,选择战斗或者逃跑。踩踏事件中,人的反应是大脑以下中枢控制的,混乱的人群瞬间每个人都处于一个“所有人是所有人的敌人”的无政府主义状态,诱发了人类对hostile环境的应激反应,所有人都迸发出比平时大得多的力气互相推挤,伴随的人群的哭嚎、咒骂,这样的hostile的氛围在更大的范围内传播引发更大规模人群进入“应激状态”。在一个互相疯狂推挤的人群中,平时谦让、温和、友爱的人也变成了野兽,悲剧就无可避免。

很鄙视用中国人的素质来解释这样悲剧的论调,随便看看世界史,这样的事在发达国家也屡见不鲜,我们自诩的人类文明其实是脆弱不堪的,在合作、博爱的表象之下,人类野兽的一面在一定的环境下也会被诱发。承认这一点,并保持警醒也许才能真正减少这样的悲剧发生的可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