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点赞68

走出饭店来到马路上,张扬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名为“志愿者协会”的微信群,再次确认了集合的时间和地点:下午两点,志愿者协会门前。

他看了看时间,现在十二点半,离集合出发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公安局位于老城区,周围也没有大型的超市。

张扬没有吸烟的习惯,平日根本不会去注意哪里有卖烟的地方。

只是依稀记得公安局对面的冷饮店旁有一家挂着“烟酒专卖”牌子的小店,打算去碰碰运气。

一进门,张扬就感到眼花缭乱。

老板坐在玻璃柜台后面,在他身后,高及天花板的货架上摆满了成条的香烟。老板正在电脑上玩斗地主,见有人进来,头也不抬地问道:“要什么烟?”

“有长白山牌吗?”

“长白山牌?”老板抬头打量了一下张扬,似乎觉得他不像烟草专卖局的暗访人员,“要几毫克的?”

“嗯?”张扬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几毫克?”

“焦油含量。”老板站起身来,“帮别人带的?”

“是。”

“有一毫克、四毫克和八毫克的。”老板双手拄在柜台上,心想这大概是个给长辈送礼的小鬼。

“有什么分别吗?”

“焦油含量越低,口感越柔和。焦油含量高的,劲儿大。”老板懒得解释太多。

张扬想到张黎明半白的头发,心想还是别来“劲儿大”的了,就要了一毫克的长白山牌香烟。

老板手脚麻利地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纸箱。“一百二一条,要几条?”

“两条吧。”张扬算了一下,伸手去拿钱包,“开张发票。”

“发票?”老板拿烟的手停了下来,“这不是烟草专卖的烟,开不了发票。”

“嗯?”

“这是外烟。”老板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外行,“我这是免税烟—嗨,直说了吧,走私的,没有发票。”

张扬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直觉却告诉他不妥。

“不会是假的吧?”

“保真!”老板一挥手,“放心抽,没问题的。”

“我是帮别人买的,没有发票,证明不了金额啊。”

“他平时抽这个牌子不?抽的话,肯定知道价儿。”

他还真不知道,张扬心想。

“一百一十五吧。”老板还有意挽留,“烟草专卖店的比这个贵多了。”

张扬摇摇头,说了句“不好意思”,转身出了店门。

回到马路边,张扬掏出手机,点开百度地图,搜索结果显示距离最近的烟草专卖店在环城路上,两站车程。

不算太远,张扬打算走录过去。

十分钟候,张扬走进烟草专卖店。

这里得烟的果真要贵一些,一百五十元一条,不过好在保证是真品,也能开到发票。张扬还是选择买了两条,尽管这意味着车费要自己负担,不过他对这几块钱倒并不在意。一毫克和四毫克各买了一条。老先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挑选。

不过成条的香烟的体积比自己想象的要大一些,没法塞进包里。张扬跟店员药了一个黑色塑胶购物袋,仔细地把香烟装好后,拎着塑胶购物袋走出店门。

已经下午一点二十分了。

张扬来到公交车站。

几分钟后,一辆公交车进站。车上人不多,更幸运的是,一个乘客刚刚离座下车。张扬坐上去,把塑胶购物袋抱在胸前,长出了一口气。

公交车走走停停,二十分钟候终于赶到来志愿者协会。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一点四十了,其他人都还没有赶到。

志愿者协会没有人,张扬没有钥匙进不去,只好站在门口等着。

距离“志愿者协会”集合出发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就在张扬为自己来的太早而后悔的时候,王楠和王斌已经打车来到了张庄。

死过人的房子叫做凶宅,一般人是不愿意进入的,怕沾了晦气。

但是今日的王斌家却与众不同,不仅常来串门的亲戚老早就赶来了,连平时不上门的王家高祖父﹑曾祖父﹑祖父﹑父亲﹑自身五代之内的远房亲戚也老远赶了过来,有些外地上班的人也请假赶了回来。

王斌站在远处,看着大门口堵得满满的人影,停住了脚步。

王楠走出一段路,见王斌没跟上,回头催促:“磨蹭啥呢?”

“能让我进吗?”王斌仍旧后怕。

那天他回村,这些人够狠的,对待他像打野狗似的凶,毫不留情。

这个家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怕啥,我为你保驾护航!是个爷们的话就在前面领路!”王楠才不信那个邪,哪有自家不能回的道理,那些乡民简直是法盲!

门口已经有人看见王斌过来了,还带了一个着正装的警花。

他们赶紧进去把辈分最高的村支书请了出来。

村支书是王斌父亲的堂兄,与王斌父亲同一个祖父,没有比这更近的亲戚了,而且他官最大,他现在的话代表最高权威。

村支书是见过世面的人,他知道既然王斌带了警察来,就得说官面的话,不能来硬的。

不过就算王斌带了警察,他也不怕。双林县只有那么大,拐七拐八全能扯上亲戚关系。

他王斌有警察撑腰,他同样有警察朋友,谁怕谁?

“拦住他,如果一定要进来,放那小警察进来唠嗑。”村支书在门口吩咐,转身回屋去。

王楠不懂那些乡亲的蛮横劲,王斌懂,所以他不知觉把领路的位置让给了王楠。

王楠昂首挺胸走到大门口,她想冲着自己这身警服,没人敢阻拦,结果还是被拦下来了。

“现场那个啥探的不是已经撤了吗?你还在这里豁楞啥呢?”拦她的人摆出守卫的威风。

“你狗眼睛长歪了,没瞅见这家的主人回来了吗?”王楠瞪了他一眼。

那人被瞪一下,立即怂了,依照村支书的意思说道:“要进去,只能你进去,”

王楠偏不进,一只手习惯的放在摆枪的腰间,一只手拉起王斌的手说:“哪里来的流浪狗,守门都不会守,这房子的主人在这里。”

其他人立即围上来不准王斌进,王楠厉声说:“怎么,要袭警吗?想坐牢的就试试!”

没人敢动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天,张庄王斌家的葬礼如期举行。 三个受害人的遗体直接送进了火葬场,只留了三个骨灰盒被王斌拿回张庄。 张扬和王楠...
    秋月醉阅读 112评论 0 0
  • “我帮你去买一个吧!”张扬自告奋勇道。 张黎明转过身子,自下而上地看着张扬,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算了,闻闻味...
    秋月醉阅读 215评论 0 0
  • 王楠继续道:“不管他有没有遗产,对于我们来说都没什么太大的差别,我们该做的工作还是一样都不能少,更何况现在我们还仅...
    秋月醉阅读 68评论 0 0
  • 我真是路盲,去了好几次大阳居然还是分不清方向,出了停车场想都没想就左拐了,一心以为是原路朝巴公方向返回了,走了好远...
    only静_a8a0阅读 68评论 0 1
  • 最近点进简书首页,会有一种到了女性成长论坛的Feel,满屏姑娘,差点以为走错网站,不错不错,身为不能算姑娘的菇凉,...
    庄13台妹PKGIRL阅读 716评论 3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