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不知寄往何处的信:天堂那边的丽丽,你可好?

丽丽:

你好!

昨晚不知为什么,辗转反侧,午夜一点多了,都还清醒得很。先是因为圣诞节将至,计划到向往已久的夏威夷海边,在毛伊岛上定了5个酒店都因为客满而被拒绝,所以“圣诞节,海边”一直在脑海里转悠;然后迷糊中,我好像看到了你,还是20岁模样,笑嘻嘻地问我“茉莉,你好!”我拼命想回答你,不知为啥就张不开口,慢慢地你又走远了……

丽丽,你好吗?27年前也是这样的季节,也是在冬天,听说在青岛的海边,但我却不知道是哪一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悄悄地走了……

丽丽,我有些恨你。你忘了我在青岛的大学读大二。你忘了那年的夏天,你到我家里兴奋地和我说,你考取了哈尔滨的医学院专科学校。你忘了你说你会在假期回来的时候到青岛来看我。你忘了你的一切承诺,你消失了,世界这么大,却容不下你那瘦小的身影吗?!

丽丽,我很想念你。

我没有忘记,那个扎着黑黑的马尾辫的你,白净的皮肤,宽宽的额头,瘦长的带点尖下巴脸上,一双温柔含笑的眼睛,翘翘的鼻子有点恰到好处的弯,我一直称你是“鹰钩鼻”的女孩,你也不发火。

我没有忘记,我们三个人,路丽,你和我,因为三个人名字都有个丽字音,被同学们称为“三粒女孩”。那一次,学校组织冬季到山上摘松花,知道旁边低年级的一个男孩叫路遥,你慢吞吞地说“路遥知马力!不够,不够!路遥知三粒!”我们哈哈大笑。

我没有忘记,我们三粒女孩经常跑到镇政府的红色礼堂里,只要没人开会,那里就是我们三个的天堂。我们抱着作业,趴在礼堂的椅子上,写写画画,累了,就仰在椅子上,看看小说,或者捉捉迷藏,礼堂里经常响起我们的嬉笑声。

我没有忘记,经常当我们三个疯丫头玩得忘了时间的时候,礼堂的管理员,你的爷爷,一个非常和蔼慈祥的老人,会很及时地提醒你,丽丽,和同学做作业啊!你会习惯地不好意思地捂着嘴巴,调皮一笑,好的,爷爷,马上!

我没有忘记,在学校附近的西山上,我们一起采摘红得透亮的野果子,我经常先发现了野果,自己不尝:丽丽,你尝尝!你总是很认真地问我:甜么,好吃么?当然好吃,我回答着,看着你酸得眼睛睁不开的样子,恶作剧成功,我转身就跑。你总是说句“讨厌,茉莉,不和你玩了!”然后接着寻找野果子,自己尝过之后,再给我和路丽,立刻忘掉了你不和我玩的话了!

我没忘记,那次,我们坐在山上的林子里背诵政治题,枯燥无味,路丽嘟囔着,手里扒拉着地上的小石子。你很认真地复习,你说你很笨,我是你追赶的目标!就是那次,我们复习的树林里突然出现了一对恋人,因为树叶子多,他们没看到我们三人,还是年轻的欲火已经急不可耐,他们居然在我们三人眼前上演爱情接吻大戏。我有些愤怒,你涨红了脸颊,转过身不去看他们,淘气地路丽直接把手里的小石子扔了过去,“砰!”惊动了那对“鸳鸯”。然后我们大气不敢出,趴在地上。“谁啊,谁这么坏”小伙子摸着脑袋瓜大声地问,“快走吧!有人呢!”姑娘拉着小伙子悻悻离开……我和路丽开心地笑起来,你也捂着嘴笑着,“这样不好,我们不能这样”下山的时候你还不忘提醒我们。

初三结束了,尽管你很努力地学习,你的目标没有实现,你没有赶上我,我考取了县城重点高中,你和路丽考到了附近的普通高中。分别的时候,你眼圈红红的,我抱抱你的瘦瘦的肩膀,不要紧的,你们有什么难题可以来找我啊!我夸下海口。

丽丽,原谅我,三年的高中生活,每天从早晨5:30到校跑操,到晚上9:45结束最后一节自习课,我像一只被套上缰绳的马儿,跟着老师同学们在通往高考的路上奔跑。那三年,三粒女孩几乎没怎么见过面。我没实现我的诺言。

可是高考那一天,我们却在同一考场见面了。我俩幸福地拉着手,相互鼓励取得好成绩。遗憾地是我考取了青岛的大学,你和路丽落榜了。你说,我真笨,看见你眼圈又红了,我的心软得一塌糊涂,我鼓励你们再复读……

第二年的夏天,就是90年夏天,你和路丽高兴地通知我,你们考上大学了。路丽去了省城的一所大学,你考取了哈尔滨医科专科学校。

那一天,在我家里,我们三粒女孩又可以一起毫不顾忌地玩耍了。你们两个卸掉高考的重负,我们已经20岁了,我们向往着美好的爱情。我告诉你们俩我的第一年的大学生活,告诉你们我喜欢暗恋的男同学。你说,你的姑姑在哈尔滨工作,有个当地的小伙子要介绍给你…一定带回来给我们看!我和路丽提醒你,我们憧憬着,相约着下一年再聚会,你说:我想去青岛,茉莉,我想去看大海,你带我吃海鲜,和你挤在宿舍里……

可是,我千想万想,想不到这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从此,我再也找不到你了!

我已泪奔……!

丽丽,你还好吗?天堂那边可有玩伴?没有我们,你感到孤独吗?

丽丽,你还好吗?你走的那个冬季,寒假,那天高中的一个女同学说,“丽丽死了,好像在青岛。”“死?怎么可能?”我笑话她开这样的玩笑,她惊奇地看着我,“真、真的?”我结巴了,她严肃地点点头!……我立刻哭起来了,丽丽,你是去找我迷路了?你是被坏人欺骗了?……我疯一样地找到路丽家,路丽沉着脸,默默地流泪。我不相信,我让路丽陪我,去那个红色大礼堂,那个你居住过的爷爷的家,可是大门紧锁,爷爷生病住院了!

我央求路丽带我去你老家的村子,我要去看看你。“茉莉,你行行好吧,不要添乱。”路丽第一次有些发怒:丽丽是自杀,我问过了,和他一起的还有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是丽丽妹妹的男朋友,他到哈尔滨去告诉丽丽的爸爸生病了,丽丽去请假,老师没批,她悄悄地和男孩子乘上火车……后来据男孩说,丽丽和他好了,他们一起在青岛自杀…男孩没死,回家了…现在男孩被拘留了……路丽的话颠三倒四,我怎么也不相信。

丽丽,路丽说的不是真的!你说过的你要见到的是哈尔滨的男孩,不是这个老家的这个该是“妹夫”男孩子,肯定不是的,他们一定在撒谎。

丽丽,你好吗?在那边,你是不是见到了你的父亲和爷爷?你走后三个月,爷爷过度思念你去世了,你的父亲也因为你的离去,在山上采石头时失脚摔下,重伤而亡……你们三人见面了吗?你是不是告诉了爷爷事情的真相,你是不是被坏人陷害的?如果不是,那个男孩怎么可能被拘留啊?!

丽丽,你好吗?我有点恨你了,你是有点笨啊!虽然那时候没有传呼,没有手机,更没有微信,可是你是个大学生啊,无论发生了什么,长个心眼儿,你喊一下路人,留住生命啊。你就这样无影无踪地被消失了!我怎么也不相信!

丽丽,你好吗?你知道的,我一直不甘心,我想去见见那个后来被释放出来的男孩,我想质问他……我的妈妈拼命劝住我:茉莉,不要冲动,这样的无头无尾案子太多,警察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你一个小姑娘也翻不了案啊!

丽丽,你好吗?我恨我自己只有思想没有行动,我恨我不能做个警察,查出真相,让你背着被辱没的清白含屈而走……

丽丽,你好吗?我知道你一直惦记着我们。那年我生儿子,在病房迷迷糊糊昏睡的时候,我看到你还是老样子,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蹑手蹑脚地飘进病房里,看着我,捂着嘴害怕笑出来惊动了我们。我喊着你:丽丽,丽丽,别走!妈妈害怕地叫醒我……原来是一场梦。

丽丽,你还好吗?天堂那边,照顾爷爷和爸爸是不是很累啊?27年了,你曾经生活的世界已经大变样了,有了手机,有了邮件,有了微信,分分钟,天南海北的事情都可以知道。那边的你,可否感受到?

丽丽,你好吗?我很想你,我一直有个欺骗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你还在我们的世界里,也许很近,也许很远,天涯海角的某个角落!如果是这样,请你给我发个短信……

丽丽,我知道你一定也想我了。昨晚你又来到我的梦里,天堂里一定也有圣诞节。刚刚我预定的夏威夷旅游的第六个酒店通知我,已经确认预定成功了,是你帮忙了吗?夏威夷,那是我向往已久的天堂般的地方,那里一定离你居住的地方很近。请让圣诞老人带给我你的住址。

丽丽,我们约好,夏威夷的海边,圣诞节平安夜,让圣诞老人带上我的祝福,送给你!


 

                                                                              想念着你的茉莉

                                                                                  2017年12月4日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27年了,每次想起她,心里很是悲伤,感慨万千!又一个圣诞节到了,请把我的思念带给她,我心里的那个永远清纯的女孩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