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终会与世界和解,学会妥协─读《滕王阁序》有感

有人说人的一生就是个圆,有的人说人的一生是在时间轴上的直线,每个人的起点、终点不同而已,而有的人又说人的一生多姿多彩,跌宕起伏,怎么能用直线或圆这么简单地描述呢,我觉得,大家说的各有各的角度,不能简单用对错概括。

我个人觉得人的一生更像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一个轨迹,这个轨迹部分有我们自己选择划出,我们自己任何一个选择都会像是宇宙中产生的一个空间,会给自己的人生划出不同的轨迹。但部分早已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因为我们不仅存在于宇宙,更生活在地球上,因此我们还是会不自觉地符合大自然的发展规律,很多连自己都不会觉得的事情其实都是由于我们早已习惯了周边的环境,早已被这个奇妙的大自然化为一体了。

说了这么多,我想说的是再叛逆再强势的人,也会有妥协的一天。自古狂人多得是,竹林七贤不还是有的早早出仕为官,没有出仕的也是临终前把自己儿子的前途托付给了出仕的好友,他们内心其实早已与这个世界和解;一代女皇武则天敢于超越男权,颠覆当时人们的观念,何其伟大与强势,然而临终前还是传位于李氏,可见她也选择了妥协,当代亦有狂放如李敖、韩寒者,他们如今也认同了体制。

最近又拜读《滕王阁序》,本人对这篇文章情有独钟,尤其是在失意挫折时,更喜欢誊抄一遍。王勃者,何等才华,单说《滕王阁序》里就名句频出,甚至每一句都是经典,就连不得已写的溜须拍马的话也是极具文采,“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经典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每每读来,令人心旷神怡。

然而,每次读到“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时,难免让人百感交集,一个人得有多大的耐心和毅力,空怀一腔热血和满腹的才华,没有人赏识,壮志难酬,让人想起辛弃疾,但他仍然能调整好心态,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他不学孟尝高洁和阮籍猖狂,他估计也是认识到人终会妥协,所有他早早地学会妥协,屈尊写出那些曲意逢迎的违心之言,但让人惋惜的是他的英年早逝,天妒英才,不然相信他会有报国之机,腾空万里之时。

生活会给人尝尽世间百味,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你怕啥你就要尝试,不然你逃避,逃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最终生活还是会给你还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