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任鸟飞

天高任鸟飞,又能飞到哪里呢?

你有没有这种时候,阳光明媚,你抬头迎着那满是光明和希望的光,半眯着双眼,嘴角上扬,感叹岁月安好。然后突然心中一紧,可为什么自己却把生活过成了一团糟,每天都在重复着自己不喜欢的事。于是你找来摇滚乐,感受心脏真实的怦动,感受梦想的摇滚,安慰自己,我可以过不一样的人生。

我们都是赤条来到这世上,归途都是另一个未知的世界。终究是一死,为何不自由自在飞翔?可是,天高任鸟飞,我们又能飞到哪里呢?

前方是未知,后方是呼唤。

你站在那个地方,不知道该往前走,还是归去。往前迈一步,好像有一堵墙,堵住了步伐,不能前行,要前行就得凿了这堵墙,可是你怎么忍心,这堵墙是双亲的呼唤,是朋友的劝诫……这堵墙,没有石头,是人心,你不忍心让亲朋担忧,于是,你往后看了看,那里花儿开得正好,亲朋微笑着在等你回来。可是怎么办呢?你就想独自去淋雨。于是,你用双手凿开了那堵墙,那种疼痛,你以为不会再有。

你独自前行,带着自己的梦想。可是,在日复一日,你的梦想不曾有起色,你慢慢变成了眼中那个独行侠,说是侠,可那只不过是人家的调侃。

风雨洗礼,也没迎来自己的光辉岁月。日渐衰老的双亲,电话中的殷勤期盼。于是,你,归乡。

归乡时,曾经的好友邀你一聚。你应约,你们也曾经从诗词歌赋到人生理想,那时候的她,最爱三毛,也曾想过四海为家,浪迹天涯!如今,好友已经入了体制,有了个幸福的家庭。你看着好友在厨房忙前忙后,她可爱的小女儿时时上前亲昵的叫“妈咪”,她的丈夫一脸宠溺地看着她。你也曾想过这样的生活,可是你爱自由,终究不愿意让家庭束缚你的步伐。而那一刻,你突然觉得,那只是你承受不起的幸福。

回家,双亲已两鬓微白,父亲的额头上刀刻似的有多了几道皱纹,母亲的双手,像干裂的黄土地。

母亲说:“孩子,回来吧,母亲不望你家缠万贯,不望你成为人中龙凤,只希望你有个稳定的工作,不要再四处漂泊!”

你看着母亲那真切的眼神,略带哽咽的应下了。

《鲁滨逊漂流记》立在你书桌,午夜梦回,你开了台风,看到立在书桌上《鲁滨逊漂流记》,你又渴望远方。于是,你轻轻悄悄收拾行囊,还是离开了温室,继续着自己的诗与远方。

你的脑子里反复说着尼采的那句,你的生命既不是你父母的续集,也不是子女的前传。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一点,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

也许,负重前行,才能行得更远。

这一次,你更懂你自己,也坚定要前行。

即使,梦想永不实现,可那又怎么样。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