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这五天|一路走来,一路感谢

这些天在北京,我很好!

第一天

二月十五号晚上十点钟左右,列车抵达北京站。坐在地铁二号线上,听着熟悉的播报站名声,莫名的欣喜。

北京,我又来了!

和以往不同,不是一两个月的假期工,而是要,彻彻底底的工作了。

对啊,毕业了,我终于要毕业了。

终于,我也要在这座令无数人魂牵梦绕的首都扎根了,不,应该说,「流浪」,对,流浪。一个人,走到哪里都是流浪。

拖着同我差不多重量的行李箱,跟着姐姐到了朋友家,且叫她杨姐姐。

到家时已经接近零点,进门方才知道她其实睡着了。深夜打扰,很是抱歉,可她并未在意,笑着问我饿不饿,要不煮点面吃吧。我说不饿,不用忙了。她却又递给我一盒面包,并撕开了包装。过后,我说想喝水,杨姐姐一拍门,“哎呀,我忘了烧水,等一会啊,马上就好。”说完便匆匆跑过去。

稍事休息,她们便睡着了,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难以入眠。

是啊,五味杂陈的心情,说不清,道不明,尽管自己想破了脑袋,依旧无解。

不管了,闭眼,天亮再说。

第二天

两位姐姐早早便爬起来上班去了,杨姐姐把钥匙留给我,叮嘱我,出去记得锁好门!

他们走后,我也是睡不着的,对,天生觉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躺在床上,百般无聊。拿着手机,更是无趣。罢了,还是听民谣吧。

“北京北京,我曾为你踏上漂泊的脚步……”大乔小乔的声音听着就是舒服。

九点钟的时候,突然想起,可以去看看房子。反正自己一个人,不如早早租下房子,也不用一直留在这里叨扰杨姐姐了。

在网上搜索房源,对,高教大楼,之前在家里看过,好像还不错。于是便打了电话过去。

收拾一番,踏出家门。坐地铁四站地的距离,一会便到了。

那人说等我到了打电话给他,来接我。当时胆子还挺大,一个人,人生地不熟,啥也不懂,就敢坐上「陌生人」的车。不过好像,我也从来都没有学会对陌生人心存戒备吧,这也是他们一直担心我的一点。

那人挺好,东北人的实诚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且叫他「大哥」吧。我也确实好想有这样一个可以照顾我的大哥哥!

房子还可以,我是后来才了解到,房子不是他的,但也并非中介。这里多半的房子被他们公司承包了,他也是给别人打工。

我没想到会那么快签合同,他带我下楼。交钱的时候,我突然胆怯了,这样会不会太草率,至少回去跟他们商量一下。于是,只交了定金,便走了。

回去,又是大哥一路带我回去。

站在地铁站,突然觉得无所适从,不知道下一站该往何处。

给比我早来北京一星期的好友打电话,没有接。此时已是中午,肚子早就开始抗议。我吃饭挑剔,宁愿饿着也是不愿吃一顿不合胃口的饭的。去西直门吧,北京,我只有对那里熟悉。

走到熟悉的美食广场,照例先要了碗粥,接下来是米饭和菜。咕噜咕噜一碗粥下去,其实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可我清楚,应该吃饭了。勉强咽下去两口,恶心的想哭。许是鸡蛋的腥味在作怪吧,算了,不吃了。

走出广场,我还在想着坐哪趟地铁下一站去哪里,却突然被人拦了下来。自称跟着老师来这里做活动,想邀我过去听听,好的话帮忙做做宣传。向来不懂得如何拒绝,便跟着去了。

路上他问我看北京卫视生活频道吗?我说刚来北京不知道是啥。问看时尚杂志么?我说不感兴趣。又问审美造型了解过吗?我摇摇头。

“怪不得,我说你为啥看到我这么淡定呢?”他一脸尴尬的说。

“为啥要激动,你很有名吗?”

又是一个大写的尴尬,他说,“妹妹你太可爱了,阿文老师那么有名你都不知道。”

可是我真的是不懂啊。

见到传说中的阿文老师,上来便给我讲造型。让我评价自己的打扮,我说还好吧。他说我的头发,只能算长发,谈不上发型,因为根本没有型。好吧,我承认,头发根本没打理过。

我偷偷问他学生,老师会给我剪头发吗?那人笑了,你想得美,还得看老师有没有时间呢。

后来,老师问我,愿不愿意让他帮我修剪?我说当然愿意。

提前说好,收费的,我的费用最低是五百,但是我们今天有缘,我也觉得你实在,只要168,你自己想,我不勉强。

据说他是给大明星做造型的,我心里真的在纠结。168让我剪个头发真的好贵。

好吧,反正也要面试了,换个发型没准带来好运呢,剪吧。

剪到一半,他给我看了张图片,好漂亮的发型。问我愿不愿意做?

但是这是收费的,跟剪不一样。做出来效果可以保持五到八个月,费用有点高,看你刚毕业,我也不推荐你贵的,480元的可以接受吗?

我摇头,没钱。

他说我是个很好的材料,真的想帮我改造,一共480可以吗?

还是摇头,太贵。

这样吧,我把零头抹了,400,如何?

依旧是纠结。

妹妹我真的没有跟别人这样讨价还价过,你是第一个。能不能不要这么痛苦啊?

因为我最穷,真的没钱啦。我来北京还没开始挣钱,也没工作,钱都花完啦。

老师怕是也对我无奈了,“这样吧,一共只给我三百就可以了。其他的不多要,可以接受,我就帮你做,不接受,我就接着帮你剪。”

做吧,不就再加一百多嘛,工作了也就挣回来了。

真决定了?决定了!

阿文老师对助理说,这妹妹我亲自做。拿什么护理液还是营养液时,我听见他说,拿最好的,这是我妹妹。

一小时后,做好了,果然不错。盖去了我的学生气,看起来也成熟了许多。

向老师道谢,他说你不用感谢我,感谢我的学生吧。要不是他带你来,我们也不会见面。今天人少,我可以亲自帮你做,平时找我都是需要预约的。最后,他伸出手,“祝你面试成功。”

刚好,好友打来电话,我便找她去了。

下地铁,出错口了,好在,我成功的找对了路。见面告诉她我刚刚的经历,除了笑着骂我傻,还是嘲笑我。罢了,习惯了。大学在宿舍,没少骂我。

中途打了个电话,高中闺蜜。她问我是否在家,打算过去找我玩。我说已经在京了,并且,我刚租了房子。

纪培卓你在北京长点心,一个人租房子多不安全,你要是出啥事了那么远你妈够得着你吗?
在北京你别多管闲事,看见有人摔倒别着急上前去扶,车上看见小偷了你也不要多嘴,听见没,你还那么愿意多管闲事。
你记得好好吃饭,别太辛苦,别再把胃饿坏了,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

挂断电话,好友休息,带我去吃饭。

问我,带了多少钱来的?我说没向家里要钱,还是去年打工剩下的钱。

顿了顿,她说,没事,没钱了跟我要,我还在这呢,记得说啊,别不说话。

我点头,没有吭声。真怕忍不住声音就变了,对,我泪点低,太容易感动。

吃完饭她问我住哪?拿着手机帮我查路线,她说,我给你找一条最近的路线,你就不用来回倒,走丢了。

对的,跟她在一块不用担心路线,一起的时候跟着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会帮我查好路线告诉我怎么走。一边嘲笑我路痴,一边帮我查路线的姑娘。

临走前大喊,“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晚上,HR姐姐问我什么时候到北京,好帮我安排面试。

我说提前到北京了,想先找找房子,定在十八号可以么?

后来我知道,她姓周,周姐姐很好说话,定完面试时间继而问我,想在哪里找房子?我说昌平。她说有同事在那边租房子,可以帮我问问。

于她而言,我只是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甚至不确定是否会成为公司一员的小屁孩,便会这样帮我。末了她还不忘鼓励我,“别紧张,祝你面试成功!”

那晚依旧没睡着,却不似之前那般焦虑。

第三天

一早感觉肚子疼,上厕所。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一个人,趴在床上,不知为何,莫名的感到孤独。

手机里单曲循环播放着果子的歌,《十点半的飞机》,听着阳光大男孩温柔的声音,却突然掉下了眼泪。给好友发消息,“听歌听哭了。”

“哪首?”

“果子的歌。”

“十点半的飞机?”

莫名戳中泪点,又不争气的掉豆豆。

果然,我的朋友,个个都那么懂我。

知道我喜欢大冰,新书《好吗好的》预售的时候便帮我抢了签名版寄过来,知道我不怎么刷微博便时不时讲冰叔的动态发给我。七年未见的老朋友,上次我跑去邯郸找她,见面就是互损,丝毫没有尴尬。

见我不说话,一个电话打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就是一个人闷的发慌。

“什么时候面试?”

“十八号。”

“嗯,面试完给我打电话。别迷路!”

……

中午,阳光正好,决定出去走走。

按照提前查好的路线,来到了明天要面试的地方。当然,并没有很顺利。

到达地铁站的时候,左拐?右拐?一眼望不到头,只能求助地图。

跟着箭头一路向前走,偏了,掉头,再走,好像越走越远呢,不对,继续转,哦,终于对了,戴上眼镜,远远看到了「龙旗购物中心」,没错,就是那几个字。一口气爬上三楼,感觉不对,怎么没有四楼呢?再看地址,错了,二楼。走吧,再往前走,右拐,天呐,我终于走对了。看到了那几个大字,外面还有小朋友在玩。我没有进去,偷偷的看了一会便转身走了。还好,找到了路。

特意拍了照片,打算发给好友,告诉她我提前找到路了。再想,算了,还是别嘚瑟了,免得明天找不到路又要被嘲笑。

回家咯!我盯着手机,等等,还有可以直达的公交车,嗯,117,就这辆。地铁旁边,这次好找,一路顺利。

第四天

周六,十八号,要面试了。

时间定在中午十二点到两点之间,尽管提前探过路,依旧对自己不放心,不到十一点便出门了。

我到的时候刚好赶上饭点,前台姐姐说得等等,大家都出去吃饭了。又问我吃饭了没,要不先去吃点东西再回来。我说早饭吃的迟,不用了。

坐在椅子上,看着墙上贴的各种各样的照片,愈发喜欢这里。那一刻就在想,自己能成为这里的一员该多好。事实上我已经把自己归为这里的人了,我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就觉得自己想来这里。不然也不会急忙租了昌平附近的房子,因为离这里近啊。

大概一点钟的时候,大家陆陆续续回来了。

一个看上去很亲切的姐姐把我带到一间教室,介绍了上班时间,工资待遇等大概情况后,简单的提了几个问题,便让我等着。后来我知道,她姓殷,我称她殷姐姐。

没过几分钟,另外一个姐姐进来了。

“Hello!”

我也本能的回复道,“Hello!”

却没想到接下来依旧是全英文提问,丝毫没有准备。一开始结巴,脑袋发蒙,几句话后,便没那么紧张,也敢说了。一连串问题后,她笑了笑,“刚才是对你口语进行下测试,考察下你的流利度和标准程度。”

好吧,我也不知道表现得怎么样,反正是有啥说啥一通乱说了。

问我有没有准备课,对,之前在家准备的。立马转战另一个教室,前面几个老师充当学生,后面老师旁听。那叫一个紧张!

我也不知道自己讲了有多久,原本以为会让我一个人巴拉巴拉说,多了几个“学生”反倒是有点不自在。没有互动没有交流,最后突然想到了之前在社团里的小互动,便临时搬过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显得生硬,反倒是说最后那几段话的时候,最自信。

讲完课,未等老师们开口,我先问了句,“我可不可以先喝口水?”

还好,他们不介意,对我很友好。有老师说我声音太小,点评了几句,便又让我回到了对面教室。

姐姐又进来了,她问,“老师们还是觉得你声音太小,是今天嗓子不舒服吗?”

“嗯,来大姨妈了,有点难受。”其实嗓子也真的不舒服,大概是传说中的水土不服?总之是又上火了,嗓子干,脸上不断冒痘痘。

“这样,我看你之前在学校参加过演讲对吗?可不可以再演讲一次,主要是想听你声音能不能再大点。”

讲真,两年前的稿子,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便找了篇之前练过的小短文,姐姐又教我唱了首儿歌,几分钟后,又被带到那个教室。对着几位老师唱歌,然后演讲。

应该比上次好点,自己这么认为的。依旧是坐到对面教室等消息。

不一会,殷姐姐进来了,笑着问我,“愿意加入我们吗?”

那一刻我懵了,真的心想事成了。

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了!

殷姐姐又坐下来跟我讲工资待遇,时间。好细致,我都怕自己听不太懂。等着签合同的时候,我发消息报告这个好消息。姐姐两次打电话来催,怎么还没好,等我回去吃饭。小姨也发来消息祝贺。我说等我,等我出去,挨个给你们打电话。

临走前,殷姐姐留给我她电话,让我有事找她。

回到家里,给周姐姐发消息,“谢谢,我面试成功了。”

真的好感谢她,若不是她发现我,找我,恐怕我没这么好运。

我对姐姐说,走,请你们吃饭。

当真是得意忘形了,忘记自己都是个穷人,一分钱没挣就想着请客了。最后,还是姐姐赞助了大半。

原本约好那天过去把房租补上,回来太晚又没去。我对大哥说,“抱歉了,回来太晚,明天再过去吧!”

“没事,面试咋样?”

“一切顺利,等我挣钱了请你吃饭啊!”

“等你搬进来我请你吃饭。”

哈哈,大哥真的很好。两次爽约,他都没计较,反而处处帮我。

第五天

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搬家了,有两位姐姐帮我,把行李带过去。

到楼下,给大哥打电话,二话没说帮我把箱子拿上楼。

签合同的时候,姐姐在旁边问一些细节,又说,“刚毕业的小姑娘,还请你们多照顾着点。”

其实,大家真的都挺照顾我的,知道我没钱,唯一的一次押一付一的名额给了我,一般人都是押一付三,最低付二。恐怕是数我最穷了吧。

我说今天还不在这里住,只是想先收拾一下。

“缺啥给我说,我这里啥都有。”这就是传说中的活雷锋吗?

我和楼下住户共用一个电表,当时敲门的时候不在,他说等我住的时候可以跟那个人商量一下,看怎么交钱?

晚上,把那人电话发给我,告诉我也是个女孩。又丢下一句,“到时候你去跟那女孩商量,这点事能整明白吗?长大了,该出来闯荡点了。”

这口气,俨然一个兄长对妹妹说的话。

明白,我说这一路净遇上好人了,太幸运。

“不会一直这么幸运的,该闯荡点了!”

嗯,对的,现在不就在闯荡吗?

只是刚好,一路走来,一路贵人。都在伸手帮我,都在冲我微笑。我仍愿把它归结为「傻人有傻福」。

阳光很好,温暖我心。



今天是我在北京第六天,昨夜细细思考这些天的经历,宛若做梦般不可思议。第一次一个人租房子便遇到了好人,第一次参加工作便加入这么好的团队。昨夜仍是彻夜未眠,这些天的点点滴滴浮现在脑海,我想把它整理出来,眼睛却疼的要命。所以今天,终于,整理成文,也许算不上什么文章,只能是对自己这些天来的一个汇总。感谢,一路上遇见,是我的幸运。

善良是一种天性,善意是一种选择。

缘深缘浅,缘聚缘散,感恩,感谢!愿你我依旧,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是本竹,愿意与你们分享我所看见的世界,愿你我随处可见小确幸。愿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