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高宗时仕途坎坷,坠入谷底爬起后,大才子给武则天唱赞歌

本文首发于悦史君的微信公众号:历史这样说


唐朝是中国非常辉煌的一段时期,出现了很多名臣勇将,还有更多的诗人才子,唐初四杰也是其中非常突出的几位。

说起唐初四杰,大家对王勃、骆宾王应该是比较熟悉的,他们的才情也是随着诗歌的传递名扬四海,可今天要说到的这位排名第二的杨炯,也绝非等闲之辈,他曾说自己“耻居王后,愧在卢前”,也就是不甘心排在第二位。

唐朝宰相张说对此有一段精辟的评价:“杨盈川文思如悬河注水,酌之不竭,既优于卢,亦不减王,‘耻居王后’信然,‘愧在卢前’,谦也”,也就是说,杨炯不比王勃差,也比卢照邻厉害,实际上可以排第一了。

不过比起杨炯的才华,悦史君认为他的人生经历,也是一大看点。

一、神童起点,蹉跎20余载

杨炯出身名门,是唐朝常山郡公、左光禄大夫杨初的曾孙,自幼熟读百家,文采出众,9岁的时候就参加弟子举,被举为神童,第二年就成为待制弘文馆,看起来似乎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令杨炯没有想到的是,从唐朝显庆四年(659年)到上元三年(676年),十六年里他一直在弘文馆待制,没能取得更大的功名,心里的压抑满怀满腹。

唐朝上元三年(676年),杨炯应制举,补了一个秘书省校书郎,但这只是一个九品小官,快30岁的他有些焦虑了。

二、贵人举荐,青云之上却转头空

唐朝永隆二年(681年),杨炯时来运转,被汾阴县侯、宰相薛元超推荐为崇文馆学士,一年后又被擢为太子詹事司直,充弘文馆学士。

虽然詹事司直也不过是一个正七品,但却是皇太子李显的贴心官员,机会自然要比默默无闻的秘书省校书郎多得多,而弘文馆学士也是一个地位很高的职衔,杨炯的兴奋写在脸上。

然而,就在杨炯准备继续高升时,意外发生了,炮弹就来自亲戚里。

唐朝永淳三年(684年)九月,杨炯的堂兄弟杨神让跟随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但徐敬业根本就是造反的料,这场叛乱很快就被镇压,杨神让父子也被杀害。

唐朝垂拱二年(686年),杨炯受到牵连,直接被贬到四川梓州担任司法参军,在长安近30年的安稳日子,就这么黯然落幕。

三、回洛媚事武则天,外任县令去世

唐朝天授元年(690年),杨炯回到洛阳,武则天下诏命他与宋之问分直习艺馆。

这一职位并不高,完全无法实现自己的抱负,但杨炯没有任何办法反抗,只能对武则天尽忠效力。

武周如意元年(692年),武则天在洛南城门楼上观看宫中盂兰盆分送寺庙,杨炯献上《盂兰盆赋》,对武则天大加吹捧,并希望她当一个好皇帝。

同年冬,杨炯外任盈川县令,不久就在盈川去世。

杨炯的一生,让人叹息不已,他只有短短3年时间,有那么一点儿机会可能实现自己的抱负,但很快就被现实无情打碎,郁郁不得志是他的主旋律。

饶是如此,笔者在2015年度《中国诗词大会》第五期擂主、中学语文名师夏昆新书《在唐诗里孤独漫步》,也发现了对杨炯的全新评价:“还诗歌一个男儿身”。

唐朝之前的诗歌,一直充斥着一股脂粉气,杨炯的诗作则一改风格,如《从军行》里那般豪迈、洒脱: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

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

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杨炯并没有边关从军的经历,但他这首《从军行》却写尽了硝烟弥漫、战火英雄,末句“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写尽了他壮志未酬的无奈。

《在唐诗里孤独漫步》还对很多唐朝诗人及其诗作进行了解读,角度新奇,境界大胆,非常适合品读、记诵。


​​​​​​​​​作者:悦史君(资深媒体人,文史专家,作家,观止读书会发起人,书评人     微信公众号:历史这样说

我是悦史君,2020我们一起努力!

悦史君新书《大汉史家:班氏家族传》正在全网热销中,欢迎阅读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