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斋短篇 | 觉皇失眠了

青岛居民总说,这里没有秋天,几场湿冷的雨,便从炎热的盛夏直接进入冬季。

我原本是要去公司加班的,但是窗外阴沉得很,正在酝酿一场疾风落叶的大雨,想了想,还是在家整理客户今年的工作总结吧。

雷坤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给自己温一杯牛奶,这样阴冷的空气,我更喜欢让自己从胃里暖起来。雷坤让我去陪他说说话,他这段时间身体不好,请了长假在家休养,我本应早去看望他,但最近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

“我很愿意去,不过我手边有些工作,要不我晚点过去?”我估计了一下,大约下午3点钟的时候,我能把这些资料整理完。

“工作你带过来好了,我现在就是想有个人在身边说说话,你不知道,这几天家里就我自己,除了吃就是睡,跟关禁闭似的难受,我想有个人在我眼前走动走动。”雷坤迫不及待地说,“不过,你敲键盘轻点,你总是下手很重,噼里啪啦地跟打游戏似得。”

好的,我原本就打算去看望他,既然他不介意我带着工作,我还是很愿意有一个朋友,能和我一起度过这样冷寂的周末的。

我和雷坤租的公寓距离不远,两个小区是紧挨着的。雷坤是我大学的学长,在学校时就比较聊得来,毕业之后我又恰好到雷坤所在的公司工作,做的我们的本行,广告。从雷坤那里,我又学到很多同事之间的相处之道,他比我早入社会两年,对办公室里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摸得门儿清。用现在的话说,雷坤就是我们那些人里面的老司机。后来雷坤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我们的往来才少了一些。

雷坤租的房子是一个老式小区的单身公寓,我去的时候他正蜷在沙发里,身上裹着一个珊瑚绒毯子。这个季节还没有通暖气,但是寒意已经从外面隐隐渗入到房间里。他抬起头,脸色苍白,眼圈却是黑黑的,比以前更瘦了,像吸毒的人一样。“你能不能动作轻点,吵死了。”雷坤听到了用力关门声,懒懒的望向我,眉头微微皱起来。

“现在流行烟熏妆吗?你一个大老爷们也好这口?”我在他旁边坐下,打开电脑,俯下身去茶几下方的抽屉里找他的好茶叶。

“唉,睡不着,困得很。”雷坤悠悠的叹了口气,我却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忍不住笑起来,“逗谁呢你,谁不知道你绰号叫觉皇啊!”

雷坤大学的时候特别嗜睡,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压迫到哪根大脑神经了。一般宿舍都会有一个最能睡的,每天比别人睡得时间都长,时不时还哈欠连天,我们管那样的人叫睡神。但是雷坤早已从睡神升华到了觉皇级别,每天早操都会迟到,下午第一节课也都会迟到。宿舍人打游戏的时候,键盘噼里啪啦响,他在睡觉;宿舍人一起出去K歌,男生们扯着嗓子鬼哭狼嚎,他却在KTV里睡觉;甚至考试的时候,大家紧张地奋笔疾书,他还不忘小憩一会。大学运动会时,运动员都拼命地比赛,剩下的人充当拉拉队,只有他靠着最上面的台阶睡得正酣。

这样的人失眠,真有点天理难容。

但雷坤确实是失眠了,当我看到抽屉里那打开的安神补脑液时,我才知道他没有开玩笑。他睡不着,却总是觉得浑身乏力,情绪低落,哪都不想去,饭也懒得吃,整个人像一只树懒一样窝在家里。

我一边整理方案,一遍和雷坤聊天,这是他工作五年来,第一次休这么长时间的假。“休假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天地任我驰骋的豪迈?”

“没休假的时候,忙的像你现在一样,整天带着笔记本东奔西走,那时候想,要是能连休他一周,我立马背包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然后去跟小惠表个白啥的。”雷坤的口气还是以前一样懒懒的,但精神却已不如之前了。“现在,我就想睡觉,好好睡一觉。真的很困,闭上眼睛躺两三个小时,还很清醒。”

“你买的这些药,有用吗?”我指了指下面的几个药盒,他摇摇头:“没多大用,就是吃个安心,心里不会那么焦躁了,能静下来了,但还是睡不着。”

我努力找一些话题,希望能把雷坤从这种低落无助的情绪中带出来,我跟他说小惠学姐的事,说我们那边几个漂亮的姑娘,说南京路上新开的一家川菜馆好吃。雷坤总是一种兴致缺缺的样子,甚至微微蹙起眉头,这是他没有耐心时的样子。

楼上传来孩子的哭声,哭声里夹杂着一个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埋怨。这也难怪,三四岁的孩子正是好动的时候,这样的天气憋在家里,只好调皮来释放体内的活力。难免闯了祸,就要挨大人骂的。雷坤突然显得很焦躁,顺手把沙发上一本杂志扔了出去,“日哭夜哭,怎么管教孩子!”

我诧异的看了雷坤一眼,他的状态真的很不好,这种疾病让他几乎变了一个人,比往常更易怒。过去他很喜欢孩子,尤其是女孩子,我们都说雷坤天不怕地不怕,唯独以后要做女儿奴。但是现在,孩子的声音好像只是能激怒他。

我打开了一首舒缓的音乐,希望能安抚他的情绪,雷坤显然明白了我的意思,悲凉的跟我摆摆手:“我知道自己现在很怪,但你还是把音乐关掉吧,我现在听到什么声音都觉得很吵。”我只好顺从地关掉音乐,忍不住问他:“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不想听到任何噪音,睡不着,医生说是压力和疲劳导致的神经衰弱,并没有什么特效药,只是嘱咐我好好休息,别再操心任何事情。”雷坤的声音低低的,但我觉得这样的环境有些憋闷,或许是下雨前的征兆吧,也或许是雷坤的症状偶尔也出现在我身上,这让我有了一点恐慌。

我小心翼翼不再弄出任何声响,默默地在键盘上敲字,雷坤眯着眼睛看着我出神。我想这大概就是雷坤叫我来的目的,不需要说话,仅仅是有个人在他身边,帮他驱赶如秋雨般湿冷的寂寞。

我全神贯注地写总结,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我抬起头,雷坤依旧默默地看着窗外,他的眼睛没有神采,麻木而疲惫,但也没有一丝睡意。“我有些饿了,时间不早了,你家里还有什么菜,我们先吃个午饭吧?”我现在很希望这个可怜的人能好好吃点东西。雷坤也不愿扰了我的兴致,说道:“冰箱里还有两个西红柿,厨房那个白漆柜子里有些散装的挂面,还有几个鸡蛋,你拿来下点西红柿鸡蛋面吃吧,我要一碗就够了。”

难得他愿意和我一起吃点东西,我心里也宽慰了不少,毕竟一起作伴的两个人,相互之间是可以产生影响的。我在他的厨房里找到了所有的食材,很幸运的还找到半截火腿、一个真空包装的烧鸡。我从小学开始就帮着家里做家务,所以我的厨艺还是蛮好的,以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时,雷坤周末常常去我那里蹭饭吃,还大言不惭地说:“冕,就凭你这么好的厨艺,你要是个女的我肯定追你。”

“呸,你才是女的,你是女的我倒追你!”我一边做饭一边撵他。这是多么熟悉的场景,犹如昨日。

我刚把西红柿切成丁,窗外便下起了密密的雨网,细密的雨丝在短短几分钟之内便成了大雨,是夏天才会有的那种倾盆大雨,许是这场雨酝酿的太久了。我忍不住望了望沙发上蜷缩的雷坤,他应该会嫌外面很吵吧;我看到的是雷坤没有情绪的侧脸,有些颓废的身子全陷进沙发里,整个人像是被雨打湿的布偶。

窗外的雨声已经淹没了水烧开的声音,白色的银丝挂面均匀翻滚,红艳艳的西红柿和浅黄色的蛋花搭配在一起,让人很有食欲。我熄掉火,端起一碗面走向客厅。

“别发愣了,快吃面!”我冲雷坤喊道,雷坤没有回答,仿佛没有听到我说什么。我走过去想叫他,却发现他陷在沙发里睡着了,这么大的雨,我这么大声叫他,都没有吵醒他。

最自然的声音,终于调整了雷坤体内蛰伏已久的生物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