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徒困境的十个故事(1)

写这个是为了方便自己理解囚徒困境的精髓,并且能够掌握并运用在具体的一些场景当中。也许不太准确,但是大概的意思和所表达的思想只要表达出来的就行。也可以纯属当做笑话来看。

最原始的博弈论版本,是指两个被捕的囚徒之间的一种特殊博弈。根据百度的解析,囚徒困境是博弈论中非零和博弈的典型例子,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的最佳选择。虽然他只是一个理论模型,但是这种思想在很多场景都可以得到运用。

故事的一开始,两个嫌疑犯在犯罪之后被警察抓住了,并且关押在两个不同的房间里面。警察给出的规则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如果两个人都不认罪,那么最后都只会判一年,一共被判2年。如果两个都认罪,那么就都会被判八年。一个人认罪,另一个人不认罪,则认罪者戴罪立功,立即释放,不认罪者被判十年。

由于不能相互沟通嘛,两个嫌疑犯相互猜忌。对于他们,整体最好的结果就是都不认罪,两个人都是一年。但是就个人而言,肯定是自己认罪,另一个人不认罪,那么自己就可以被释放。结果双方都是这么想的,警察就笑了,最终结果是两个都认罪,各判8年。


这个例子充分说明,在一个集体里,个人的最佳选择并非整体的最佳选择,到最后还变成了个人的不利结果。在对方表现不明的情况下,因为出卖同伴可能获得短期利益,即使这会违反最佳共同利益。

A考虑如果B不出声,到自己不出声,也就1年。但是B出声自己不出声,自己就是10年。对于整体而言并不是一个最坏的结果,但是个人而言,这是。在这种情况下,A也就不淡定了。无论B如何,A最终也是选择出声。同理B也如此。所以最终,大家都将认罪。

但是做到这里,又联想另一个理论,胆小鬼理论。C和D开着车相互撞去,谁先打方向盘算谁输。虽然这个输赢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仅仅表现出自己的无畏和不惧。这时候为了表现得自己很勇敢,C把方向盘直接拆了,D见此,由于C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而D还有打方向盘的权利,压力就会来到他这一边。这种压力有时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博弈论真的是很有趣了,奈何本人才疏学浅,要是能熟练掌握囚徒困境并运用到实际生活中,那该多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