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

“黑社会”。是我老婆对以前一个邻居,给起的代号。

其实,这邻居,并不是真的黑社会成员。只是,这个人长的有点像。肚子大,头圆,总是留个小寸头。脸色淡寞,很少笑。平时骑个摩托车, 东一趟,西一趟的闲逛。

他不到三十,跟着他老爸做原木生意。他自己说,一年到头,他老爸能给他三万五万。他老爸有个车,他有时就会开着出去玩。

我问他开车带谁出去?我想应该是他老婆。他说不是,是新认识的女孩。我问你老婆知道吗?他说,那怎么可能让她知道?

他老婆给他生了位千金。生完小孩没多久,就出去找活干。这样的老婆,很不错了。

有这样的老婆,还跟别的姑娘出去?他说只是一起出去玩,又不干真事。

他总说,要是明天发生战争,今天就到大街抢去。什么都抢,包括女人。我说还好现在和平,不然,你就是个土匪头子。还是无恶不作的那种。要是发生战争,先把你这样的人灭了,再去打仗。

他却不以为然。想像着发生战争后的生活。

难怪我老婆说他是“黑社会”。这就是个潜在人渣!

那天,他又跑来我这,用我电脑看毛片。也不知道他从那里搞来的。

闲聊中,他说起一件事。

前几天,他老婆下班时,路过一个厂子门口时,从门口边上的小屋里,出来几个小青年,冲着他老婆吹口哨。还说些挑逗的话。

他老婆回家,就跟他说了。

他问清是那一家厂子。第二天,他老婆上班走了。他跟着后面来到那家厂子门口的小屋。指着屋里的人问,昨天下午谁对一个路过的女人吹口哨了。屋里的几个人,没人说话。可能是让他给吓到了。

他又追问了几遍。没人敢说话。看来是真让他吓住了。

他见没人敢承认,火更大了。拿起一把椅子,向屋里的桌子砸去。椅子碎了,桌子倒在地上。厂里的一个领导来了。他把事情一说,领导没了话。好言好语劝他,让他消消火。

他见有人说了软话,那一屋子的人,一个个都不敢支声。又砸了桌子椅子,算是出口气了。

临走时,他留下一句,以后谁在吹口哨,我就剁了他。说完,回家。

他说,那天去闹以后,他老婆这几天下班,没有听到口哨,更没看到那个小屋里出来人。

他说,那些人就是怂包。

我问,那天你去闹,那些人要是合起来,把你打一顿呢?

他发狠的说,敢!

他说话的样子,发狠的样子,很吓人。看得我,心里一惊。明白那天他去闹时,那些人为什么不敢说话。要是谁说话,一句说不对,那肯定会让他胖揍一顿。

我跟老婆说起这事,老婆问我,要是她在路上,有人向她吹口哨,我会不会像“黑社会”一样,找那个吹口哨的。我很男人地说,谁敢!我把他嘴缝上!老婆说,你就装吧!

其实,心里对自己很没信心。不知道真的发生“黑社会”说的事。我会不会如“黑社会”一样,找那人去。

发觉,我老婆口中的“黑社会”,我以为的潜在人渣。却有着我所没有的胆量,我所欠缺的对自己爱人的不怕死的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