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到时代的浪尖上思考—— 一个不甘落后的落后分子的阅读探索书单

无疑,一个智者是不会傻乎乎的去开一张书单的。

我是一个愚笨的落后分子。一心想着怎么才能变得不那么笨,能习得一丝智慧,便值欣喜。当然,这篇文章的主题是思考,附题为书单,所谓的书单也只是我读过了或将要读的书,至少我认为,这些书还是不错的。

思考篇

过去的很长世间里,我一直挺喜欢思考人生这样的哲学大题,认为这才是值得一生探索的东西。确实,值得一生探索,但是思来想去最后面临了就业,要养活自己,感觉自己依然没有可以拿的出手的东西。所以就更加焦急的读书和思考,希望能找到答案。答案当然是不易找到的,因为并没有什么终极答案,但是却并不影响认知进步的脚步。废话说多了,上干货!

1、对世界快速发展的思考。

世界的发展速度不断加快,大致可归因为两方面的因素:一是可利用知识总量(基数)的不断扩大,二是单代贡献值不断增大。第一条不用过的解释,知识大爆炸,指数增长的理论我们都耳熟能祥了。第二条单代贡献值表示人类繁衍一代对世界发展的贡献总值:

单代贡献值=代内个体贡献值*代内个体数

代内个体数:人口的增加,更重要的是教育的普及,使得可产生贡献的人口的增加。

个体贡献值:在农耕时代,当一个人把他所掌握的农耕技术和少量有价值的生活经验传递给下一代时,这个人的贡献就完成了,之后的时间,大都是简单的重复了,不再产生新的价值,即使偶尔有所创新,也只是无意或被迫,而且很少出现。到了随着知识的积累和教育的普及,个体所掌握的知识增加,逐渐产生了大量的知识分子,并出现了终身学习的理念,一个人直到意识模糊之前,都在不断学习和创造,个体的可贡献时间和创造力都不断提高,即代内个体贡献值增加。

不过综合看来,上述两方面是互相促进的,没有三次工业革命的不断进步,就难以打破马尔萨斯陷阱,人口数量也不会出现近两百年间的暴增。而没有人口的增加,知识的创新也不会有如此大的推动力。

所以有人根据人口数量的问题说明了当前世界第一大工业国是中国,工业的未来——第四次工业革命,属于中国。论据有两点:一、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是由参与到分工协作中的人口数量决定的。二、一个国家的竞争力,不仅取决于本国有多少人口,还取决于能把多少国际人口卷入到自己的分工体系。详细论述这里不多说,参见“得到app”2016年5月6日的“工业的未来为什么属于中国”。

2、创新往往发生在“年轻”的公司。

这一点类似的观点李开复在谈传统企业转型时已经提出(参见李开复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不是投机 传统企业的‘困’与‘变’”),文中指出传统企业包袱太重,容易陷入”创新者的窘境”,且传统企业不了解互联网,思维模式难以转变,并对此提出了两点建议,其中提到对于传统大公司,很难两种思维并存,既有以前做成传统公司的基因,又有互联网公司的文化很困难,那么合作的模式或者拆分子公司是比较可行的。

而这里提到的观点,实际源于对《自私的基因》一书中部分内容的思考,书中最后一章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生物要经历“瓶颈”般的生命循环?无论多么庞大或复杂的生物,都始于一个单独的细胞——受精卵。而所有生物的终极任务都是再次制造单细胞:精子和卵子。为什么生物不直接从多细胞胚胎开始呢?这样就省了很多哺育和培养的麻烦。文中给出了三条原因:

1)“瓶颈”般的生命循环允许下一代个体从单细胞生长,便于直接改进生物体的性状,而不需要在已经复杂的结构上艰难地修修补补。

2)“瓶颈”般的生命循环为生物体提供了一个“日历”,使得生物体“知道”自己最合适的繁殖时间,使其在生命中的最佳繁殖时间释放大量的生殖细胞。

3)“瓶颈”般的生命循环使得生物体在个体层面上更加独立,寄居在个体内部的各个基因更倾向于互相合作,共同服务于个体利益。

创新就像是在旧的知识体系里产生新的知识单元,很大程度上与生物的繁衍类似,事实上,凯文·凯利早在其著作《技术想要什么》中明确提出:“技术是生物体的第七种存在。人类目前已定义的生命形态包括植物、动物、原生生物、真菌、原细菌、真细菌,而技术应是之后的新一种生命形态。”所以创新最好的产出地是初创公司或独立的分公司。

同时,对于创新,万维钢在其著作《万万没想到》中,“谁最需要创新”提出:落后者向领先者学习这种模式根本不是竞争的常态。后来者创新,后来者引领新潮流,是竞争中的一般规律。所以不是落后者要学习领先者,而是领先者要学习落后者。

3、理性至上。

万维钢在《万万没想到》中强调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并在“科学的成功学”中提出:一项统计发现,绝大多数品质对学生成绩几乎没有影响,真正能左右成绩的品质只有一个:自控。不管你心目中的成功是个人成就、家庭幸福还是人际关系,最能决定成功的只有自控。

理性能够理解感性,感性无法理解理性。理性至上并不是要摒弃感性,而是要学会自控。从进化的角度看,我们虽然生在文明的时代,但是作为生物体,我们身上的动物本性依然会对我们产生很大的影响。那些感性思维强烈的人,可能成为艺术家、作家或诗人等,但是伟大的艺术家一定懂得利用理性的控制来把控感性情绪的输出方式,一副伟大的作品,一定包含理性的构思,而不是狂乱的涂鸦;一首富含感情的动人的音乐作品,也一定是在理性的乐理控制下表达出来的,否则将难以传达作品内容。

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理性的人更容易也更应该站到管理与决策层。古斯塔夫·勒庞的著作《乌合之众》中,指出个人一旦进入群体中,他的个性便湮没了,群体的思想占据统冶地位,而群体的行为表现为无异议、情绪化和低智商。所以,民主,无论是国家管理还是公司管理,都需要更加理性更有智慧的人做引导。而群体之中,这种理性(默认为理性的人一般都具有智慧)的人越多,这个群体就越民主,决策将越合理,结构将越稳定,发展将更迅速。

4、善用历史,帮你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

要想更加深刻地理解现代的世界,了解历史,是很有必要的。西方为何能在世界发展进程中走在前面?西方的民主是如何形成的?很多问题的答案都可能是出人意料的。只有了解了过去,才能更好地理解现在。而且,对历史的研究也将促进对创新的思考,使人更加了解创新的产生过程。很多创新都是在意外中产生的,也有很多是能够找到一定的机制的,只要你善于用心发现。

5、阅读、实践、记忆、思考

思考不是凭空产生的。空想的结果往往是一无所得。思考就像是在大脑中发生的化学反应,你首先需要有原料的输入,才能发生反应生成新物质。而这些原料要么从阅读中得到,要么从实践(本文中实践指所有与外界接触互动从而形成认知的活动,比如工作、旅游等)中得到。因此,有宜的思考方式可分两种:阅读+思考、实践+思考。小标题为什么要提出“记忆”呢?因为,没有记忆,就无法有效思考。读书,很多时候发现,读完之后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忘得差不多了。实践,如果不能在实践过程中或刚结束不久进行整理思考,长时间后,大多也都忘记了。所以,在阅读或实践过程中,要养成有意识的记忆习惯:摘抄、记笔记、整理思路、总结经验甚至背诵。在学习过程中有良好背诵基础的人,在日后往往能从这些基础中收获很多。大脑中记忆的东西越多,就越容易产生“化学反应”,形成新的认知。积累,就像从渐悟到顿悟的过程。其实没有什么顿悟,只是知识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渐渐形成的认知跳跃。

书单(分类可能不准确)

《极简欧洲史》历史                约翰·赫斯特

《人类简史》  历史、生物    尤瓦尔·赫拉利

《历史学的境界》历史            高华

《舌尖上的历史》历史、饮食 尤瓦尔·赫拉利

《万万没想到》哲学、科学      万维钢

《智识分子》    哲学、科学      万维钢

《金融与好的社会》经济学    罗伯特·希勒

《动物精神》        经济学        罗伯特·希勒

《思考,快与慢》  心理学  丹尼尔·卡尼曼

《自私的基因》 生物学、心理学  理查德·道金斯

《自控力》    心理学        凯利·麦格尼格尔

《拖延心理学》心理学  简·博客、莱诺拉·袁

《乌合之众》  心理学      古斯塔夫·勒庞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自然科学    艾萨克·牛顿

《寻找薛定谔的猫》 自然科学  约翰·格里宾

《极简宇宙史》  自然科学      克里斯托弗·加尔法德

《必然》      互联网、未来        凯文·凯利

《失控》      互联网、未来        凯文·凯利

《技术想要什么》 互联网、未来 凯文·凯利

《未来简史》      哲学、未来    尤瓦尔赫拉利

《创业时,我们在知乎聊什么》创业 知乎

《创新者的窘境》创新、创业    克莱顿·克里斯坦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