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亲情越来越让人伤感。

将姐姐和外甥送上汽车的那一刻,我的内心瞬间涌上一种伤感与孤独,尽管我已经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学习和工作了好多年。

春节的时候,外甥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身体出现任何的异样,都很让人不放心。

过完元宵节,我便让姐姐带着外甥,来武汉进行一个详细的检查。

在医院待了四天,我很忙碌、很累,但更欣慰、高兴。

每天早上,赶着最早的一班公交车,在8点钟医生查房前去到医院,因为我担心错过任何关于外甥的检查报告的细节,我害怕姐姐年纪大而记录不全。

很久没有起这么早了。不堵车的时候,我不喜欢坐地铁,更偏爱在公交上静静地看着这时在朝霞的映照下,格外寂静、祥和的城市,没有喧闹,没有嘈杂。汽车驶上长江大桥,桥下静卧着的是长江,隔江相望的是汉口、汉阳和武昌;似在静静地等待着忙碌的号角吹响长江两岸。

在古琴台(《高山流水》的发源地,亦是俞伯牙和钟子期偶遇之地)转车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看看车站后面的月湖。温暖柔和的阳光,穿过龟山角下的树木,稀稀松松地落在月湖水上,像极了小时候老家的河塘边,只不过缺少一位在河塘边洗衣服的少女。

姐姐比我大14岁,也是家里的老大。我出生的时候,姐姐就不愿意读书而下学了,初中都没有毕业。那时候,父母都忙着下田劳作,姐姐便成了家里的重要帮手,做饭,洗衣服,还要辛辛苦苦地照料最小的我。

父亲生前的时候,姐姐每次回娘家,总要在一家人面前提起小时候的事情。有一次她没有抱紧我,让我掉在了地上,父亲狠狠地打了她一顿。当然,每一次的提及,都没有埋怨,都是一个乐趣和回忆。我每一次也总是嘿嘿一笑。

从小外甥出生起,我就一直特别疼爱他。这小家伙,很机灵,经常语出惊人,让大家难以回应。外甥是在我家长大的,姐姐和姐夫常年在外打工。可能是我只比他大12岁的缘故,他特别喜欢与我玩耍,经常与我一起下棋。我上大学后,每次知道我放假回家了,他都立马从自己的小伙伴家里回家来看我,看我有没有带什么好吃的,好玩的。

慢慢长大了,到了青春期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有些叛逆,经常与她妈妈反驳、辩论甚至争吵,姐姐有时也没有办法。

或许是因为小时候与我一起长大,感情比较深,一直比较听我的话;加上在读初中的他,对读过大学的我一直比较信任,所以,我说什么他都能听进去,也很乐意接受。我不会去跟他说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对于青春期的他们讲这些,只会让他们更加反感;我尽可能地让他尝试着转换角色,让他站在别人的角度去体会那种感觉,虽然这世上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达到设身处地的高度,但至少,让他慢慢懂得学会考虑别人,尊重别人。

父亲去世前,我刚好辞职,便在家照顾。

不巧,那段时间,外甥犯了阑尾炎,需要做一个小手术。刚做完手术的那天晚上,麻醉药的药效过了之后,伤口就开始疼痛起来。医院就在我家后面的街道,我早早地将父亲照顾好睡去,便到医院陪他聊天,打发时间。小家伙也就忘了疼痛,乐呵呵的。看到情况不是很糟糕,到了夜深就我回去睡觉了。刚刚到家洗过澡睡去,就被他的电话吵醒,他在电话里哭着叫疼,一定要我医院,他才会好受一些。

那期间,我便每天往返于家和医院,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去医院陪他。看到外甥有时候只和我亲热,听我的教导,姐姐都会有些吃醋。

小孩子的世界,挺有意思。

坐公交车到了医院,给姐姐和外甥带份早餐就上了病房。一个上午就在病房里陪着姐姐和外甥,医院里也是一些例行的检查,没有什么特别麻烦的事情。可我放心不下,担心姐姐一个人在诺大的城市不知所措,就像我刚读大学来到这里一样,孤独无助,那时候内心甚是有些凄凉;我也害怕外甥在病房无聊,不愿意配合医生的检查。双鱼座真是喜欢操碎了心啊……

中午吃过饭,下午便等待检查结果,没有什么事情了。我给外甥买了几本他喜欢看的书,好让他打发时间,不至于无聊;并嘱附他听妈妈的话。一切安适妥当,我便再坐车赶回公司上班。好在中午也不是堵车的时间,一个小时也就到了。

回到公司,每隔不久我就会给姐姐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怎么样。其实我知道,不会有什么事,只是想打个电话,让姐姐听到我的声音,这样,或许可以稍微减轻她在这个陌生城市里的彷徨吧。

这几天的我,便在医院陪护,上班工作,下班写文字之间无缝对接,倒也无比地充实。

前天下午,没有什么事。天气很好,我便带着外甥和姐姐出去逛一逛,外甥在医院里待了两三天,早就被困得有些坐不住了。小家伙也很高兴,坐在车上,一路的疑问,一路地兴奋。

我带着他和姐姐走一走长江大桥,逛一逛江滩。我告诉他,长江对面蛇山上的那座楼是黄鹤楼时,他很兴奋,不是因为这个景点,而是他在课本上学过崔颢的那首古诗《黄鹤楼》。

我小的时候也是这样,一直以为课本上学的东西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当真正亲眼看到或者亲身体会到这些学习过的知识时,那种兴奋是难以抑制的。

沿着长江大桥边的龟山上的小路,我们走到下面的晴川阁。看到晴川阁几个字,他居然脱口而出一句“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我跟他解释道,晴川阁就是得名于这首诗,汉阳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鹦鹉洲也是这附近的一个地名,远处那座红色的长江大桥就叫鹦鹉洲长江大桥。他若有所思,估计是在回味,自己今天居然把古诗里的地方都走到了。以后再读到《黄鹤楼》时,他的脑海中便会浮现出今天看到的画面,而不再是之前那样的空洞的想像。

在医院住了几天,小家伙一直吵着要回家,平时在家到处玩耍已经习惯了,如今困在医院自然是很不适应。

今天上午,终于将出院手续办理完毕。

吃过午饭,我将他们送到车站。他们也顺利地坐上了3点多的汽车,回到家,还能够吃上我妈妈在家里准备的晚饭。

看着汽车驶离,我静静地站立不舍离开。

这几天虽然很辛苦,但却难得在这座城市陪伴着自己的家人,和他们一起聊天,逛街。

与其说是我到医院陪护他们,倒不如说是他们来武汉陪伴了我。

一个人在外学习和工作了好多年,早已习惯了如何面对孤独和寂寞,约上同学一起踢球,叫上朋友一起聚餐或者是出去游玩,甚至是满满地的工作安排……但无论哪一种,都抵不过家人的陪伴,即使是静静地坐在一起,都觉得幸福。

长大后才觉得,亲情,会让人越来越伤感。

时常害怕身边的亲人,离自己而去;却总是有无数个借口,不能和他们相伴在一起。眼睁睁地看着岁月的线条给容颜刻下斑驳的年轮,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心生一番苦楚和怜惜。

亲情,给人无限的美好回忆和温暖,又留下很多叹息、无奈在身边。

只希望你们都好。

珍惜。

By|小豌豆2016年2月27日

一颗爱码字的豌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睡眠占据了我们人生的三分之一,滋养着余下的三分之二的生命活动。 在睡眠期间,大脑会分泌一种血清素,帮助人体清理毒素...
    鹿鸣爱学习阅读 1,064评论 0 0
  • 说走就走,是人生最灿烂的奢侈,也是最孤独的自由。 最近朋友圈都在转发一个三亚义工的帖子,也有几个朋友询问关于怎么找...
    星仔PPT阅读 3,280评论 1 5
  • 我们是食人间烟火的凡人,更是吃粗茶淡饭的常人,每一个生命的延续都是需要以爱情为前提的。无爱的婚姻是...
    馨栀阅读 332评论 0 3
  • 迟或早,我们的生命皆会耗尽。既然被推向尘土的结局无法避免,为何出生、成长、生活?反过来讲,既然时光永不复返,为什么...
    法国话事姐阅读 7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