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重庆

火车穿过山洞群,耳膜被压得生疼。

时速200公里。城市的边缘。

路过山川和田野,路过平原,路过一个老女人焦急的等待。

黄昏的时光。山峦起伏。

公路穿过青绿色的山川,那条笔直的路。带着你走向从未去过的方向。

7个小时的火车,昏昏欲睡,欲言又止。

出差之前的那段时光,你被工作折磨的没有喘息的机会。吃了饭的晚上,你坐在家里的电脑前,对着那些钉钉,微信群还有这么多人的各种状态。你不断的重复着所谓的项目,和不同的人沟通不同的需求不同的方向。就好像那些就是你生活的全部。而你,却没有搞懂,这些全部之后,你到底要得到怎样的答案。

有一段时光,你甚至都想离开不干。

那是比在上海更艰难的一段日子。你生活的重心,从最早的周末休息,到周末不安。到如今,周末也无非为下一个轮回做好准备。

如果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那生活的重心,该是为了工作还是为了什么?

重庆,就像一个新世界。

在此之前,你从未来过。山川河流和长江。四川盆地,花开的五月,还没有热度。瓜娃子的方言,四眼相对,熟悉又默契。

放假不得闲,何言出差?出差依然需要处理身后事。

当火车穿越崇山越岭,信号像耳膜一样被压制。只有到站了带能打开微信看到那些紧急又紧张的留言和需要处理的事情。

如果没有你,如果手机丢了,如果卡被盗。或者种种种种,如果这些都成立,是不是生活的一切都成为阳光的美好?

时间就像河流。你在河边,静水深流。

时间就像窗户边上的阳光,照射到脸上,温度舒适的咖啡,或者一本闲适的小说。

时间就像你的眼眸,眼眸上洁白的云朵,蔚蓝的大海,你游着泳,感觉很快活。

从melit离开,过去的两年时光,在一家湖北省的明星企业,有最好的工作岗位,最好的办公环境。你也好像在为最好的事情做着储备。

那是忙碌的2年。那是成长的2年。那是不单纯的2年。也不快乐。

凌晨12点钟,失去了语言的晚上,你对着手机看着那些空荡荡的沟通记录。日复一日的填满了表格的语言。日复一日的生活方式一成不变。

如果,30岁,人生艰难是理所当然?

如果,这个年代感强烈的时光,喝酒就可以忘记节奏。

如果,这一切都成为了时光的故事。后来我们都不记得耳膜被压碎的疼痛。

五月,重庆,山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