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愿你要的明天,如约而至”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读完海子的一生,天才与疯子或许只有一线之隔,太多的天不遂人愿,太多的无力改变,最终在他所幻想的天梯上走向他炙热烈焰的太阳之神,在他所期盼的美好国度热衷生命,寸心终得归属,愿他不再孤独,做想做的自己,在诗歌的汪洋中尽情畅游,那些他走过痛过的血泪终将化为一首首诗歌翩翩起舞,千古不朽,让后世的人缅怀与尊敬这位伟大诗人,现今,我们一样会在梦想与现实中挣扎,纵然春华成秋碧,纵然细雪成白衣,若我们能看清现实的真相,依旧用一颗热枕的心去热爱生活,那才是幸福的......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想或许很多人和我了解查海生的方式相同,都是通过海子这个笔名,或者上面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得知的。第一次读到这首诗的时候觉得海子是一个特别乐观善良和有才华的诗人,可惜英年早逝,选择了卧轨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直到读到这本书,才对海子有了更多的了解,也让我对这位天才一生的轨迹惊叹不已。

  “那一天是1989年3月26日,是他的生日,也是他的忌日。

从此,他的生命永远地定格在25岁。当轰鸣的火车呼啸而过,他的鲜血染红了那些得不到承认的诗篇。”

  海子原名查海生,出生于1964年3月26日(农历二月十三)中午,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高河镇查家湾一个名叫査振全的裁缝家里。查海生的出生让这个家庭既喜又忧,喜的是盼了这么久总算有了个男娃,忧的是这使原就贫苦的家庭又多了一份重担。


五月的麦地上天鹅的村庄

沉默孤独的村庄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这就是普希金和我 诞生的地方

  



令他们欣慰的是,查海生从小就很懂事也很争气,不管学习还是生活,从来都不用他们操太多心。或许都是如此,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查海生比较早慧和早熟,小小的年纪就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气质和文学素养,却也让他小小的肩上承受了不属于他那个年纪的压力,读书赚钱养家改变自己的命运。一直到高中,成绩都名列前茅,最终如愿考上了梦中的北京大学,成为了当地轰动一时的大新闻,在他所在的法律系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位。

  进入大学的查海生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开始铺就他那通向诗歌王国的天梯。

  在这条路上他将遇到他的挚爱,和一辈子的知己。

  骆一禾和西川便是他通向诗歌道路的引路人和同伴,都是当时北大极负盛名的才子,这三人也成为了一生的知己。

  在工作之余,查海生开始了创作,第一首正式发表的诗便是《亚洲铜》,署名便是海子,自此,我们的海子正式出道了。



亚洲铜,亚洲铜

祖父死在这里,父亲死在这里,我也将死在这里

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

亚洲铜,亚洲铜

爱怀疑和飞翔的是鸟,淹没一切的是海水

你的主人却是青草,住在自己细小的腰上,守住野花

的手掌和秘密

亚洲铜,亚洲铜

看见了吗?那两只白鸽子,它们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鞋子

让我们——我们和河流一起,穿上它吧

亚洲铜,亚洲铜

击鼓之后,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作月亮

这月亮主要由你构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久海子被学校安排进入政治系,在哲学教研室工作,开始教授哲学,真正成为一名人民老师,凭借其创作的诗歌很快大受欢迎,其中一名叫蓝波湾的学生尤其引起了他的注意,两人彼此兴趣相投,很快就陷入热恋……



呼吸,呼吸

我们是装满热气的

两只小瓶

被菩萨放在一起

菩萨是一位很愿意

帮忙的

东方女人

一生只帮你一次

这也足够了

通过她

也通过我自己

双手碰到了你,你的

呼吸

两片抖动的小红帆

含在我的唇间

……  


爱情迸发了海子更多的灵感,在这期间他为蓝波湾写了很多诗,也创作了很多长诗,可是却无人赏识,得不到发表,令他很苦恼。可是因为有蓝波湾的陪伴,他心情缓解了许多,可惜好景不长,蓝波湾的父母坚决反对他们两人的婚姻甚至恋爱,蓝波湾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对海子的农民出身极为不满,面对父母的强势,蓝波湾一下子没了主意,最终两人还是分手了。当初读到这里,心里深深得受到了触动,阶级这种东西原来一直都存在,只是我们的社会一直强调人人平等罢了,但人们的心里的那堵墙从未拆除,理想总是那样丰满,现实却如此骨感,令人唏嘘!

  两人分手后,海子在日记里写到:

  “我一直就预感到今天是一个很大的难关。一生中最艰难、最凶险的关头。我差一点被毁了。

两年来的情感和烦闷的枷锁,在这两个星期(尤其是前一个星期)以充分显露的死神的面貌出现。我差一点自杀了……

  ”

  海子第一次想到了死亡,从他的诗歌里也能感受到这样的气息:



生铁的光、爱人的光和阳光

我请求下雨

我请求

在夜里死去

我请求在早上

你碰到 埋我的人

……

我的眼睛合上

我请求:

雨是一生过错

雨是悲欢离合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此以后,海子的诗歌便经常出现“死亡”、“人头”等十分悲观的词语。我们难以想象海子经历了多大的痛苦!我想能让一个人想要放弃生命,那这样的爱情一生只会有一次!

  爱情的挫败让海子越来越感觉孤独,不懂人情事故,天真善良的性格使他几乎没有什么社会交往,也便更加沉迷诗歌和气功,只有在诗歌的海洋里,他才能暂时忘掉所有的痛苦,获得暂时的快乐和解脱。可是这种情况一直得不到缓解,导致海子的精神时刻处在一种随时会崩溃的边缘,尤其是骆一禾和西川分别有了工作和家庭,几人的来往少了许多之后,海子除了上课,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拼命投入创作之中,对烟和酒也越来越依赖,修炼气功也有走火入魔之势,甚至有时分不清现实和梦境,饱受噩梦的摧残。

  中间海子也经历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可这注定是悲剧,因为海子的心早已被带走了,一半给了诗歌,一半给了蓝波湾,再也容不下其他。

  这些都不是令海子最苦恼的,他最绝望的是他耗尽心血的作品压根得不到接纳和承认,没有出版社愿意刊登他的作品,绝大部分投稿均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在诗歌这条路上,海子越走越远,也越走越孤独。他投入了所有,却看不到希望。



永远是这样美丽负伤的麦子

吐着芳香,站在山岗上

荒凉大地承受着荒凉天空的雷霆

圣书上卷是我的翅膀,无比明亮

有时象一个阴沉沉的今天

圣书下卷肮脏而欢乐

当然也是我受伤的翅膀



  海子的想象力从来没有边界。

“在他的世界里,山川是有骨骼的,山楂树是会长出乳房的,风会唱歌,水会哭泣,每一处自然景物都被赋予了人的特征,都在他的诗歌里鲜活起来。

  ”

  而且海子对太阳越来越痴迷,而这往往是危险的前兆,尼采曾说“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这也是尼采对自己一生的概括,而这对海子也同样适用。



在黑夜里为火写诗

在草原上为羊写诗

在北风中为南风写诗

在思念中为你写诗



  他在用生命与时间赛跑,追逐着心中那个明媚的太阳。

    在诗歌里,海子激情昂扬地写道:



天地突然获得青春

这秘密传遍世界,获得世界

也将世界猛地劈开

天堂的烈火,长出了人形

这是青春 依然坐在大火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浪漫主义的海子,经历了前后三段感情的挫折,对爱情已看淡了很多,他更多得专心于他的太阳组诗,总共有七部,可惜最后一部,没有完成…

  在一种梦幻的境界里,海子寻找着诗歌的天堂。他相信人世间会有那么一条天梯通往天堂,会让他一直走向梦幻中理想的国度。

海子在诗歌里执著地写下:“天梯上的夜歌/天堂的夜歌/ 夜歌歌唱了我/弓箭放下/我画出山坡/太阳放下弓箭/夜晚画出山坡……身穿铁条和火/坐在黑夜山坡……”

  而这天梯,便是铁轨!

  海子把自己想象成了贾宝玉,怀念那被封建礼教毁掉的幸福:



贾宝玉 太平洋上的贾宝玉

太平洋上:粮食用绳子捆好

贾宝玉坐在粮食上

美好而破碎的世界

坐在食物和酒上

美好而破碎的世界,你口含宝石

只有这些美好的少女,美好而破碎的世界,旧世界

只有茫茫太平洋上这些美好的少女

太平洋上粮食用绳子捆好

从山顶洞到贾宝玉用尽了多少火和雨 

  



卧轨前十天,他又见到了蓝波湾,可是她早已在深圳结婚安家,准备移民了,和海子只是客气地问候就离开了。海子再无牵挂了!他义无反顾踏上了天梯升向那通向太阳的路!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越来越分不清现实和梦,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那一天终究还是到了,他开始写遗书了,逻辑却极其混乱,或许他的魂灵早已飞走了,去往了天国,那个认同他,认同他诗歌的国度!

  “这一天一大早,海子穿着那件被校领导批评为太花哨的红毛衣,外面套着灰夹克乘上了六点半通往北京的班车。他的背包里有四本书:《新旧约全书》《瓦尔登湖》《孤筏重洋》,以及《康拉德小说选》,还装了几只橘子。 ”

  这一去,海子再也没有回来,这一天,他正好25岁!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或许是很恰当的总结。

  也如他在《祖国》里写到那样: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以梦为马的海子走了,却给我们留下了那耀眼的太阳的光芒,永世长存!正如顾城在诗里说得那样“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我却用来寻找光明”,海子饱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和不解,可依然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温暖传递给我们,“这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海子,一路走好,你无愧于诗人这一称号!而且是一名伟大的诗人!

  “愿你要的明天,如约而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